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遇袭
    太快了,快得众人只看见一个影子,马正奇便受制于人。

    此等实力,绝对不是一个普通人,就算部队中的兵王,也不过如此。

    保镖中,也有当过兵的,见到李志动手的这霎那,便放弃了动手的念头。

    李志身后,处在被人突然小嘴上来了一下,神游天外,迷蒙状态的木潇潇,这一刻也反应过来,见到刀已经架到了马正奇脖子上,先是被李志的实力给震得心脏**,立马又把这种震惊转变为了惊悚。

    “不要杀人!”

    几乎就在同时,两道声音同时响起,木潇潇看了一眼和自己一起开口的栾亮,翻了个白眼,继续摸着小嘴神游天外去了,栾亮光头上冷汗密布,只得硬着头皮颤声道:

    “李兄弟,马家在东北的实力不容小觑,传承了几百年依旧牛逼,马正奇是嫡子之一”

    “知道了!”随意的甩了甩手,给栾亮一个住口的手势,李志手中的龙牙匕已经不见了踪迹,再抬眼看一下近乎实话在自己面前,双腿打颤的马正奇,李志眨了眨眼睛,嘴边泛起一丝迷人的微笑。

    虽然笑得有几分春风和煦,但马正奇在看到那份笑容的瞬间,只感觉有一股刺骨的寒意,已经扎到了自己心脏上,瞬间全身毛孔都紧闭起来,汗毛倒竖。

    “小爷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青年,不会当街杀人,也不想动手打架!但你竟敢以小爷的家人为威胁”

    “威胁反弹,回去告诉你家老爹,方便的话顺便烧一炷香,给你家埋在地里的祖宗,马家,被小爷盯上了。从今日起,你家,才是不得安宁!”

    轻笑间,近乎凝为实物的杀气从马正奇身上收回,感觉到自己身体受到的惊悚压迫突然间消失,马正奇身体一软,直接瘫坐在地上。

    “那气息太恐怖了,我只有在爷爷身上感受到过”

    “被盯上了么”想到李志那淡淡的笑脸,马正奇心底一惊,连忙从地上爬起来,却又瞬间被滑倒。地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湿漉漉的了,这些竟然都是马正奇无意间留下的冷汗。

    “走!”这个时候,马正奇已经顾不上自己跑这儿来的最初目的了,管不上木潇潇,手忙脚乱的吩咐一声,被保镖们夹在中间,风似的走了。

    “哥,我们搬家去滨海吧!”夜风微凉,在离开棒槌大会的返回城区的房车上,一直神游天外的木潇潇忽然醒了过来,灵动的大眼睛直视着栾亮,小脸上的神情无比严肃。

    “什么意思?”抹了抹光头,第一次感觉到木潇潇这么严肃,栾亮很是不解。

    “送上门去,给你妹夫李志生孩子!”握了握拳头,木潇潇一向调皮的俏脸上,此刻竟然有了一丝成熟女性,才有的羞涩绯红,只不过她口无遮拦说出的话,直接将栾亮雷倒在车上。

    “矜持”

    在棒槌大会体育场前,泄露杀气吓瘫软那马脸大少马正奇之后,李志直接闪人了。

    老实说,他此刻心也有点乱,不知道该怎么去面对木潇潇兄妹。

    李志对木潇潇,是绝对没有非分之想的,或许这个古灵精怪的小美女真的很诱人,但李志欣赏的只是她的美,并没有邪恶的意思。

    在体育场前,也是因为被马正奇这个,拿自己家人做威胁的富二代激到了,李志才冲动的咬了那一口。

    这其中,也有李志对木潇潇的不满,丫的,逃婚就逃婚嘛,还偏偏告诉小爷是拒绝追求者。搞得小爷这个好好的临时工男朋友挡箭牌,竟然瞬间变成破环人家婚约关系的小白脸,奸夫

    名声吶还好这是在东北。

    “虽然木小美女的小口很软很糯还甜甜的,但小爷只想收点被骗的利息罢了,要是再回去,她哭着闹着要负责,那可就完蛋了!”

    李志想得很清楚,这个档口,是不能去接触完全清醒过来的木潇潇的,那丫头小妖精一般的性格,被自己占了一点便宜,保不齐会以此为威胁,搞出多少稀奇古怪的幺蛾子呢

    吃糖?小爷不干!

    还是让时间来冷却木小美女对小爷的爱意吧反正装她男朋友小爷也装了,甚至在她未婚夫面前亲热过了,还威胁了马正奇一通。

    当着人家未婚夫面亲热,还威胁未婚夫

    小妖精木潇潇,害得小爷做如此声名狼藉的恶事,要不是马正奇本身就是个仗势欺人,鼻孔朝天,自以为是的渣男,善良的李志还真过意不去。

    不过经过这么一搞,李志相信,马正奇怎么着也不会继续缠着木潇潇了,就算要缠,也得先解决小爷这个高手无处不在的威胁与麻烦

    当然,李志也不是烂好人,并不会主动去找马家麻烦,帮木潇潇家解决马家这个威胁,他所恪守的,只是专业临时男朋友的准则,吸引仇恨,风轻云淡,管你身后洪水滔天,毁天灭地。

    反正,木潇潇的人情,李志已经还了,虽然因此似乎得罪了一个了不得的家族,但想到那制式仙器头盔,李志又觉得很合算。

    这可是仙界小仙都打不动的防御装。

    闪人离开,在体育场不远的地方,李志豪气的打了一辆出租车,直接往着机场酒店而去。

    早上八点的机票,自己是学生,还要回去上课,这点李志丝毫不敢忘。

    出租车在半夜的北春市郊区五环路上奔跑着,司机老陈,是一个非常热心自信的东北大叔,一路上,都在给李志介绍着东北北春市的风土人情。“兄弟,要说俺们北春市哪家夜场最有素质,最值得去,老陈我首先推荐你去北春宫殿,那家伙,那地方,端茶的服务员都得经过选美才能录用,跟考艺术学校似的,而且还培经过两年的培训,保管您各种

    舒坦”

    吱

    砰!

    耳畔还在回荡着出租车老司机老陈的火车汽笛声,陡然出租车猛然**了一下,似有似无的刹车声,伴随着一道剧烈碰撞的感觉,李志混乱中伸手直接抓住车顶扶手,这才避免了一头撞玻璃上的尴尬。

    抬眼往着老陈所在的位置看去,李志发现,这家伙已经晕倒在安全气囊之中,粗重如同打鼾一般的呼吸声,说明他还活着,也没受重伤。

    这是一次小小的车祸,讲段子的老陈不知道搞出了什么幺蛾子,一下子踩了刹车,出租车失控,撞到了路边的树上。“小子,出来吧,死个明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