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棒子国,太子爷?
    怀着与大教室内所有学生一样的疑惑,李志从桌子上抬起头,望着门口瞧去,入目的乃是一个,二十六七岁左右的大背头男人。

    大背头,蓝墨镜,一身五颜六色的嘻哈服饰,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这家伙全身上下流露出目空一切的sb气息。

    嘻哈男身后,还跟在两个黑衣保镖,五大三粗却眼睛很与华夏人一直一来的正统长相颇有出入。

    来上个课还带着保镖,这家伙好生装得,就连萧云雪带了几车人,都只是停车在江南大学门口让他们等待。

    “李经才,三韩棒子国李家公子,这家伙来咱江南大学镀金,镀腻味了?不想要**了?”

    众多学生中,也有慧眼识珠之人,一眼便认出了嘻哈男,随之而来的是教室内瞬间的轰动。

    三韩棒子国虽但经济还是极为发达的,发达经济中,棒子国李家的国际大集团,可谓起到了支柱性作用。

    坊间曾有传言,就连棒子国总统选举,都得看李家的眼色行事。

    富可敌国形容的就是这样的大家族。

    “李经才这镀金公子哥,虽然在江南大学一度神经病般的嘻哈,还声称看不起咱们华夏的非贵族学生,但他平时可不敢冲撞杨教授啊,今天是抽什么疯?”

    “你傻啊,没看新闻?这段时间棒子国总统出事了,各种丑闻铺天盖地,已经被愤怒的老百姓搞下台了,李经才他大哥李经基也牵扯进去了,据说为了平息民愤,要进监狱待好几年!”

    “靠,自己大哥入狱了,他还这么嘻哈,良心被狗叼了?”

    “智障,他大哥是棒子国李家确定的第一继承人,现在第一继承人倒霉了,这家伙便有机会上位了,棒子国半个国家的财富在向他招手,换你你高兴不?”

    “哎,血肉相残,世态炎凉,人心不古啊”

    教室内呜呜嚷嚷的议论,杨忠书顾不上去管了,作为华夏国内顶级的管理学专家,竟然在上课的时候被人以这种方式挑衅了,老教授这时候,血压都升高了一大半。

    其实杨忠书是看见李经才站在门口的,只不过他讲课正讲到投入之处,不想因为一名奇装异服的学生迟到,便影响自己的授课状态。

    关键是,这家伙报告也不喊一声,就这么二百五似的叉腰站在门口,拽得不得了,难道还要我这个老教授打断授课,点头哈腰的叫你请进,请上座?当学校是茶馆,老师是服务员啊?

    “这位同学,我们在上课,要是不想学习请你离开!”在心底默念了一百次为人师表,杨忠书的血压终于降了下来,语气尽可能不爆发,杨忠书出声撵人道。

    “嘿本公子为什么要离开,一学期三百万的赞助费,本公子可是没拖欠过,比起你们江南大学的普通收费,贫民价位来说,本公子这么高的消费,怎么着也算是特级p吧。”

    丝毫不理会杨忠书撵人的话,李经才墨镜一摘,得意洋洋的看着老头,仰着头东北味十足的轻佻道:

    “老头儿就你这水平还教管理学?还华夏管理学顶级专家?扯犊子吧!管理学里面不是有客户关系管理么?作为这方面专家,你不知道给本公子这贵宾客户整点特权?”

    嘻哈脸上的笑容无比得意,见杨忠书这华夏顶级管理学专家,被自己搞得手都**起来,随时有可能心脏病突发倒地,李经才就觉得很开心。

    大教室内同学中的有识之士,分析得对,如果不是他大哥李经基出事,李经才可能还会在江南大学,安安心心镀金,然后回棒子国李氏家族企业,混个一管半职。

    但现在,李经基扑了,入狱了,棒子国李氏家族已经来信了,他李经才是第一继承人了

    打心眼里,李经才就对华夏有深深的敌意,这份敌意既有客观原因,更多的是他想通过杨忠书这个华夏知名专家,刷刷自己这个三韩准太子爷的存在感,向国内强势宣布,我李经才要回来了。

    “最好能把这老头气吐血,这样才能上新闻头条,才能惊动整个棒子国!”

    三韩太子李经才为国杨威,一辩论说吐血华夏管理学顶级专家。

    想到棒子国国内,由李家控制的媒体加工过的新闻。棒子国国民对自己的崇拜,李经才只感觉全身上下,说不出来的舒爽。

    “你”明显是无理取闹的混账话,杨忠书想驳斥,却感觉心脏轰的一下,整个人开始头晕目眩起来。

    李经才猜错了,杨忠书没有心脏病,但他有高血压啊,被他这么一搞,血压上去了,一屁股便坐到讲台旁边的椅子上。

    “杨教授”见杨忠书高血压犯了,角落里的青年助教连忙跑过去,手忙脚乱的从携带的东西里摸出降压药,给杨忠书喂下去。

    “把他给我赶走!”气血稍微平复,杨忠书也知道,跟李经才这神经病讲道理,只能是活活把自己气死,于是直接对助教下命令。

    “哈哈,老头儿,他不行!”听到杨忠书的命令,李经才笑得更加猖狂得意,转而语气挑衅的讥讽:

    “他一个连书都拿不动的病夫助教,奈何不了本少,瞅见本少的这两个保镖没有,跆拳道大师啊!别说是一个助教了,就是一百个助教也没有用!”

    “不是我李二太子吹牛,就算你把这教室里所有贫民学生发动起来,还是不能怎样。关键是,你看看你这些贫民学生,哪个敢先动手!”

    “本少的保镖打了人倒是没关系,大不了他心甘情愿去坐牢,但这些贱民,哪个敢第一个跳出了得罪本少,本少便花一百万,让他毕不了业!”

    “别不相信,中庸是你们华夏的古老文化,有钱能使鬼推磨是你们的民族谚语。”

    “混蛋,欺人太甚!”被李经才这么一诽谤,青年助教当即怒火中烧,吼道:“班上来几个男生,和我一起把这神经病撵走。”

    一声呼吁,鸦雀无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