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章 :穷人晒太阳靠蹭
    “易阳,你什么意思,说谁装逼!”易阳这一打岔,红云登时怒了,蹭的一下站起来,不满的低吼。

    “红云姑娘,别,别,你们都是同事,别影响和气,我讲这些就是讲讲真实发生故事,没有装逼的意思,绝对没有”笑得很善意的打了个哈哈,余峰趁机抓住红云的手臂,任谁都听得出他笑声中的得意。

    易阳这么一来,倒是给了余峰更多的发挥空间了!

    李志无语的用脚在桌下踹了易阳一下,让他保持安静。

    易阳会意,只得咕哝着脑袋低下头,顶着黑眼圈继续打瞌睡。

    这次来杜塞尔多,是为了萧氏集团的任务,要是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事,真搞得萧氏集团两个部门间摩擦,这才是影响恶劣。

    易阳虽然痞,但也是识大体的,于是明知余峰在贬低自己等人,抬高自己,还是装作没听见。

    于是余峰口中,他那传奇的人生,继续在四周响起

    半个小时过去,装逼还在继续,易阳打瞌睡的口水,也不时滴落在地上,李志旁若无人,半眯着眼睛,意识沉了一半jin ru桃园,正废寝忘食的看着仙界百科全书最后两本。

    陡然间,余峰牛逼正吹到自己带着嫂子,过五关斩六将的关键时刻,骤然停顿了下来。李志注意力从桃园内流出,半眯着的眼睛也瞬间睁开了。

    让余峰声音停息的,是一名穿着名贵手工休闲服的帅气青年,青年还是一脸阴翳小王子的模样,带着保镖大大咧咧的,站在萧氏集团保镖们所坐着的区域,面露不善。

    “穷**李志!”嘴角挂着一丝不悦,至极甚至可以说是愤怒的色彩,青年看着李志,李志也看见了他。

    刘承!

    这尿裤子的**公子哥跑这儿来干什么?

    李志心里很意外,但刘承在这里碰上李志,却一点儿也不意外,因为萧氏集团要与俄国矿业大亨,弗拉洛维京手下的极地矿产公司交易,而刘承昨晚上回去后,联系上弗拉洛维京的助理后,对方也邀请他到这里来与大佬会面。

    刘承联系的那个助理,本来是赌场老板雷尔夫的关系。但昨天晚上在赌场,急于收拾李志,刘承与雷尔夫的关系,已经出现了严重的裂痕,于是回去之后,他花了一大笔钱,才使得那助理答应绕开雷尔夫,继续帮刘承搞事情。

    也正是弗拉洛维京的助理,约刘承今天中午到这里与大佬会面。

    想到昨夜在赌场,刘承气就不打一处来。

    先是被木潇潇那神经质小美女阴了,搞得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尿裤子,又在赌桌上,被李志这个他恨不得踩死的蝼蚁,害得他输了整整五千万。

    可以说,昨夜与李志的交锋中,刘承简直就是从头败到了尾。

    想到自己堂堂滨海刘家大少,竟然被以前随手就可以捏死的,一个穷**丝李志,弄到那个份上,刘承只感觉,自己恨不得此刻就化身为狼,扑上去狠狠咬李志几口。

    食汝肉,寝汝皮,最大级别的仇恨莫过于此。

    不行,不能再想昨晚上的事了,再想的话,本少就快控制不住了!脑中一道理智的声音不断提醒自己,刘承阴翳到接近扭曲的面色,渐渐缓缓过来,居高临下的瞥一眼李志,沉声道:

    “李志啊!你果然只是个穷跑腿的贱民,一大早便跑到人家咖啡厅来蹭阳光。”

    穷跑腿,蹭阳光

    这年头,穷人连晒太阳都得靠蹭了!

    听着刘承这逻辑混乱诡异,狗屁不通偏偏又是对人不对事,直直冲着李志而来的话,一众人等瞬间惊住了,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

    不远处的咖啡桌旁,红云看见突然闯入一个牛气冲天的阴翳公子哥,针对李志,本来想做点什么,但想到易阳和这阴翳公子哥还有李志,可能都是差不多的人,又低调了下来。

    “狗咬狗!一嘴毛,你们都丢人,我余峰是大爷”红云身边,余峰脸上幸灾乐祸的笑容就直接得多了。

    本来他在红云面前,装这半天b,一开始感觉效果还是不错的,不过在易阳懒洋洋的岔了一句装逼犯之后,红云虽然怒怼了易阳,但对余峰接下来继续装的话,明显没有那么多兴趣了。

    泡妞不利,余峰自然把罪责推到了李志和易阳身上。

    心里面估摸着,这两人应该便是红云口中的二世祖,虽然废材但是家里有钱。这年头有钱的才是大爷,红云虽然二十七八岁还没嫁人,但还是想找个金龟婿的,因此,无形中,余峰已经把李志和易阳当成了情敌。

    此刻再见一个明显和李志易阳等一个级别的二世祖,来找麻烦,余峰可高兴坏了,只恨不得这几个有钱有关系的智障打起来才好。

    打起来,让红云看清楚你们这些金龟婿的丑恶嘴脸,更加衬托我余峰的卓尔不凡!

    “尿裤子的小毛孩,一边玩儿去!”相较于刘承阴阳怪气拐弯抹角的侮辱,李志的回答便直接得多了,挥挥手,也懒得从椅子上起来,驱赶道。

    “本少”被李志突然搞出这么一句,刘承原本已经压制住的怒火瞬间就喷发出来了,这么大的人了,被人搞得当众尿裤子,这绝对是刘承心底擦不去的阴影。

    一针见血,李志一句话,便踩到了刘承的痛处。

    不过片刻后,刘承冷静了下来,阴翳的嘴边渐渐挂起一丝残酷的冷笑:“李志,本少现在就让你知道,对于某些不知天高地厚的贱民来说,就算是阳光,他也蹭不到。”

    “老板!”陡然提高八度的呼唤,一直处在睡梦状态流口水的易阳,也被瞬间惊醒,抬头不悦的看了一下打搅自己清梦的人,目光却顿时呆住了。

    “刘家大少刘承,李哥,他跑这儿干什么?”

    “能干什么,砸场子呗,这种智障,不揍他一顿是不会怕的。”易阳的疑惑很快得到解答,李志满不在乎的回答了易阳一句,却让这老司机瞬间竖起了拇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