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8章 :没必要了
    “正奇哥哥,虽然我老爸说把我许配给你,你也是个不错的渣男,但真的不好意思啊,潇潇是新时代的女性,绝对没办法接受包办婚姻,而且我已经找到生命中最重要的真命天子了,我们已经约定私奔,就

    是这样了。”

    声音俏皮精怪,却说得无比毅然决然,站在她对面,马正奇长脸上瞬间都能挤出水来。

    “诺,这就是潇潇的真命天子,我们虽然还没有在民政局领证,但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说不定用不了多久,就会有小宝宝,正奇哥哥你还可以来,喝我们爱情结晶的满月酒”

    越说越离谱,李志眼皮跳了跳,对面的马正奇已经被搞得快要吐血,一种雨滴落在青青草地的感觉在他头上蔓延,头上长草,这是任何一个男人都无法忍受的,更何况是马正奇?

    “够了!”一声怒喝,打断木潇潇的话,马正奇已经出离了愤怒,这一下,他再也无法刻意忽视站在木潇潇身旁,木头桩子似的李志,不,他已经做出了决定,重视起来,搞死这个奸夫!

    木潇潇对李志说的话,明显有隐瞒,马正奇并不只是,她老爸允许的死缠烂打追求者,而是携恩索报,已经和木潇潇定下婚约的未婚夫。身为东北马家,这个已经传承了几百年,却长盛不衰的隐世世家来说,其底蕴根本不是木氏重工,或者说栾氏轻工这样的近代崛起的、商业家族可比肩的,就算没有自己祖辈对木潇潇爷爷的恩情,马正奇

    也相信,木潇潇老爸不会拒绝这次联姻。

    这是一个真正让马正奇心动的小美人,古灵精怪,俏皮可爱,小巧玲珑

    只不过马正奇不知道自己之前玩弄的那女人,是木潇潇跨了好几年岁数的闺蜜,自然也就不知道为什么,木潇潇对他这个东北,已经再也无法更牛逼马家的公子,有着很强烈的反感。但木潇潇越是拒绝,马正奇便知道,日后征服她的快感更强烈,于是携恩索报,干脆先定下亲事,哪知道木潇潇这小魔女胆大包天,竟然敢在订婚宴会上,用迷药麻翻所有人,包括她自己的老爹老妈在内

    ,公然逃婚

    也就是这一件事儿,被放翻的马家长辈很生气,木潇潇他老爹更是愤怒了,直接冻结木潇潇的全部银行帐号,想逼她回来家法处置!本来这一次木潇潇在棒槌大会露面,木氏重工的董事长,跺一跺脚整个东北挖掘机就要涨价的,大佬木阳峰打算亲自前来,把木潇潇抓回去的。不过当时马正奇也正好在场,为了在未来的老岳父面前,表

    示一下自己的真爱,奋力求情,亲自带人来接木潇潇。

    哪知道,碰到木潇潇的时候,他得到的是这么一个晴天霹雳!

    夫妻之实,满月酒“潇潇,你很大胆,真当我马家是你可以随便侮辱的小家族么?虽然你不识抬举,但本公子还是真心喜欢你的,马家与你木家的婚约颜面,也由不得你折辱。若失贞洁,你以后在马家的日子,可不好过了!

    ”声音渐寒,近乎咬牙切齿,马正奇这时候也不打算装绅士了。

    事实上,他本来就不是绅士!

    今天来的目的,是为了抓木潇潇回去和他完成婚约的,什么世家联姻颜面之类,都是扯淡,他只想得到木潇潇,不择手段也可以。

    “还有你,小子,你很无知。”马脸上流露出狰狞,马正奇把矛头直接对准了李志,声音更是如同三九寒冬里的北风:

    “奢望你不能理解的东西,小子,从今天起,你,你的家人,包括你家的祖坟,都将会不得安宁!”

    马正奇威胁得很冷,冷得透人心脾,站在他对面,李志渐渐把木潇潇抱着的手抽了出来。

    本来,李志是想略微解释一下,木潇潇的夸张形容的,至少也得证明自己的清白。

    但现在看起来,没必要了!

    “小爷不接受任何威胁,特别是以我的家人为理由”语气第一次变得很正式,李志伸手,直接揽过木潇潇的小蛮腰,低头便在那诱人小嘴边点了一下。

    一个动作,木潇潇痴了,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再也找不到丝毫古灵精怪的灵动,目光竟是变得呆滞起来。

    木潇潇身旁,栾亮膝盖头一软,险些就给跪下了!

    妈淡,这是宣誓主权,这是宣战啊!

    “奸奸夫”本以为自己搬出马家名头,再这么声色俱厉的威胁,气场压倒一切之下,那看起来有点穷逼的清瘦小子,会认输服软,甚至屁滚尿流。但现在,马正奇只感觉胸口挨了一记重锤,一种叫做鲜血的东西已经

    快喷了出来。

    奇耻大辱!

    奇耻大辱吶

    “把把这对奸夫奸夫淫妇抓起来,本公子要吃人肉”气急之下,马正奇眼球充血,本来应该喊得很有气势的话,竟是被他的嘴唇哆嗦给搞得畏畏缩缩。

    他是东北隐世世家马家公子啊。

    在华夏,隐世世家便是家族势力的顶端,再没有比这更牛逼的家族了

    泱泱大国,这样的家族只有四个

    东北马家,在这个地界上,可是强横到极点的华夏军方,都要给予一定尊重的。

    隐世世家马家内部,更是一个能够堂而皇之脱离法律的小王朝,所有马家子弟,都得按马家的规矩办事!

    隐世世家不参与国家事物,不能搞任何事情,但超然地位,容不得外人质疑踩踏!

    把这奸夫淫妇绑回马家内部,那个外人根本管不到的地方,我马正奇要让那狂妄无知的小子,受千刀万剐之刑而死!还有木潇潇,本公子要活活玩死你

    虽然嘴唇哆嗦,但马正奇心头的想法却是很明确直白,马家要是真的动起真格来,什么千亿级大企业,大家族,都不是事儿。

    木家,栾家,你们都得陪这奸夫淫妇殉葬!心头的想法,颇有几分血流成河的阴暗,马正奇声音发出半天,却不见自己带来的那十来个保镖有任何动作,反而有的保镖,正一脸惊骇的看着自己,脖子间传来一丝冰凉的感觉,下一秒,马正奇只感觉

    后脊骨发寒。忠诚的保镖们,不是没有听到马正奇哆哆嗦嗦的命令,只不过此刻他们已经没办法动手了,已经擒贼擒王,那刚刚大胆包天,亲木潇潇一下的清瘦普通青年,已经把一把很薄很轻,泛着金色寒芒闪闪发光的匕首,架到了马正奇脖子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