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0章 :上官怜涵
    “万物更迭,开花结果,阴阳相交,以花为媒!”自顾自的念着什么,老养蜂人身前的葫芦内,一只蜜蜂忽然从葫芦口爬了出来,很有灵性似的左顾右盼,震翅一飞,便在桃花间飞舞起来。

    “阴阳蜂王,你虽然是仙界神蜂,可惜啊,你的寿元也不过区区八百年!”深陷的眼眶中竟是挤出几滴泪水,老养蜂人悲切道:“这阴阳蜂王,有着仙界小仙的实力,这才能够jin ru这桃园。寿元很短天赋很差的小友,这是六十枚特制灵石,每天替代两枚普通仙界下品灵石,安放在阵法中,桃树吸收了它,阴阳蜂王便会每日只盯着桃

    花,心无旁骛,采粉酿蜜,为桃花授粉”

    “一个月后,老朽会来收走蜜蜂,届时,你我的时间,又少了整整三十天!也许,你我的时代过去后,天庭还会寻找新的园长,年轻的养蜂人,但桃花依旧,物是人非”

    唉声叹气的长叹一声,老养蜂人瘦弱的身形已经消失在桃园内,留下的,只有两滴正在重力作用下垂落的泪水。

    李志只感觉鼻子有点发酸,但又不知道自己为何伤心,片刻后,李志反应了过来。

    “能当神仙的人,果然都是奇葩啊!”

    脸上露出一种哭笑不得的神色,李志没想到这老养蜂人竟然是这样的货色,只不过看到对方留下的,六十枚带点黑色的特殊灵石,李志的心思又活络起来。

    每天替代两枚普通下品灵石,如果几天后朱明永送的下品灵石,还是三万枚的话,那且不是说

    心中盘算着制度可能存在的漏洞,李志意识从桃园内退出,一看时间,已经是中午十二点。

    明早八点的飞机票,机场在北春市的另一边,李志今晚上也不可能继续住在这儿。于是将所以的行李收拾一下,全部甩进桃园空间,李志直接下到楼下的酒店大厅,打算办理退房手续。

    在机场那边先定个酒店,晚上棒槌大会结束后,直接打车或是麻烦栾亮那货送小爷过去!

    心里做好了打算,李志打开房门,正碰见一名带着墨镜,身材极佳的女子,而且这女子,正好挡在李志前进的路上。

    无法前进,李志只得暗骂这酒店走廊太窄。

    其实不怪人家酒店,这酒店虽然并不算很贵,但也有着傲人的四颗星,在北春市已经算是上等了,但毕竟人家走廊不可能有卧室宽,前面这女子左右两边各有着一个巨大胀鼓鼓的行李箱,不堵住路才怪。

    见到李志突然出现在走廊上,而自己又明显拦住了人家的路,身材极佳的女子也感觉有些不好意思,摘下墨镜露出一张精致的脸蛋儿,对李志抱歉道:

    “不好意思,这行李重了点”

    诱人的樱桃小嘴中说出道歉的话,女子很努力去拖动行李箱,却不管怎样都拉不动,原来行李箱的一个轮子,卡在了走廊的消防栓上。

    再奋力往后腿,发现行李箱依旧是一动不动,女子不由得急了。

    这可真是人逢倒霉,喝凉水都塞牙!上官怜涵心底极为悲切,已经打算将这个胀鼓鼓的行李箱扔了,耳畔却传来一道不咸不淡的声音。

    “我来吧”

    抬眼一瞅,上官怜涵美目印出的,正是被她行李箱挡住路的普通青年李志,只不过还没等她将感谢的话说出口,那瘦弱的家伙走过来一伸手,胀鼓鼓的行李箱便被他拎了起来,就如同随手捡起个枕头。

    “好大的力气!”小嘴张了张,上官怜涵精致的脸上浮现一丝讶然,却发现李志已经走到她身旁,顺道将另一个行李箱也像枕头一样拎着了。

    “去电梯那儿么?”耳畔再次传来清瘦青年的声音,上官怜涵心头一震,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俏脸上讶然的色彩收起,无比真诚的感谢道:

    “对,对,谢谢你!”

    顺手帮这个纤弱无力,却搞了两大行李箱独自出门,还在正巧拦在自己面前的美女提起行李,李志和她一道走着,jin ru电梯,几句交流,便清楚了事情的大概。女孩叫上官怜涵,是华夏艺术学院表演系刚刚毕业的学生,来北春市只是为了拍一部戏,戏拍到一半,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上官怜涵打算回家去,这两个胀鼓鼓的行李箱内,都是上官怜涵为自己家人买

    的礼物。

    刚刚毕业的表演系学生,拍第一部戏都没有搞定,怪不得没有保镖前呼后拥,经纪人左右开道心里有了一丝明悟,李志也不再废话,电梯到一楼,直接将两个大箱子顺手拎到前台,二人各自办了退房手续,李志本着好人做到底的原则,将上官怜涵的行李箱提到酒店门前的大街上,上官怜涵打算打

    出租车,于是二人礼貌性的告别。

    “站住不准走!”

    就在李志与这个偶然邂逅,关系淡淡如水的美女告别,抽身打算离开的时候,一道沙哑中明显带着肾虚的声音响起,七八个壮汉直接从酒店四周跑了过来,瞬间便堵在了二人面前。

    “上官怜涵,不准走!”沙哑的声音再次出现,这一次总算是看清楚说话的是谁了,一个一米五左右矮矮的微胖中年人,板寸头,花衬衫,正迈着虚浮的步伐,速度如乌龟跑路,往这边跑来。

    中年人很肾虚,从他跑过来站在二人身前,那粗重的喘息声便可以听出来,不过这家伙虽然肾虚,但说话还是利索的:

    “上官怜涵,你和剧组签过合同的,要是中途毁约,我们要向法院起诉你,追究你一百万的违约金!你,不准走”

    矮小中年声音沙哑,一双小小的眼睛却以,是人都能感觉到的猥亵之意,在上官怜涵的身上瞟过,猥琐得让人恨不得给他两拳。“曾导,你们尽管去起诉吧,合同里可没有陪导演睡觉这一条,你们这样的剧组惹不起,我上官怜涵打扰了”感觉到矮子的目光,上官怜涵琼眉皱了皱,一脸不悦,态度更是坚决到了极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