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87章 南海宗门成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而另一边,华国江湖开始巨浪翻滚了,东广洪家拳两名半步宗师被打成废人。洲福谭家主,谭朝山被打成重伤。

    西江五钱门半步宗师被废掉武功,嵩山少林派主动摘下牌匾,从此隐居此地不问世俗。

    崂山道派七大家族败北认输,混元派的全真道人被逼躲进深山,不敢再轻易问世了。

    安龙煞和皇冶二人沿着南边一路往北上打,甭管你是武道界宗门还是术法界大家族,只要是有一定威望和实力的,那安龙煞就必须清理,你要么臣服在他的脚下,要么就彻底闭门除名,只要是失败者,宗门牌匾立刻被砸。

    在这期间,安龙煞也收了不少人,有慕名前来的散修武者和术士,还有一些甘愿臣服在他脚下的武道宗门。

    这里面就包括了太极门,自从杨鼎盛死后,太极门是一落千丈,现在又被人打上宗门,索性太极门就干脆跟随了安龙煞,想靠着安龙煞的淫威和力量来壮大太极门。

    随后意形门也加入神洞天,曾世藩死后,意形门就迁移到了南河地带,这次安龙煞主动招揽,他们到是很心安理得的接受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术法家族前来投靠,这些都是小门派,但贵在人数众多,以往他们都被术法大师压在下面,这次全都想报仇雪恨。

    南河术法界的泰斗赵善江得知此事后,居然主动出山找安龙煞挑战,但可惜的是,这位泰斗大师,仅在两个回合之内就败北了。

    并且还惨死在了安龙煞的手中,他被五马分尸了,死状极其恐怖,震惊了中原一带大小所有术法家族。

    一时间华国武道界和术法界是人心惶惶啊,尤其是南方和中原地带,基本都被安龙煞给铲平的七七八八了。

    剩下其他宗门也都怕这位杀神找上门来,主动闭门摘掉牌匾有失威望,可要是挂着牌匾,那就等于是向安龙煞挑战了,这真是进退两难啊。

    现在整个华国,也只有南岛和香岛比较安全了,北方现在都在面临危险,安龙煞已经开始率领神洞天刚入教的弟子,准备亲自踏上征服北方的道路。

    ……

    就在华国江湖掀起惊涛骇浪的时候,十一月下旬,在滨海县卧龙山脚下,洪峰的南海宗门正式创立。

    南海宗门的位置是由涅禅大师亲自选址,既然洪峰是滨海武者,那么自然就要选在滨海,这是规矩!

    卧龙山是滨海最大的山脉,海拔在1500米左右,山峰耸立高低不平,白色雾气围绕山脉,给人一种云山雾罩的感觉。

    南海宗门在筹建了四个月后,终于算是彻底完成了,宗门的建设规格很大,要比其他武者开宗立派高出几个层次。

    首先宗门口立着两尊狮子石像,建筑风格如同古代镖局一般,大院大殿,并且建筑面积也比一般宗门大不少,这也是因为洪峰的实力在那放着呢,他是目前为止,第一个被称为武圣人的存在。

    大门前还得挂着两个大灯笼,在正上方则是金字匾额,上面刻着四个大字:‘南海宗门’

    当天上午,岳万谷和欧阳纹青以宗门弟子的身份,开始迎接各路英雄好汉的大驾光临,这是二人今天倍感荣幸的一件事。

    洪峰人在国外,是不可能赶来了,至于行者等人都有任务在身,而且洪峰也不希望欧亚菲过多接触武道界的事情,毕竟这里面鱼龙混杂恩怨太多,容易引起事端。

    宗门口请来了舞狮队,敲锣打鼓放鞭放炮很是热闹,岳万谷是南海宗门大师兄,自然脸上有光,

    场面倒是很热烈,可这一上午来的人并不是很多,除了涅禅大师以外,就只有综合武道会馆的徐傲真,八卦门主辰宏山和长老沈龙飞,八极门主狄春秋和女儿狄芳,外加几位门内弟子。

    以及隐世多年的星河派云熙跟洛城,掌门雷上古并未来,两位弟子就算是代表了,中原和南派宗门代表压根连影子都没看到。

    北派的武道宗门很少,除了风雷霆之外,基本上是已经到齐了,可这南派却一人未见,就连他岳家拳都没来,这让岳万谷的老脸往哪放啊,真是丢人丢到家了。

    “老头子,怎么就这么点人?”

    欧阳纹青走过去,一脸难堪道:“就算昆仑之巅死伤了不少,可也不至于就这十几个吧?”

    今天在大殿内可摆了二十几桌酒,本以为起码能来一二百人呢,可没想到只有十分之一,这可真是太磕碜人了。

    “是啊,我也纳闷呢,这武道界的人都死哪去了?”

