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78章 欧阳行之死
    ,精彩小说免费!

    此时众多弟子也冲了过来,他们手拿兵器,瞬间就把皇冶大师给团团围住了。

    “所有弟子都给我退下,远离仙人谷!”

    欧阳行一声大吼,他知道今天是场恶战,这些弟子还年轻,不能白白送命啊。

    “师父…”

    “还不快走,快!”

    欧阳行急的大喊一声,仙人谷的弟子一咬牙,这才转身奔着后山的密室逃去。

    “杨宗师,你也走,我仙人谷今后就交给你了。”

    欧阳行脸色一沉,他做好了死的准备,今天他打算和仙人谷共存亡。

    “谷主…”

    “别废话了,快走!”

    欧阳行一把将他拉到身后,飞身奔着皇冶大师就杀了过去。

    杨凤兰猛的一握拳,纵身就往后山飞去,此时他仅剩这点逃跑的力气了,就算留下来也无济于事。

    ‘砰砰砰…’

    欧阳行发疯一般挥动着法杖,法杖的威力在仙人谷大院内展开了狂轰滥炸,这位南云最顶尖的术法大师,此刻把全部实力都用了。

    他原本还可以用血魔大阵召唤暗黑巫神来对抗皇冶,但那样做会害死谷内很多弟子,而且也不见得就一定能胜利。

    ‘刷!’

    欧阳行法杖挥出一道白色冰气,皇冶好像打蚊子一样随手一扇,瞬间就给化解了。

    “什么?我的术法居然对你毫无用处?”

    欧阳行这辈子除了在洪峰手下吃过败仗,还真就从未输过一次,这次他真是计无可施,穷途末路了。

    “哼!就你这点道行,在我眼里根本不值一提。”

    皇冶大师撇嘴哼道:“欧阳行,我念你是一代术法大师,你自尽吧!”

    “哈哈…我欧阳行纵横江湖数十年,没想到会落得如此下场。”

    欧阳行突然自嘲的狂笑了起来,接着他一掌拍在自己胸口,噗的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直接震碎了自己的心脉。

    皇冶大师摇摇头:“何苦呢?如果你归顺了安龙煞大人,不但不会死,还会跟我一样拥有这神的力量!”

    ‘噗通!’

    欧阳行嘴里流着血跪在了地上,他惨笑一声:“生有何欢,死又…何惧!”话说完他身体一歪,倒在了血泊之中。

    “从今天开始,仙人谷彻底被除名!”

    皇冶大师一声嘶吼,他纵身一跃就消失在了山谷中。

    等他走后,杨凤兰拖着受伤的身体跑了过来,一把将倒在地上的欧阳行抱起。

    “谷主,欧阳谷主…”

    欧阳行缓缓睁开眼睛,一把抓住他胳膊颤抖道:“杨宗师,麻烦你告诉洪先生,让他帮我…帮我照顾好青儿…”

    留下这句话,欧阳行撒手人寰了,这位在南派叱刹风云的术法大师,最后却在自家大院内自尽了,如果他不自尽的话,兴许连全尸都留不下,这就是江湖,残忍到令人发指。

    “皇冶老贼,我杨凤兰跟你势不两立!”杨凤兰一声嘶吼,声音久久回荡在山谷之中。

    ……

    第二日,西广六峰灵山下,金刀宗门!

    下午四点左右,金刀门迎来了两位不速之客,一位是皇冶大师,另一位就是神洞天的新任洞主安龙煞了。

    “请问…二位先生找谁?”

    在大院内习武的马小竹走上前,看着两位陌生面孔警惕的问道。

    毕竟是习武之人,第一眼就感觉这二人不简单,尤其是安龙煞一身黑衣还蒙着头,更透着阵阵阴森。

    皇冶一步向前,吆五喝六道:“小丫头,回去禀报你家门主,就说神洞天的安龙煞大人驾到,让他亲自滚出来迎接。”

    “放肆!”

    马小竹眼睛一瞪:“什么八龙九龙的,我师父乃是西广第一宗师,岂是你能辱骂的?”

    “哦?西广第一宗师?我还真想看看他有多大能耐。”安龙煞低着头,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笑容。

    “小妹,他们是谁?”

    马勇骁这时领着其他弟子走上前来,马小竹一看她哥哥来了,顿时底气十足,牙尖嘴利道。

    “哥,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个犄角旮旯冒出来的,上来就辱骂师父,看样子像是来踢馆的。”

    “小竹,不得无礼!”

    马勇骁还算客气,抱拳施礼道:“二位阁下,在下金士方大弟子马勇骁,不知二位前来我金刀门有何用意?”

