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章 :到处是仇人
    赌场大厅内,见李志要走,一众叫嚣的赌徒当即不干了。

    “嘿,光头小子,你要把赌神爷带到哪儿去?”

    “爷们儿玩得好好的,你跑来搅局,想挨揍是不是?”

    “赌神大人,您要去二楼玩什么游戏,我王老三追随你,全压”

    “追随你个卵蛋!小赵兄弟是我栾亮邀请过来打牌的,牌局门槛费一千万,交了门槛费,你们要来只管来!”四周的喧嚣,被栾亮中气十足的一句话喝住,众多赌徒面面相觑,一下子便安静了下来。

    当即有赌徒表示不服,想吼两句,却被身旁的人拉住。

    “你丫的傻啊,光头可是栾亮啊,栾大少,你交的起一千万的门槛费,去和他打牌么?”

    “就是,栾家可是东北轻工业半边天,你输给他一亿,人家可能连你是谁都不会记得,你要是赢了他一亿,他眼皮都不会眨一下,关键是你敢拿么?”

    似乎栾亮这家伙的名号,真的很有用,一声呼吼,赌场大厅内再也没有人敢多bb,李志和他勾肩搭背,走上二楼,这才很正式的纠正道:

    “小爷李志,不是你丫的口中的小赵小钱”

    二楼监控室内,本来已经换好普通荷官衣服的高挑洋妞,见到光头栾亮与李志勾肩搭背,一派熟人模样,顺手就把衣服扯掉了。

    旋即拿着对讲机,凑到鲜艳的嘴唇边上吩咐道:“那小子不是踢场子的,戒备解除,伊万,你回去大厅继续工作吧”

    纠正了栾亮对自己的错误称谓,二人在二楼走动着,此刻那小美女木潇潇已经不见了,李志在栾亮的带领下,直接走进了电梯。

    电梯没有标明到几层的数字,只不过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眼前陡然一阵豁然开朗。

    无比宽阔空旷的房间,雕龙画凤的装潢,简约却明显不便宜的家具配置,还有房间正中那红木实木的大赌桌,一眼望去,这地方给人的感觉就是贵气,与之前赌场一楼大厅比起来,更是菜市场与高端商务会场的区别。

    房间很宽,足以容得下几千人,一大群黑衣保镖如同木头柱子似的,此刻正直直的站在四周,红木大赌桌边上,一个面容极为精致的小美女,此刻正聚精会神的玩着自己的手指头,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古灵精怪气息不时闪过。

    小美女旁边的位置上,坐着一个清秀帅气,满身名牌礼服的青年,青年笑得很阳光,正面对着小美女,仿佛在跟小美女讲着笑话,只不过小美女就像没看见他一样,自顾自玩着。

    倒是李志和栾亮进来,小美女抬起了头,嘴角挂起调皮的笑意,竟是瞬间给人一种小精灵般的可爱感觉。

    “潇潇小祖宗呕不,小美女,赌神大师表哥我已经搞定了,他叫李志,滨海来的,其他的表哥我问不出来,就这样了。”一见小美女抬起头来,粗矿如栾亮,横肉四溢的脸上,竟是陡然出现一丝讨好神色,轻笑道。

    光头大汉栾亮,笑得这么贱,这么讨好,李志很惊讶,似乎这家伙,很怕他这个唯一的表妹啊,准确的说,是又爱又怕。

    如果栾亮知道李志此刻的想法,必然会拍手大呼,知音啊。

    只可惜,栾亮是来不及向李志表示相见恨晚了,因为就在木潇潇大眼睛,看向这边的时候,她身旁那、一直注视着木潇潇的阳光青年,也看了过来,看到李志的一瞬间,他立刻坐不住了。

    “栾少,咱们这儿朋友间寻开心,凑凑牌局,贵族间的游戏,你把这穷逼带来干什么?”阳光青年在看到李志之后,立马变成了阴翳青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当即阴阳怪气的出声嘲讽道:

    “你和潇潇可能不知道,这家伙在咱们滨海可是出了名的穷**丝,一个月生活费据说只有八百,吃了上顿儿没下顿儿的,前不久还被她女朋友给踹了,你把他给领进来了,要是咱们等会儿不见了个百八十万的,一准在他身上。”

    语气张狂不屑,仿佛不敢相信似的,讽刺味十足,连带着站在李志身边的栾亮,也一脸斯巴达的阴翳起来。

    “刘承,你什么意思?”自己带的人被人针对了,栾光头不爽的反问道。

    “栾少别生气,本少只是陈述一个事实,而且这李志啊,在咱们滨海还是赫赫有名的软饭王,为了钱,可是放弃男人的尊严,被一个富家小姐给包养了,你说,这样的人进了咱的牌局,不是显得咱们掉价么”

    一五一十,如数家珍,阴翳青年语气拽得不得了,却在三言两语间添油加醋,把李志给彻底诽谤了一遍。搞得李志也一脸思密达,老天,自己是真的不认识这个家伙啊,怎么到处都是仇人。

    不会这家伙,也是萧云雪丧心病狂的追求者吧?

    李志的猜测是错误的,刘承其实不是萧云雪的追求者,他是木潇潇试探性的追求者,虽然在小美女面前,当面撕逼,如此表现极为掉价,但看到李志走进这地方时,刘承就气不打一处来。

    刘承是滨海四大家族之一的刘家大少,他亲弟弟刘哲,才是萧云雪不要命的追求者。

    只不过让刘承愤怒的是,自己那痴情的弟弟,力甩张晋等滨海一众苍蝇,大学期间,从校内追到校外,整整向萧云雪表白了五百多次,屡败屡战,连刘承都被自己的弟弟感动了。哪知道到最后,被一个穷**丝泡到了萧云雪。

    萧云雪与李志传出关系的时候,刘哲是奔溃的,连带着也收集了很多,关于最大情敌李志的信息,甚至还在卧室墙上,重重刻下了杀李志的誓言。作为他哥哥的刘承,耳闻目染,自然也被影响,恨不得搞死李志。

    总之一句话,在滨海那个商业极为发达的城市,除了与萧家一直是竞争对手,处于开战状态的滨海赵家,其余的大家族子弟,或多或少都有过追求萧云雪的经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