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2章 :见狗就磕头
    当初金玉飞这小子,可是给李志紧张的学习生涯,带来过为数不多的欢乐的。胖胖可爱的身形,逗比活泼的性格,还有如易阳一般,一张口就是火车发动的声音。

    他是李志中学时宿舍的活宝,更是第一个不凭借长相,就被评为盐关县中学校草的牛人。

    最后升学考试的结果也显而易见,李志寒窗苦读,以震惊盐关县中学的成绩,考上了华夏名牌江南大学,而金玉飞这圆圆的小胖子,名落孙山,直接辍学了。

    后来李志似乎在群里看到过,这家伙去学了很高等级的驾照。“哥们,你特么倒是好,还有书读,还有大把的妹子可以泡,老子天天憋在这客运站跑运输,还是个没转正的实习工,身边除了乘客,就连蚊子都特么是公的,现在已经忘了美女长啥样,黄段子都不会讲了

    。”

    见到李志,这家伙胖乎乎的手便搭在了李志肩膀上,一脸感慨。

    客车司机,这是一个能让老司机,都变成纯情小男孩的职业,这大概就是金玉飞要表达的意思。李志也从和他勾肩搭背的交谈中了解到,这家伙竟然正是,开往盐关县最后一班客车的司机。

    搭上熟人车啊,都是缘分。

    李志如此感慨,和金玉飞勾肩搭背继续前行,甚至这家伙已经在预定,回盐关县后先喝一台酒再说,哪知道,脚步没迈出多远,一男一女便挡在了两人身前。挡住李志二人的一男一女,男的二十七八岁的样子,带着金边眼睛,穿得倒是人模狗样的,又一点点成功人士的样子而女的倒是很寻常,姿色寻常,身材寻常,唯一突出一点的,就是她那很潮很露骨的

    打扮。

    瞅见这两个人,李志可以百分之百的肯定,自己不认识。而金玉飞在看到两人之后,身上的肥肉明显抖了抖,搭在李志肩膀上的手也放了下来。

    “你朋友?”感觉到胖哥金玉飞的异常,李志出声问道。

    “呵呵,哥们儿,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未婚妻孙小花。”圆圆的脸上笑得有几分不自然,金玉飞指着眼前的女人,相互介绍道:

    “小花,这是我中学时候的兄弟李志,人家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

    “穷**朋友,乞丐交情”金玉飞热情的介绍,换来的只是孙小花尖声尖气的一句叫骂。骂完,这女人伸出手,翘着兰花指指着金玉飞冷哼道:

    “金玉飞,我警告你,我和你已经分手十天了,以后你要是还敢在外面瞎咧咧,乱传我和你的关系,老娘非得把你这全身肥肉,割下来熬油不可!”听到这女人尖细的警告,金玉飞圆圆的脸上并没有发怒的意思,反而笑得更加讨好道:“小花,咱们的订婚宴席已经摆过了,两家的大人都已经互相认可了,十里八村的乡亲们,都知道咱两下个月就结婚,

    我老娘更是连新房都准备好了,你就不能原谅我一次。”

    听到这儿,李志算是明白一点了,孙小花与金玉飞,已经办完结婚前的所有事儿了,只差女方正式过门了。在李志老家农村,基本上到了这个地步,十里八乡的亲戚、街坊邻居都会直接把两人视为两口子,要是在这个时候两人分手,那可绝对是一大笑话,甚至已经准备好新房的金玉飞老娘,都有可能被各种闲

    言碎语搞得抬不起头来。

    乡村的人们,就是这么淳朴,固执的认为,结婚,就是一辈子,一生,只能是一个人。

    虽然不知道金玉飞犯了什么错,但让这个曾经开朗活泼的小胖子,低声下气到这个份儿上,这孙小花也算是有本事了。“哼,原谅,一个连四万彩礼都拿不起的穷鬼,有什么资格叫我孙小花原谅你?”不过很可惜,金玉飞的求饶,并没有让孙小花回心转意。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想过回心转意,因为她觉得金玉飞不值得原

    谅的地方,是没钱!“你这个穷逼实习工司机,一个月工资不过两千多,难道老娘原谅你,你就能买得起那条八千块铂金项链了?穷鬼是没有资格结婚的,订亲,新房,你和鬼去睡吧!”声音越发的阴阳怪气,其中甚至带上了

    **裸的嘲讽,孙小花讥笑道:

    “新时期,恋爱自由,别说们只是订婚,就算是结婚,也随时可以离。”“瞧见没有,这是付哥,我孙小花命中注定的男人,人家在盐关县县城有一套二十万的房子,你有么?人家是大公司区域经理,月薪一万,你有么?你这个一辈子注定的穷鬼,竟然还和老娘说什么结婚,以

    后陪你喝西北风吃土么?”

    话音歹毒,字字扎心,原来孙小花这是见异思迁,傍上有钱人了。

    终于弄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李志颇为自己这哥们儿金玉飞不值,为了钱就跟别人跑了的女人,还哀求个蛋啊。

    不过想到老家乡下的习俗,李志又默然了,结婚之前新娘跑了,或许在思想开放的大城市,还能成为一桩追求自由的励志故事,但在乡村

    特别是,孙小花这女人,逃婚的理由还是钱!

    或许,在老家被千夫所指的颜面,孙小花已经为了钱抛弃了,因为她傍上了大款,可以搬到城里来,眼不见心不烦,一了百了。

    但金玉飞,他家是绝对没办法避开舆论冲击的,这也正是现在,孙小花虽然带着新男朋友都到了金玉飞面前,金玉飞还是低声下气的原因。

    “哎,那令人恶心的女人,你真的认为小爷这兄弟金玉飞,会穷一辈子么?”片刻后,李志直接出声打断了孙小花的讥讽,冷声道。

    “吆喝,你这个穷逼朋友想强出头啊,怎么着,给这死胖子垫付四万的彩礼钱么?”听到李志出声,孙小花脸上讥笑更甚,也不管三七二十一了,直接将炮火对准李志无差别轰炸,折辱道:“不就是一个大学生么?有什么了不起的,今儿个老娘就把话撂在这儿,你们这对穷兄贱弟,要是现在能拿出四万彩礼,我孙小花从这儿到盐关县,见一条狗磕一个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