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9章 :老养蜂人
    虽然是民间非正式,这里的赶山人卖的东西除了人参以外,大多数是一些山里面捡到的破烂玩意儿,但这个民间聚会,在东北人气是很高的。

    最近十多年来,基本上市面上新出现的名贵野山参,绝大多数都是从这里来的。

    李志买人参种在桃园内的初衷,也是为了日后卖了赚大钱的。要真如栾亮所说,把人参当成萝卜喂猪,那李志还不如直接用这五百万去买猪!

    棒槌大会,这个民间非正式的人参拍卖会,不正是长见识,了解人参市场详情的好机会么?

    略微沉吟,虽然感觉栾亮那豪爽的汉子。即使在电话里似乎有一点支支吾吾,但他提的建议,却是李志无法拒绝的,于是李志直接答应了下来。

    挂了电话,栾亮擦在光头上的汗珠,对着坐在自己身前的木潇潇,颇有几分于心不忍试探性的问道:“妹,真要这么搞?”

    “你这光头里面想的到底是什么啊!本小美女这次回北春市,只是为了交作业的好不好,你竟敢把我想得这么不堪!”从座位上跳下,木潇潇一脸愤怒,撅着小嘴叉腰怒斥道。

    “这样,马家和李兄弟身后的家族,可能会开战的”虽然木潇潇言之凿凿交作业,但栾亮才不会信了她的邪,依旧自顾自摇头道。

    听到栾亮的话,撅嘴叉腰的木潇潇,也收起了动作,只不过他水汪汪的大眼睛中,笃定神色依旧十分明确。“反正他们隐世世家,有着条条框框的限制,又不可能真刀真枪的干起来!大不了到时候叫老爹,干脆把木氏重工搬到江北省李志的地盘去得了,这不正是支援西部建设,大开发么?我在课本上看到过的。

    ”

    木潇潇的笃定,甚至扬言要搬家,栾亮大光头上黑线更是密布,沉思片刻,栾亮仿佛做出什么决定一般,切齿道:

    “干就干!大不了下辈子,我栾亮给李兄弟牵马执镫报答他,反正我栾亮只有你这么一个妹妹,不可能眼睁睁看着你,被姑父推给那个人渣!”

    “对,就算要嫁人,李志也比那人渣好多了!”

    木潇潇兄妹的盘算,李志不得而知,既然决定参加明天的棒槌大会,李志也不再墨迹,直接定了后天早上飞往滨海八点的航班,随便在酒店外吃了点东西后,回到酒店倒头就睡。翌日清晨,李志起了个大早,便直接打电话给栾亮,却被告知棒槌大会虽然已经开始了,但白天只是一群赶山人汇合,吹牛打屁总结经验,敲定晚上上台,展示自己的东西时谁先谁后。晚上的拍卖会,才

    是外人能参加的精彩之处。

    而栾亮和木潇潇,因为木潇潇捅的那个篓子的缘故,白天不敢抛头露面,带着李志在北春市玩耍,只有下午才能过来接李志。

    对此,栾亮很抱歉,李志也表示理解,谢绝了他派小弟过来的其他安排,安心等到下午。

    白天晚上,对内对外一个民间的非正式大会,还有在这么多门道,这点倒是李志始料未及的,趁着清晨的大好阳光,李志在酒店内叫过一份早餐吃完,意识便沉入了桃园。

    桃园内,前天花了一天时间种下的人参,完全没有出现张大发想象之中,人参幼苗存活率的问题,整整五百万株人参,都活了下来,并且开始茁壮生长。

    “只不过,凡间第一药王人参,毕竟不是普通货色啊,要搁了玉米土豆,小爷这时候恐怕已经收获得爆仓了!”摇头感慨一声,李志便不再注意桃园内漫山遍野密密麻麻的人参。

    虽然人参的生长肉眼可见,两天之内已经拔高了很多,根系也有了人的中指长短,但与李志想象中,能卖个好价钱的大白萝卜大还有着很长一段距离。

    桃园的仙家手段,在人参这里,总算是正常点了。

    分身jin ru山体内阵法,安放好灵石,灵石还剩下三千零一枚,计划着还有最多三天朱明永便会第二次送灵石过来,李志来到桃园正中山顶平台上,仔细数了起来。

    经过昨天一天,桃树依旧没有开花,按照玉虚子的话来说,便是桃树驯服了。李志也不犹豫,直接拿出玉虚子给的,那个黑不溜秋的玉简,捏碎开来。

    “小弟蟠桃园凡间第一分园园主李志,见过这位大仙,不知大仙怎么称呼”一分钟后,看着站在桃树面前,瞅着桃花,一脸忧郁的瘦小老者,李志连忙行礼问候道。与之前那胖仙人玉虚子一样,这家伙也丝毫没有,仙人应该有的仙风道骨模样,老得深陷的眼窝,瘦的几乎可以见到骨头的身材,还有他身上穿的这件,明显充满历史的古朴气息的道袍,一眼看上去,竟

    是有一种日暮西山的气息扑面而来。

    “花开花落,时光如水,生命更替,光阴啊,可贵!”继续瞅着桃树,老者忧郁至极悲天悯人的叹息一声,在转过眼看一眼李志,低声道:“这位,大约只剩下七十年寿元的小友,老朽不是你口中的大仙,只是一名守着春夏秋冬,看着日月更迭,即将与你在七八十年的不久后,一起踏入坟墓的普通养蜂人罢了,你若是真要个一闪而逝的称呼,

    可以叫我养蜂人,老养蜂人”

    老养蜂人!

    七八十年寿元,李志十脸懵逼,暗自算了一下岁数,发现自己竟然可以活九十多岁,李志登时不淡定了,嘴角也不由得露出意思满足的笑意。

    “也是,以你的修道天赋,活个**十岁,也算是天道酬勤!”似乎感觉到了李志的得意来自何处,老养蜂人声音低沉的叹息道:

    “人见白头嗔,我见白头喜,多少少年郎,不到白头死。但真的到了白头这一天,又特么的盼望着再年轻一回,向天再借五百年吶,太难了,时间啊,才是天道最牛逼的手段”神神叨叨,顺便鄙视了一下李志的修道天赋,老养蜂人悲天悯人的叹息着,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个杯子大小的木质葫芦,随手一指,葫芦已经挂在了桃树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