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章 :甜甜的,直到嗓子眼
    在萧云雪的事情上,李志最后一锤定音,敲昏了整个滨海富二代圈子,瞬间成为公子哥公敌。

    而且最近东北地界坊间,出现了一些关于木潇潇,这个东北第一小美人的传言,如果传言属实,刘承想他恐怕是不可能追上木潇潇的。

    反正本公子追木潇潇,也是临时起意随便试试水的,不成也没关系,大丈夫何患无妻,倒是李志这贱民,伤害了我弟弟刘哲,本公子不能忍。

    “那个刘承,冒昧问一句,你这位脾气很大的**,什么来头?小爷刀下,不斩无名之辈。”见这家伙对自己恨意简直爆表了,李志虽然也很无奈,但还是决定,先问出个子丑寅卯再说。

    “哈哈哈”听到李志这样很无辜、又很自信的话,小美女木潇潇,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似的,瞬间发出阵阵银铃般的笑声。

    这笑声很直率,没有丝毫美人应该有的矜持,只是传到人耳朵中,却很舒适,仿佛笑声本就应该是这个样子。

    笑声持续,场面安静了下来,饶是准备了一肚子讥讽、挖苦、不屑之语的刘承,也感觉很尴尬再说不出半句话来,狂笑半分钟,似乎感觉到所有人都注意着自己,木潇潇又瞬间收住了声音,努力装得很矜持的糯糯问道:

    “你们,是仇人?”

    这一问,众人脑门上黑线瞬间就下来了,感情刘承诽谤侮辱了李志这么半天,她还不清楚局势啊,这不是明知故问么。

    只有栾亮,在听到木潇潇爽朗的笑声之后,光头后面,流下了一滴汗水。小祖宗要搞事儿啊,栾亮心里警惕道。

    “两位大哥哥,潇潇最近才发明一种小游戏,非常适合和平解决仇人间的矛盾。我在书上看到过,很多外国人有仇的时候,都是决斗啊决斗的,太血腥太暴力了,相比较而言还是我的方法好,温和有效,我觉得你们可以试一试。”

    沉吟片刻,木潇潇咬了咬手指,很小心的提议。

    “是什么?”顺着木潇潇的话头,刘承好奇的问道。

    “小爷从不玩小游戏!”与此同时,李志断然拒绝。

    两个截然相反的回答,让众人皆是一震,而木潇潇,大眼睛看向李志,瞬间便浮现了好多奇怪的色彩。

    “很好,刘承哥哥敢玩,李志不敢玩,刘承加一分,奖励糖果一颗!”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闪烁着狡黠,木潇潇非常可爱的拍拍手,为两人各自打分公示,还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颗糖果,小心翼翼的剥了递给刘承。

    虽然不知道加一分减一分,到底有什么卵用。

    但听到自己尝试着追求的,几乎没有什么机会的小美女木潇潇,给了自己一个正面的评价,还亲手剥开糖果递给自己,刘承登时挺了挺胸膛,看向李志,得意中又带着鄙夷,顺手把木潇潇剥的糖果喂进了口中。

    已经是成年人的刘承,其实是拒绝乱吃别人给糖的,但这糖是木潇潇剥的,他又不好意思扔掉,剥开的糖捏在手中化了更尴尬,于是没办法,他只能把糖喂进自己嘴巴。

    “虽然李志不会玩小游戏,但我提议的,解决仇人间矛盾的方法,真的很管用,为了世界上少一点矛盾和冲突,我刚刚擅自做主,开始了游戏。”

    就在刘承为自己的加分、暗自得意的时候,木潇潇突然又搞出这么一句,说得刘承一愣,下一秒,他只感觉自己膝盖一软,险些跪下了。

    “化干戈为玉帛幸运糖果,本小美女这儿一共有两颗,其中一颗含有剧毒无比、味道甜甜的东北第一毒药鹤顶红,吃下之后中毒者会感觉甜到嗓子眼,随后嗓子堵塞,说不出话,在甜蜜中七窍流血死去,我丧尽天良的表哥,曾经拿一些小猫小狗试过,他说很管用的喔”

    “其中一颗刘承哥哥已经吃下了,还有一颗是李志你的,怎么样,这个和平解决矛盾的方法很温和很甜吧?”语气俏皮,说得很随意,木潇潇一边说着,一边又不知道从哪儿掏出一颗糖果,直接甩在桌子上,一脸希翼的看着李志。

    “放心两位,这是在国外,就算是你们暴毙,国外的警察也追查不到什么线索,大不了我表哥,再找雷尔夫大叔帮你们一个忙,毁尸灭迹”思虑片刻,木潇潇很认真很严谨的补充道。

    呕

    话音刚落,木潇潇身边便响起了恶心至极的呕吐声,还有人手忙脚乱的扣嗓子眼的声音。

    刘承这是真的慌了,虽然他打心眼里是不相信,木潇潇这古灵精怪的小美女,能真的用毒药给他和李志解决矛盾,药死其中一人。甚至于刚刚,木潇潇说话的时候,他还想顺着拍一下马屁,表示自己的勇敢

    哪知道顺着木潇潇拍马屁的话,刚刚到了嗓子眼,他震惊的发现,自己居然说不出话来了。

    甜甜的感觉直到嗓子眼,说不出话,甜蜜中七窍流血

    木潇潇的解释如同响雷一般在耳边萦绕,刘承脑门一黑,险些吐血,下体更是有着一些东西,顺着裤管慢慢流下来!

    据说,只有在人死前,才会出现控制不住自己的失禁现象

    她竟然真敢药死人,这年头,美女的糖也不能随便吃啊!

    国外!毁尸灭迹!

    黄蜂尾后针,最毒妇人心吶!

    我刘承完了!

    两眼发黑的最后一刻,刘承如此想到,心底恨透了木潇潇,这搞死人不偿命的小魔女,连带着他连李志也恨死了

    为什么两颗糖果,他李志的还没吃,我刘承就把自己毒死了

    脑中的意识还在计划着,自己死了之后到阎王殿,如何狠狠的告这对狗男女一状,陡然面部传来一丝清凉的冲击,刘承意识一震,眼睛瞬间睁开了。

    “我还没死?”眼角泪珠混合着水不断一起滑落,刘承醒来的第一件事,便是带着哭腔无比悲切的询问,回答他的,只是他的两个保镖一脸难以启齿的表情。

    “哈哈,刘,你刚刚吓得尿裤子了喔”保镖没有说话,房间内却是响起了一道调笑的嘘声,刘承心头一惊,连忙往自己的下身看去,这才发现,自己的裤子,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已经被人给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