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70章 :代价你妹
    就在李志为突如其来的车祸莫名其妙的时候,车外突然响起一道阴恻恻的声音,李志心神震了震,这才知道车祸不是意外,是冲着自己来的。

    “马家的人?”一脚踹开略微变形的车门,李志从副驾驶座位上走出,语气丝毫不意外,直接对着不远处的老者确认道。

    在东北,能被李志称为仇人的,除了马家,似乎再也没有其他人。

    而马家,能让栾亮和木潇潇都敬畏,还有那马正奇鼻孔朝天的自负,是极有可能对自己搞事儿的。

    只是没想到,麻烦来得这么快。

    出租车撞树的人行道上,深夜中,此刻正站在一名老者,借着路灯可以看清,这老头大约五六十岁,猪腰子脸,有着和正常人截然相反的装束。

    花白的头发直接盘成一个发髻,插着木簪子,身上穿着一件印着各种野兽图案的古朴长袍,很像是华夏历史上最后一个王朝的服饰,手上还拿着一把精致折扇。

    “你很聪明,老夫马元江!”对于李志的识趣,老者猪腰子脸上露出一丝冷笑,摇头道:“可惜你长了颗聪明的脑袋,却干了件愚蠢的事儿。”

    “小爷干了啥事,让你觉得愚蠢?”李志眼睛一亮,很好奇的发问。

    “住口!”李志如此配合,马元江反倒感觉自己装逼的行为,很难发挥。喝止住李志,冷哼道:“在东北,我马家向来都是超然于世,虽不干涉俗世,但也容不得宵小之辈折辱威胁。”

    “小子,木潇潇是我马家嫡系少爷马正奇的未婚妻,你竟敢插一脚,真的是无知”

    “你以为凭着你那点三脚猫的功夫,就真的能威胁到我马家么?前番你竟敢把刀架在我马家嫡系少爷脖子上,若不是念在体育场四周人多眼杂,老夫早就出手灭了你了!”

    “你们马家这么牛逼,当众灭了小爷也不会怎样啊,老头,你不觉得你刚刚的说辞,会让小爷感觉马家很,从而装逼失败?”丝毫不在乎猪腰子脸老头马元江的冷哼,李志舒展一下腰肢,很不解的问道。

    “你!”被李志这么一搞,马元江胜券在握高高在上的脸色,也难看了下来,老实说,如此不给他面子,不屑于隐世世家马家的少年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当然,这也让马元江证实了一点,李志身手虽好,但绝对不会是修道者!华夏四大隐世世家之一的马家,除了展现在世人眼前的,在东北传承几百年枝繁叶茂长盛不衰之外,还有一层与远离世俗,与昆仑修道界的关系,因此,世俗中的修道者,无人不认识马家,也无人敢得罪

    马家。

    碍于昆仑修道界的规则,隐世世家是不能参与世俗事,甚至滥杀任何一名普通人的。

    但凡事都有漏洞,昆仑修道界和华夏军方,也不可能天天派人盯着隐世世家每一个人。

    若是一般散修,我马元江立即杀之若是其他隐世世家的人,抓回马家交涉一二但偏偏,这无知小子什么也不是,只是一个练了一身世俗武功的普通人。

    “呵呵,也是老夫糊涂了,和一个死人装什么比,小子,老夫之所以叫你出来,就是让你死个明白罢了,老夫这条蛇名阴阳鬼蝰,被它咬一口,三个月内,你将全身溃烂而死。”

    “此蛇种,为我马家世代传承供奉的五仙之一,你死在它嘴下,应该感到荣幸才是。”

    猪腰子脸上带着几丝讥讽的冷笑,马元江抖了抖他那古朴长袍,一条黑漆漆不过六七寸的小蛇,便从他袖口中爬了出来,直直的盯着李志。

    世代供奉的五仙?和仙界有关?召唤仙人?听得马元书的话,李志愣了愣,马家可是世世代代和仙人有关系?,难道那些仙人还能下凡搞事不可?想到桃园内每次来的那些仙人,皆是对两界严格隔绝的天条敬畏如虎,李志又摇了摇头,将这不该有

    的念头挥出脑海。

    仙人帮忙。

    小爷这个天庭在凡间的唯一临时工,都没办法请仙人帮忙,你们可能么?

    要是马元书知道,李志竟然把他口中的供奉五仙之一,理解成了请仙人帮忙,必然回忍俊不禁,大骂一句文盲。

    东北五仙,胡柳白黄灰,这是老百姓传说中,最容易成为精怪的动物,而五仙中的柳,正是指的蛇。

    东北马家,供奉五仙,自然也就有御蛇之术。

    当然,这些李志不得而知,手指间传来一阵针刺的感觉,李志登时一惊,这才发现,刚刚自己这一个分神,险些害死自己。

    那条黑不溜秋的几寸长阴阳鬼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悄悄摸到了自己身边,还往在自己的指头上咬了一口。

    一口咬下,速度快如闪电,小蛇瞬间回到了马元江身边,紧接着,便是马元江脸上泛起得意洋洋的笑意。

    身中阴阳鬼蝰之毒,中毒者会全身酸软,瞬间便倒在地上,丧失行动能力,动弹不得,紧接着全身肌肉开始腐烂,整整三个月才会痛苦的死去。

    这是杀人中很残忍的一种,也是根本找不到证据的好方式。

    被蛇咬死,纵然这世俗界唯一敢硬怼马家的华夏军方,想要鸣冤出头,也没有任何办法。

    “小子,等着全身溃烂而死吧,这就是你无视马家,不知天高地厚的代价!”得意的冷笑一声,马元江一甩长袍,打算摆个潇洒的姿势离去,耳畔却陡然响起一道叫骂。

    “代价你妹啊”

    “既然是你们先下死手的,就别怪小爷心狠了!”

    心脏猛然一惊,马元江骇然之意脱口而出:“你怎么会没事!就算是筑基境的强者,被阴阳鬼蝰咬一口,都得掉半条命”

    没有眼花,自己驯服的阴阳鬼蝰,却是是咬了眼前这个青年一口,但偏偏,想象中应该出现的状况,这普通青年不仅没事,还敢叫骂自己,甚至还抽出了匕首!

    匕首!马元江脑子一懵,不远处那青年已经化为了残影,直直的往这里冲来,毫无花哨的一刀斩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