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97章 :爷爷我们不会的
    特别李志是听说,自己爷爷李云宵,竟然都认可了自己的女朋友,还带着她去祖祠写名字了,更是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所有人都知道,都认可的女朋友,偏偏自己被蒙在鼓里。

    天上掉下个女朋友么?这是什么事嘛。

    面包车在颠簸的土路上行进着,李家村位于大山里面,距离盐关县城,都还有一个多小时的路程,树林渐深,许多百年以上的老树也露出了影子,幽静深远,这是李家村的特征。

    毫无意外,当李志回到熟悉小村庄的时候,村子里大部分房屋都已经没有了灯火,大家都睡了,就连自己家的房子也一样。

    自己的老爸老妈都睡了?李志感觉莫名其妙,按理说李松把消息透露出去,父母应该在家里面等着自己的啊。

    借着昏暗的星光,进了自己家的小院,李志仔细感知,黑暗中听到了父母平稳的呼吸声,看来两人是真的睡了。

    “妈!”站在小院内,李志扯着嗓子喊了一声,父母房中瞬时传来了动静。

    动静虽然有,但灯始终还是没有亮起,黑暗中李志只听到母亲王香,很淡定的吩咐了一声:

    “小志到了啊,你先去睡吧,你的房间你媳妇儿已经收拾好了,门没锁,我和你老爸商量了一下,你昨天打回来的那五万啊,我们再凑点,过段时间新修两间屋子,作为你们的婚房,办事也好瞧!”

    “跟这小子废话这么多干什么,还睡不睡觉了,这些事儿等明天儿媳妇来了,直接和她商量”黑暗中,父亲李青厚重迷糊的声音响起,老妈交代的声音戛然而止,李志一头凌乱的站在小院内。

    老爸老妈这个心啊

    无语的走到院内靠近西边的屋子,那是李志的房间,老妈得知自己要回来,门倒是没锁,推开门,打开灯,房间还是那个房间,不过房间内的一切,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李志作为大男生一个,虽然每次在离开家出门前,都会收拾一下自己的屋子,但也绝不会像现在这般,收拾得如同强迫症患者一般整齐,甚至就连墙上的污渍,都被人用可爱的图片贴住了。

    屋子内有一股若有若无的幽香,令人有几分心旷神怡,本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思,李志直接走到床上躺下了。

    反正自己已经回来了,明天那让小爷心惊胆颤的女朋友就要来,小爷正好会一会她,看看是何方神圣!

    意识沉入桃园,再看了半宿杂书,李志入睡的时候,时间估摸着已经是半夜两三点。

    星光稀疏,虫鸣咧咧,甚至还可以听见夜风温柔的声音,这一夜,李志睡得很好。

    第二天一早,李志是被一阵炒辣椒的香味唤醒的,睁开眼一看,天色已经大亮,屋外传来老妈忙忙碌碌的声音,李志暗骂一句大意,连忙翻身爬了起来。

    出门一开,小院角落的灶台上,一名身材很好的姑娘,正系着围裙,挥着锅铲忙碌着,老妈王香,正在她边上切着菜。

    院落的另外一边,老爸李青似乎对这一切,早已经习以为常,此刻正专心致志的打磨着,犁地用的犁头,犁地的大水牛,已经拴在了门口的老树上。

    瞅见这头大水牛,李志自然而然的将目光,投向了老爸身边的石磨上,正拎着酒葫芦翘着二郎腿坐着,吧唧吧唧抽着旱烟的老爷子。

    大水牛是爷爷李云宵的坐骑,从小到大,爷爷不管去哪儿,都慢悠悠的骑着这头水牛,就算现在已经七十几岁了,习惯依旧没变。

    一家人都已经聚齐了,大家都对那身材很好的姑娘炒菜的行为,习以为常,李志一脸茫然,正巧这时候,那姑娘转过身来端菜盘子,李志才终于看清楚,这神秘的女朋友是谁。

    上官怜涵!

    自己在东北救下的那个大美人!

    她不是说她要回老家找一份工作干么?怎么会找到小爷家里面来了?

    等等李志忽然记起了,在北春市,送这个大美女上出租车的时候,她不依不饶很有兴趣的问,自己老家哪儿的,再听到李志报出基本上盐关县时,眼底的神采。

    莫非她老家也是盐关县的?她怎么知道小爷家住这儿!

    李志心底还在震惊,上官怜涵转过身来,也看到了一脸思密达的李志,俏脸微微一红,上官怜涵美目中闪过一丝慌张,不过很快她就调整过来了,很自然的对李志说道:

    “你起来了,正好饭也快好了,自己去打水洗簌一下吧,我今天做了好菜为你接风洗尘”

    声音温婉动人,就如同邻家姐姐一般的柔美,也丝毫没有吃惊或是意外,仿佛早就知道李志要回来,二人真是热恋中的小情侣一般。

    “那个”张了张口,李志感觉喉咙有点干燥,想开口说什么,不料父亲李青瞅了李志一眼,一脸不爽的就骂了过来:

    “小兔崽子,你还愣着干什么,难道还要小涵给你打洗脸水不成啊?人家一大早就从县城里过来给你做好吃的,你倒好,呼呼大睡,想当大老爷么?”

    这一骂,把李志给搞得一脸无辜,就连上官怜涵都有点不好意思,哪知道母亲王香接下来的话,直接让李志吐血:

    “小涵,你别管,让李叔叔好好说说他,你心善不忍心管他,迟早会把他惯坏的,到时候受了这小子的委屈,我和你李叔叔都得心疼死。放心,以后他要是敢对你不好,阿姨直接用鸡毛掸子抽他。”“说得对,孙媳妇儿啊,这点你放心,你是进过我老李家祖祠的人,虽然这小子还没毕业,你们暂时还不能办事儿,但你已经是我老李家的人了。咱老李家男女平等,这小子要是惹着你了,你也可以直接抽

    ”

    打了个酒嗝,老爷子李云宵将葫芦又挂回腰间,整一口旱烟,咕咕哝哝补充道:“反正啊,夫妻间,床头吵吵床尾合,想当初爷爷和你奶奶,基本上每天都要干架的”“爷爷,我们不会的。”被老头儿直接称呼为孙媳妇,上官怜涵也没有拒绝,反而是红着脸解释了一句,继续转身去炒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