    岳万谷摸着下巴:“可能…时间还早,风宗师不是还没到吗。”

    别人他不敢说,但风雷霆是肯定会来的,只是他奇怪为何岳家拳一个代表也没有?他一个月前就已经提前通知了啊。

    就在这时候,几台出租车停在了大门口,随后一群南派散修武者拎着贺礼前来道喜。

    “岳师傅,恭喜恭喜啊!”

    虽然人数不是很多才只有十几个,但起码面子上能过得去啊。

    “哎呀黄师傅、周师傅、刘师傅…”

    岳万谷是挨个打招呼:“几位师傅远道而来,真是辛苦了啊。”

    “哈哈…岳师傅这话不是见外了吗,洪圣人创立宗门,我等必须得前来祝贺啊,这可是我等的荣幸啊。”

    “没错,我还怕您岳师傅哄我走呢,哈哈…”

    几位散修武者开着玩笑,这些人不像宗门武者有那么多规矩可言,他们豪爽粗狂,很多时候都不拘小节。

    “诸位师傅客气了,快快快,里面请!纹青,招待一下。”

    岳万谷赶紧给他们让进来,欧阳纹青也很高兴,总算是来人了,她跟个小媳妇一样热情招待,把这几位散修武者都看傻眼了。

    就在那位黄师傅刚要进门时,岳万谷急忙拉住他问道:“我说黄师傅,中原和南派今天也有人开宗立派吗?”

    “没有啊,绝对没有,我老黄天南海北哪都走,要是有这消息,我早就知道了。”

    这散修就是东跑西窜的,往往有时候消息比大宗门还灵通。

    “这就怪了,怎么一个人都没来呢。”

    岳万谷和欧阳纹青最近一直在忙着建设南海门,二人压根就没离开过卧龙山,所以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他们基本是一无所知。

    “岳师傅,您还不知道吧?”黄师傅压低声音,并且脸色瞬间就变了。

    “我知道什么?”岳万谷楞道。

    “哎!中原和南派的武道界以及术法界出大事了。”

    黄师傅一脸阴沉道:“据说是来了一位杀神,逮谁灭谁啊,短短半个月的时间,此人连灭十几个宗门。南河术法大师赵善江也惨死在他手中,直接被五马分尸了。”

    “就连那西广的金刀门主金士方,都败在他手上被打成了重伤,金刀门更是直接闭门除名了。”

    “什么?还有这等事?”

    岳万谷顿时惊呆了,难怪一个人都没来呢,感情是出大事了啊。

    他回头看了一眼涅禅大师等人,只见众人脸色都略显尴尬,这才知道事情的重要性。

    他光顾着自己高兴了,就忘记别人的感受了,他一直就感觉众人都笑的有点牵强,这才知道是有事压在心头啊。

    ‘吱…’

    就在这时,一辆军用吉普车突然停在了门口,只见风雷霆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下了车。

    他脸色微红衣服凌乱,手背上还有一点血迹,显然是刚交过手。

    “不好意思啊岳师傅,我来晚了,遇到点棘手的事情,就耽搁了一会!”

    “风宗师,武道界是不是出大事了?”岳万谷沉声问道。

    风雷霆一愣,叹了口气道:“哎!先进屋说吧!”

    ……

    等二人回到屋里后,岳万谷就把刚才听到的情况询问了一下,只见众人脸色一沉,显然是全都知道这件事!

    最后还是风雷霆开始讲述这段时间武道界和术法界所发生的一切事情,而今天他之所以会来晚,是因为北河有一家陈氏拳馆被灭了。

    门主是一位刚刚步入宗师的武者,他不但被对方打断了四肢,甚至还被剥夺了五感,简直是生不如死。

    风雷霆赶到的时候,正好跟皇冶大师碰面了,二人展开了一场生死之战,勉强算是打了一个势均力敌,他并没有抓住皇冶。

    当岳万谷和欧阳纹青听到是安龙煞下手后,二人同时对视一眼,别人不知道,但他们却很清楚,这不就是西南神王安龙贤的亲哥哥吗,没想到他居然接手了神洞天。

    更可气的是皇冶大师做了他的走狗,岳万谷不知道皇冶,但欧阳纹青却清楚的很,当年仙人谷可没少给他好处。

    “欧阳小姐,老朽还得到一个不太好的消息,你仙人谷…也受到了重创。”涅禅大师坐在一旁,摸着胡须沉声道。

    “什么?那…那阿叔他没事吧?”欧阳纹青一惊,赶忙问道。

    涅禅大师脸色一沉,叹口气道:“哎,还希望欧阳小姐能节哀,据说…欧阳行先生被皇冶给逼死了。”

    “什么?阿叔他死了?”

    欧阳纹青有如晴天霹雳一般,她猛的站了起来,双眼瞬间变的通红。

    “皇冶老贼,我要你血债血偿!”

    她彻底失去理智了,从墙壁上摘下宝剑就往外走,非要去找皇冶拼个你死我亡不可。

    要不是岳万谷等人拦着她,她一定会杀回南云的,但冲动是没用的,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就该想办法解决。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