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章 :我只是想回去上课
    意念不断在桃园内转动,李志发现一切竟然会按照他的意念运行,比如,他想抓一把土,泥土就会腾空飞到自己手中。

    要是在这种情况下管理桃园,种点啥东西,那倒真不是很难,至少施肥培土不用自己亲自干。

    至于如赵子虎所说能在这圆子里种其他什么东西,李志倒没有想过,虽然这地很宽,但种植业一向都不是挣钱的行业。

    “至少老子在这世间,也有一亩三分薄田了,就算以后要种地,也不用回乡下老家了。”

    虽然只是多了一块地,遇上大神仙的机缘也不咋地,但本身能不死,便是一件好事,心底盘算着这就回去弄点什么种子往圆子内种下去,意念一动,李志已经出现在了桃园之外。

    噗通!

    落水声瞬间淹没在大海的浪涛之中,随之淹没的,还有李志一句出离愤怒的卧槽!

    月明星稀,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等李志趴在海边的一块大岩石上缓过气来时,已经是午夜半晌,打破脑袋李志也无法想象,赵子虎那老头所建的桃园,竟是海外的一个大岛,而且那地方距离海岸只有三四十海里,但在地图上,绝对找不到这个岛的存在。

    方圆十公顷的大岛屿,竟然被这家伙藏得如此之好,甚至海鱼从它周围游过都毫无知觉,果然是仙家手段!

    只不过距离海岸虽只有三四十海里,若不是李志为当代大学生,知道这个季节夏季风风是往大陆吹的,能不能再次踏上陆地还真不好说。

    更加坑爹的在于,因为桃园位置实在太古怪了,李志被迫生生从那地方游回岸边,累了个半死。

    说起来,李志此刻也为自己的体力震惊,游了整整大半夜,四五十海里就这么游过来了,竟然还有余力,随便往身边抬手一举,李志竟是发现,一块两三百斤重的礁石,竟然被自己给轻松举起来了。

    而且李志发现,自己的视力听力此刻也好得惊人,明明已经是深夜,只有昏暗的星光,但李志偏偏能如白天一样看东西,甚至能够听到很远地方传来的汽车引擎声。

    赵子虎老头那药,可真是仙丹啊!要弄个十颗八颗整下去,老子且不是能得道飞升?

    心底默默感慨一声,李志摇摇头,旋即向着汽车引擎声传来的远方跑去。

    纵然已经游到了岸边,但李志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而有汽车便意味着有公路,有公路便意味着自己可以回滨海城了。

    李志现在可是滨海城江南大学的学生,而且正处在毕业的关键时候,若是无故缺课两三节,还是管理学最为压轴的一堂课,李志可不敢想象能不能毕业。虽然顺利毕业了,也并没有什么卵用,但读这十几年书,不正是为了这一天么?

    沿着荆棘密布的山林一路狂奔,远处闪烁的车灯已经依稀可见,而且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车已经停下来了,不过李志还是义无反顾的朝着那地方奔去。

    开玩笑,这大半夜的,能找到车就问问路就不错了!

    “打扰一下”

    好不容易跑到车面前,李志问路的话脱口而出,只不过话到嘴边,又被他活活吞下去了。

    这丫的哪是搭车啊!明明是闯进凶案现场了!

    不远地方,一辆中型货车正歪歪斜斜的停在路边,此刻货车的大灯正闪烁着,而货车之前,正堵着三辆破旧的二手面包车,货车车头位置,几个黄毛正挥动着扳手砸货车玻璃,货车前面与面包车间隔空地上,还有七八个提着大刀堪比关公的壮汉。

    货车驾驶室边上,依稀可见的两个被扳手砸得血肉模糊生死不知的汉子

    只不过此刻,所有人无一例外的,都一脸懵逼的看着突然闯入的李志。

    “那个,我说,我只想问一下路,搭个车,你们相信么?”

    见到这一幕,李志有几分欲哭无泪,虽然作为二十一世纪的良好青年,他觉得这些人的犯罪行为应该被制止,但自己不应该是那个见义勇为然后被打死的英雄啊。

    想想也是,三更半夜的在这荒郊野外,不正是撞鬼的好时候么?

    “老大?”

    沉寂片刻,有一名壮汉反应过来,连忙向着一个精瘦中年出声道。

    李志这才发现,七八个关公一般的壮汉正中,还有一个人,只不过着几人实在太魁梧,将这中年大部分身体挡住了。

    “为这车货已经死了这么多人,多他一个又怎么样,直接做了他,免得夜长梦多!”

    相较于懵逼的众人,精瘦中年明显很镇静,阴恻恻的甩出一句话,李志瞬间感到头皮发麻,p,果然是道上的,心狠手辣。

    就在李志着一分神的瞬间,精瘦中年身边的壮汉们已经反应过来,一瞬间舞着长刀,就已经冲到了李志面前,手气刀落,最快的一把刀已经到了李志脑袋边上。

    真尼玛祸不单行,难道老子没有被外国大胡子淹死,转眼又要被这些人砍死?

