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章 :柯雅
    作为萧氏集团安保部经理柯雅,整个集团排得上号的中高层管理人员,柯雅心情此刻是很坏的。

    堂堂几百亿的大集团,每年拨付给安保部的资金不下千万,柯雅本来将整个萧氏集团的安全工作经营得密不透风,哪知道还是出事了,出事的还是萧氏集团的核心商业机密新型材料。

    别人不知道,但作为萧云雪最信任的几个人之一,柯雅是知道这新型材料重要性的。

    原因在于,萧云雪接手萧氏集团之后,一改之前萧老爷子萧鸿志保守作风,与萧家在滨海的最大商业竞争对手赵家展开商战,萧家这方凭借着第一家族的底蕴,已经将赵家的公司压得喘不过气来了。

    而萧氏集团压制对手的先机,正是位于集团总部核心安保区的高科技新型材料。

    现在,对方派来的人在内鬼的帮助下,竟然堂而皇之的jin ru仓管部等级最高的仓库,带走了商业机密,这对于力压竞争对手的萧氏集团来说,绝对是一次重大打击。

    这次仓库失窃案,会对萧氏集团造成多大的损失,柯雅不想去计算,此时她只想对造成自己失职的仓管部,下死手。

    “皮部长,听说你前几天生病了,连续请了好几天病假?”声音一如既往的柔软,只是此刻这丝柔软中带着的寒霜,才是让所有人心惊胆颤的重点。

    “我只是偶感风寒,去医院挂了两天针,我家里有医院开药的底单。”众目睽睽之下,被柯雅点名的皮泰,满头大汗的走出来,唯唯诺诺的解释道。

    开玩笑,仓管部出了这么大的事,他这个仓管部长绝对算是主要责任人之一,偏偏这几天他还真的生病了,部长生病,仓管部出事,这二者间关系,绝对是跳进黄河洗不清。

    最为关键的一点是,皮泰是在前几天,仓管部操场打算收拾李志撵走对方,让自己的儿子皮文柏上位时,被李志的生猛吓出一身冷汗后生的病,病因是他最害怕泄露的事。

    身为部门领导,纵然乃至挑唆员工挑战下属领导,推自己儿子上位,如此明目张胆的公报私仇以权谋私行为,萧氏集团绝对不能容忍的。

    “这么巧,仓管部二处主任廖文康最近几个月也生病了,向公司请了长假,假是你批的,而你又恰恰将二处主任的工作以及开库的全部密码,转移到了你儿子,二处副主任皮文柏身上?”

    声音依旧柔和,成熟美人柯雅嘴边已经勾起一丝冰凉的笑意,配上此刻她着熟透的水蜜桃味道,给人一种别样的风情,只是这一问之下,皮泰冷汗已经打湿了半边衣裳。

    老实说,这件事也是皮泰有意促成的,目的也只是为了让自己的独子皮文柏,能够在萧氏集团爬得更快。

    皮文柏与二处主任廖文康历来不合,而皮泰总是处处偏袒皮文柏,于是一怒之下,廖文康请长时间病假,皮泰欣然准假,顺理成章的将二处主任的权力全部下放到皮文柏身上。

    要是廖文康真不愿意和解让步,办了病退的话,那全面接手二处工作的皮文柏上位主任,绝对是水到渠成。再不济,廖文康回来继续当主任,但多了这么一份履历,皮文柏也能轻松混上三处主任

    这是当时皮泰的想法,现在突然想起来,皮泰整件衣服,都被冷汗湿透。

    因为此刻公司无死角的监控已经表现得很清楚了,带领窃贼混入萧氏集团总部仓库,并且打开大门的人,正是皮文柏。

    虽然可以说皮文柏被胁迫,但关键是没有证据啊。

    “我想起来了,柯经理,为了二处管理仓库的正常工作,当时我只是想让文柏接手二处一般工作,并没想让他掌管主任打开库门权限的意思,因为一般工作用不到这个,我还向后勤部蒋大千经理打过报告,哪知道最后后勤部指令下来,文柏还多了这一项权力!”

    一种被人阴了的感觉涌上心头,皮泰瞬间抓住了什么,连忙开口道。

    仓管部严格意义上来说,是属于后勤部,直系上级是萧氏集团后勤部经理蒋大千,与柯雅同级的存在。

    虽然这个时候咬上级一口,日后在萧氏集团是绝对难混的,但皮泰已经抓住了自己被阴,替人背了黑锅的线索,哪还能放过。

    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事要是不捅出来,皮泰有种直觉,自己父子二人就要成为窃贼的同伙了,那可是犯罪啊!

    黑锅太大了,他可扛不下。

    “这是你打给后勤部蒋经理的报告,还有你贿赂蒋经理的二十万现金,蒋经理在多天前就上交了董事会,这次反咬,你应该是咬不掉毛了。”

    斜睨一眼,见皮泰已经被吓得如同水中捞出来的一般,柯雅随手一扔,一份文件还有一张银行卡便落到了皮泰面前,见到这两件玩意儿,皮泰老眼一花,瞬间便昏死过去了。

    他本来还想为自己洗刷冤屈的,但没想到对方早有预谋,下手这么狠

    “蛀虫!”见到皮泰已经彻底晕死过去,柯雅杏目中一道寒芒划过,虽然仓管部失窃这种大事,皮泰可能真的为某些利益集团背了黑锅,但这家伙如果不时时刻刻想着推自己的儿子上位,对方也不会有机可乘。

    云雪接管过来的萧氏集团,目前看似威风八面,实则是危机四伏啊!

    心底默默为萧云雪叹息一声,柯雅眸光再次扫过周围众人,看得周围安保部和仓管部的管理人员皆是胆寒,不过片刻之后,胆寒的众人大松一口气,因为有人成为了下一个背锅侠。

    “我记得负责仓库安全的三处主任李志不是到岗了么?为什么现在还没有来?”

    声音冷清,再无丝毫柔软之意,柯雅这次是真的怒了。

    皮泰的失职,可以说有多方面的原因,但李志,这家伙可是萧云雪亲自安排的仓管部三处主任啊,这次仓管部出事,他这个三处主任也是失职的,关键是李志这时候还没来,这可以直接以玩忽职守来定性了!

    抛开李志与萧云雪之间,公司上层基本上都知道的关系不说,就是萧云雪用人失误这一点,就足够那些脑生反骨的公司元老们诟病了。

    这对萧云雪日后在萧氏集团的权威,绝对是一个重大打击!

    “云雪呀云雪!你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虽然李志与你关系密切,但你怎么能够在与赵家竞争的关键时候,将这么一个看似清闲实则重要的岗位交给李志啊!”

    “那小子虽然是个高手,但他接近你用心尚不可知,万一他心怀鬼胎”

    碰嗵

    诡异的气氛中,硬物砸在地上的声音陡然响起,在此刻显得格外刺耳。

    柯雅思绪收回,只见一名消瘦青年已经站在了众人之前,青年嘴角含笑,还是那副懒洋洋的**丝模样,不是因为玩忽职守让她愤怒的李志还能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