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03章 :老天姓张,老子姓李
    李志一头黑线,本想在老爹面前炫耀一下,哪知道得到的,会是这么一个狂妄的回答。

    天下人只有我们有资格在这儿种地,没有市场,没有经济,李家村的思维,已经严重脱离时代了啊。

    下午的时候,李志见到了李松,这家伙此刻也一脸郁闷,因为他在村里每一家都去炫耀了,除了在一个叔叔家,蹭了一顿中午饭之外,并没有造成太大的轰动。

    只不过李志对于村里人,安之若素的感慨,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上官怜涵提前下班,已经买着菜回来了。

    至于自己心中,为什么会出现回来这个词眼,李志不想去追究,也不敢多想。

    晚饭依旧是上官怜涵主厨,回来的老妈打下手,掌管祖祠的爷爷,也骑着大水牛一边抽烟一边喝酒,悠悠的过来了。

    饭桌上,李松不死心,本来还想向爷爷李云宵炫耀一下的,哪知道被老头一烟杆便敲闷住了。

    倒是老爸李青,担心李志抛弃学业跑回家来,会影响**的事儿,一个劲的叫李志赶快回去上课。老妈的话更是让李志冒汗:“小志啊,你赶紧回去上完学,回来和小涵办事结婚吧,别这时候赖在小涵身边不走,到时候搞个延期毕业,家里面的事儿有小涵在,你还不放心么?老妈已经约了你婶婶,给孙

    子先做好小衣裳等你们。”

    孙子,小衣裳

    饶是已经做好了打算的上官怜涵,都被这些话搞了个大红脸,小脸红扑扑的,一直到傍晚李志牵着她,送她出村的时候,还没有缓过劲来。

    “那个,既然家里没什么事儿,我得回去了。”

    分别之际,李志心底各种情绪交错,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据实汇报道。

    “去吧,去陪陪你滨海那女朋友,老是让你在这儿,陪着我这个二房娘娘,对人家也不公平。”李志的无法开口,耳边听到的却是上官怜涵,漫不经心的回答,甚至回答中还带着几分打趣儿。

    陪陪滨海的女朋友,二房娘娘,女人都不会吃醋的么?

    难道小爷真的桃花逆天,坐享齐人之福

    心底的骇然之间,李志忽然感觉到自己的怀中,狠狠挤进来一个柔软的身体,紧接着,李志被咬了。

    这一次是真的被咬了!

    李志在上官怜涵滑嫩的俏脸上,感觉到了一些湿漉漉的东西,像是泪水。而上官怜涵的小嘴动作,也先轻柔后粗暴,最后留在李志嘴边上的,只有一个被咬破皮渗着鲜血的口子。

    “混蛋!我想咬死你,但又下不去口,毕竟只是二房”

    那姑娘带着泪花儿开着车,直接在李志的视线中远去了,李志抹了抹嘴边的鲜血,收回之前自己幼稚的想法。

    是女人,都会吃醋的

    第二天天色刚刚蒙蒙亮,李志是在爷爷那大水牛的叫声下起床的。

    回家三天,李志真的得走了,就算用一天赶路,回到滨海都差不多是周六了,虽然这周一答应了文萧蔷,去燕京,还是上不成课,但李志周一之前必须赶回滨海是事实。

    上课啊,小爷只是单纯的想上上课啊,杨忠书那老学究的课程,小爷已经整整缺席了四次了。

    “外出的孩子,离开前和祖先们告个别,这是我李家村的规矩。”李云宵慢悠悠的声音,将李志想上课的思绪拉了回来,瞅一眼前面大水牛上,坐着的自家爷爷,背着旱烟杆,还真有点太上老君的味道。

    当然,太上老君是仙界了不起的大能,三清之一,连天庭都管不了的存在,要是自己爷爷是太上老君,那自己还干毛的种桃临时工啊,直接当个混吃等死的牛掰仙人就好。

    李家祖祠位于李家村后山,几间木屋瓦房,在深山密林中显得极为渺小。

    跟着爷爷慢吞吞的大水牛,顺着山间平整的小路,走了整整半个小时,李志才到达祖祠面前。

    祖祠还是一样,清幽肃穆,和李志之前二十多年,看到的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只不过如今已经是筑基境初期的李志,在通往祖祠的路上,竟然感觉到了越来越浓郁的天地灵气,这倒是李志始料未及的。

    不过按杂书上说,越说偏远原生态的地方,天地灵气便会越密集。李志倒没有多想,反正他在李家村所有人,包括有点像太上老君的爷爷身上,没有感觉到丝毫修道者的气息,自然也不会往那方面考虑。

    老天姓张,老子姓李。

    祖祠前面的一块破旧石碑上,以古时候的文字,篆刻着八个大字,李志瞅了一眼,竟是感觉到了某种莫名的狂意。

    张姓传说中,是玉皇大帝的姓氏,李家祖先们,竟然敢把自己与老天相提并论,也是够狂妄的了。

    隐约间,李志似乎明白了,昨天老爹李青在教训自己的时候,那种膨胀的源头从何而来。

    李云宵下了大水牛,也不去栓牛,任由它悠悠的四处吃草,转身看一眼李志,吸一口旱烟,伸手便推开了祖祠的大门。

    jin ru祖祠,这是一个瓦房组成的小院子,青石铺地,一尘不染,正面的一间大屋子门,长年累月打开着,里头供奉着李家世世代代祖先的牌位。

    这些牌位只有一个名字,其他的什么都没有,到了爷爷李云宵他们这一辈,排序已经很混乱了,李志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的太爷爷,是牌位中的哪一个。

    用李云宵的话来说就是,不管是谁,都是李家的先人,不用去在意血缘亲疏,上香就好。

    老老实实的烧了三炷香,李云宵呼唤一声,大水牛又慢悠悠的走到了门口,这一次,李云宵是送李志去村口的。

    走到村口,天色才大亮,村里面的亲戚们,都已经起来了,此刻正忙忙碌碌的在地里干着农活,看到李志爷孙,老远的招呼一声,便又去忙他们自己的事儿去了。

    爷爷举着旱烟杆,送李志到村口,也不多说什么,大水牛转身就走。狠狠的吸了一口李家村的空气,虽然有点迷恋这个朴实无华的地方,但李志也知道,现在不是留下来的时候,迈步就直接上了堂弟李松的二手面包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