    心地陡然产生一丝悲凉,李志瞪眼等死,却忽然发现,这落下来的刀似乎很慢,慢到自己一侧身就能躲开。

    莫非?

    脑中一道闪电划过,李志侧身,抬手,速度快若闪电,只是一拳,冲得最快的壮汉,已经被打了飞出去。

    “哈哈,老子就说,堂堂蟠桃园第一分园园长,吃过仙丹的我,怎么可能被一群凡人砍死”

    仰天长啸,虽然在着精瘦中年听来,李志这话就是典型的神经病,但出现在他眼前的一幕,却着实让他大吃一惊。

    短短半分钟时间,七八个魁梧的汉子,竟然都倒在了地上,如死猪似的毫无动静,而那青年

    居然不见了踪迹!

    头皮猛然发麻,精瘦中年伸手往腰间一掏,一把黑漆漆的手枪已经被他握在了手中。

    “小爷只是想问个路,你就要弄死我!”

    只是拿出手枪还没来得及拉开保险,精瘦中年眼前已经出现了沙包大的拳头,仅仅眨眼的功夫,拳头已经到了他脸上!

    彭!

    “当小爷好欺负是吧?”

    “杀人灭口是吧?”

    “违法犯罪是吧?”

    “劳资告诉你什么叫天恢恢疏而不漏!”

    劈哩啪啦一通老拳下去,李志终于感觉到自己心底遭受无妄之灾的怒火渐渐平息,收住手,只觉自己的四肢百骸之间有一股热流正缓缓褪去。

    拳头上传来一丝凉悠悠的感觉,李志眼珠定了定才反应过来,这都是血。

    再一看,身下的精瘦中年,早已被打得面目全非,这家伙竟是被李志乱拳打死了!

    抬眼撇过中年还握在手中的枪,李志颇有几分心惊胆战,一方面是为自己刚刚杀了人,另一方面是为自己果断出手打死对方,没让对方开枪的侥幸

    就算现在的自己已经自我感觉很强壮很牛逼了,但要是真的吃了这家伙一枪,那也绝对是一枪飙血。

    人是弄死了,小爷接下来该怎么办?

    其实看这家伙的样子,也不像什么好人,我弄死他顶多算是自卫,但出了命案,我想明早回学校上课,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了!

    说起来李志神经也算是大条,这时候竟还想着上课

    “小子,身手不错嘛!”

    就在李志为上课重要,还是先报警重要这两件事产生一种纠结情绪的时候,耳边却响起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

    这是个女人!

    听声音可能是个美女!

    难道是这群坏人的同伙?

    抱着破罐子破摔与坏蛋战斗到底的想法,李志抬起头想在拼命前看看声音好听的到底是不是美女时,却意外发现自己周围已经有三四个身着迷彩服的青年站着了。

    而货车头边上那几个黄毛,此刻正被更多迷彩服青年用步枪抵着脑袋,一脸屁滚尿流的跪在车前。

    站在自己身边的几个迷彩服青年目光坚毅,不动如山,虽然并不算魁梧,但其身体的力量,绝对比自己刚刚打倒那些提大刀的壮汉强多了。

    “报告!左翼安全。”

    “报告!右翼安全。”

    “报告,并未发现境外毒贩的踪迹,两名货车司机已死亡,毒品全在车上。”

    “报告,毒狼帮接应人员已尽数落,有三人顽抗,已被击毙”

    隔自己不远处的对讲机咔咔叫着,不断的传达出信息,李志灵光一闪,顿时便明白过来了。

    “军人?”

    “队长,我们在外围的岗哨本来想拦住他的,没想到只能看见这家伙的背影,跑得忒快了!”

    循着一名喘着粗气的汉子汇报方向望去,李志一下子就愣住了。

    小巧的琼鼻,精致的小嘴,虽是古麦色却显得极为协调的脸蛋儿,短发披肩,再加上眼中不时闪出的阳刚

    军花啊!

    还有这小腿大臀部,虽然胸小了一点,不过青梅竹马也不错!

    “虽然本姑娘长得是好瞧,但小子,你要是再用这色中饿鬼般的眼神盯着我,就等死吧!”或许是李志的目光太过直白,军花目光刹那如电,一声娇叱,瞬间把李志给拉了回来。

    看一下怎么了,又不会掉块肉

    要是在大学里遇上帅哥,恐怕你们这些女人比小爷眼光还过分!虽然心里很不满,但李志也知道理亏的是自己,而且现在这女人才是掌握说话权的一方,于是讪讪收起目光。

    “名字?”

    “李志!”

    “职业?”

    “江南大学学生。”

    “**?”

    “没带”

    “知不知道你刚刚杀了人?”

    “知道”

    “在华夏,你这样莽撞的杀人是犯法的,是要进监狱的!说吧,三更半夜的你冲到这地方来,到底想干什么?”

    李志:“我只是想回学校上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