    “哼!都说金刀门是西广第一宗门,可你连宗师都不是,真是不入流啊。”

    皇冶摇头嘲讽道:“我看你们这金刀门的招牌,不如就此砸了吧!”

    “混账,你再说一句?”

    马小竹刚要动手,就被马勇骁给拦住了,他忍着怒火道:“阁下几次三番羞辱我金刀门,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我金刀门虽然一向以礼待人,但不代表谁都可以欺辱!要是阁下在出言不逊的话,就休怪我手下无情!”

    “哼!不自量力!”

    皇冶手掌瞬间凝聚一团黑气,猛的一掌击出。

    就在黑气即将打到众人的时候,一团真气流突然从天空降落,两股力量这一碰撞,顿时当场炸开。

    砰的一声响,皇冶被震退三步,马勇骁等弟子被震的后退十几步,但好在没什么大事。

    来人一个翻身落地,他身穿布衣,一身正气,正是金刀门主金士方!

    “师父…”

    金士方一抬手,他看着眼前二人抱拳道:“在下就是金士方,我金刀门与神洞天素无恩怨,不知安洞主…”

    “嗯!你还算有点本事!”

    安龙煞点点头,声音苍老道:“如果你肯为我效力的话,我就传你绝世神功,封你为神洞天大护法,你可愿意?”

    金士方突然笑了:“多谢安洞主的好意了,金某人逍遥惯了。”

    “金士方,你太不识抬举了,洞主邀请你加入,那是给你面子。”皇冶在一旁大喝一声。

    “我呸!”

    马小竹掐腰大骂道:“你什么东西啊?我金刀门乃是武道正宗大门派,又何须向你们这种邪门歪道低头!”

    “臭丫头,我非要你命不可。”

    皇冶气的刚要动手,安龙煞一抬手:“无需动怒,一个小丫头,不用跟她一般见识。”

    “金门主,本座的来意你应该很清楚,你自己选!”

    金士方沉思几秒钟,突然伸手道:“安洞主,里面请!”

    “既然如此,那就无需多说了。”

    安龙煞背手走进了大殿内,这里面就是一个小型的习武场地,这是打算闭门对战了。

    金士方交到一句:“所有人不得轻举妄动,没有为师的命令,决不可动手。”

    他手握金刀也走了进去,随后大殿门就关上了。

    “大师兄,你说师父他老人家会不会有事?”其他弟子一脸担忧。

    马小竹冷哼道:“放心,师父已经是半步仙境的武者了,还有金刀在手,那个什么龙绝对不是对手!”

    马勇骁却摇摇头“我看未必,神洞天在西南一带很有威望,虽然这个安龙煞我没听说过,但此人绝非等闲之辈。”

    皇冶靠在门口大笑道:“哈哈…你们不用担心,三分钟内,你们师父必败。”

    ‘砰砰砰…’

    就在他话音刚放,大殿内传来了一阵打斗的声音,隔着窗户众多弟子看到金刀的光芒和一团黑气在相互厮杀。

    所有人手心里都捏了一把汗啊,顶多两分钟的时间,一声爆响传来,直接把大殿紧闭的木门给震碎了。

    随后就见安龙煞背着手,不急不慢的从大殿内走了出来,而他身后的金士方,则刀尖点地,正单膝跪在地上吐血呢。

    “师父…”

    马勇骁大喝一声,众多弟子赶紧跑了过去。

    此时的金士方脸色惨白双手发黑,握金刀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他连续三口血喷出,身体一晃差点栽倒。

    马小竹本想带领其他弟子跟对方火拼,但却被金士方用最后的力气死死拦住了。

    连他都扛不住对方三个回合,这些弟子上去恐怕连对方一击都扛不住,他没想到这个安龙煞会如此厉害。

    安龙煞走到大院外,抬头看了一眼宗门的牌匾:“西广金刀门?从今天开始,金刀门不复存在。”

    他一掌击出,就听一声爆响传来,挂在金刀门上的匾额,连带着大门全部粉碎,木渣滓满天飞舞,刺激着所有金刀门弟子的心。

    “记住了金士方,你金刀门要是再敢挂牌匾,我就灭你满门。”

    留下这句话后,安龙煞二人转身离去,消失在了六峰灵山。

    “师父,难道…我金刀门真灭亡了吗?”马勇骁眼含泪水,始终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金刀门从今天开始闭门,此人武力值逆天,恐怕整个武道界…除了洪仙人之外,无人能及啊。”

    金士方全身筋脉被震断了一半,功力大减,要是按照正常修行恢复的话,起码得需要二十年左右才能彻底复原。

    “小勇,快去通知武道界同门,安龙煞是有备而来,看来我华国武道…又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