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18章 :别人又不吃亏
    进了堂屋,空气中便弥漫着,一股很浓的中药味儿,与人参接触多了,李志竟然从这中药味中,分辨出了野山参的味道。

    堂屋很大,家具很古朴也很少,显得整个屋子有点儿空旷。屋子正中,一个发须接白面色蜡黄的老人,正背对着大门,拄着拐杖,慢吞吞的看着一副山水画。

    老人身边侧身站着两人,除了之前那颤颤巍巍的老伯之外,还有一个身子骨很硬朗,看起来红光满面的老头。李志一瞅这老头,原本一直很均匀的心脏,竟是不正常的跳了两下。

    华温茂!

    北方一针灵!

    这老家伙怎么也在这儿?

    李志吃了一惊,殊不知同样看到他的华温茂,已然是吓了一大跳!

    这家伙不是东北木潇潇的男朋友么?他不是滨海萧家萧云雪的男朋友么?他怎么又到这儿来了!

    和他手拉着手那人

    文萧蔷!

    华温茂老眼一翻,一口鲜血险些控制不住喷了出来。

    都说人不风流枉少年,但这李志,也风流得太过头吧!

    木潇潇,萧云雪,哪一个不是极品中的极品。他倒好,脚踏两只船不说,现在船桨,又搭在了另一艘战舰上。

    老夫华温茂,还从没有见过如此色胆包天,如此厚颜无耻,如此风流不羁之年青人

    因为看到李志,华温茂原本硬朗的身子骨,在这一刻都不住的**起来,而李志却很坦然的打招呼道:“华神医也在啊”

    “老夫”嗓子眼有一万句话要说,最终华温茂只是认命一般点头,回答道:“老夫自然是在的。”

    牵着李志,听到这两个家伙,打哑谜似的交流。文萧蔷美目闪烁,却是没有看出任何东西,只是心底有一点惊讶:没想到李志竟然和华神医都认识,这家伙好神秘啊。

    “心宽本无事,神怡自健康。”堂屋正中,慢吞吞看着古画的老人,拄着拐杖慢慢转过身来,悠悠的对身边的华温茂道:

    “黄翁这副山水画,意境深远,细细品味,竟能给人一种山高水长,心旷神怡之感,华先生借这幅画给老夫,费心了。”

    到这个时候,李志终于看清楚老人的长相了,只不过看到这长相的时候,李志吃了一惊。

    文华。

    几十年前华夏的开国老功臣之一,时过境迁,当初在华夏大地水深火热之际,正是这些老英雄们挺身而出,抛头颅洒热血,赶走侵略者,又带领着华夏人民埋头苦干,这才缔造了今日强大的华夏!

    这些老英雄是李志一直敬仰崇拜的人,只不过随着岁月流逝,大部分老英雄都已经消亡,甚至就连这文华老先生,李志都认为他已经仙逝,没想到竟然还能见到他。

    只不过自己敬仰的老英雄之一,虽然还活着,李志却能够感觉到他的状态很差,浑身上下弥漫着一股死气。

    老爷子硬撑着精神面貌很好,但身体实际上,早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地步。

    而且听文萧蔷说,她爷爷最多也不过几个月的寿命了,今天看文华老爷子的状况,应该不假。

    没想到文萧蔷她爷爷,竟然是这样一位老英雄,李志现在有点后悔,也不好意思再继续牵着文萧蔷的手,来欺骗这老人。

    李志看着文华,这老人也饶有兴致的打量着李志,甚至李志眼底的任何一丝情绪变化,都被他看在了眼中。“生老病死这是人的规律,小伙子你不必替老夫悲伤,比起老夫当初那些年纪轻轻,便牺牲的战友,老夫已经很幸运了。你看,就连老夫这些家人,老夫都不允许他们悲伤,这一辈子离别是注定的,不是生

    离,就是死别,不用介怀”

    声音很虚弱却很清晰,李志能感觉到,这老人语气中对于生死的坦然,而老人接下来的话,更是让李志有点无地自容:

    “萧蔷这丫头,从小被家里人惯坏了,脾气有点暴躁,你多多包涵就好。大老远从滨海陪她跑到燕京来,你也是有心了,一句话,你这孙女婿现在我文华认了。”

    “而新时代,恋爱自由,不管以后你们成还是不成,能好上多久,都是缘分,要是几个月后老夫走了,你能再陪她来奔奔丧,就最好不过了!”

    文华没有看出来,李志和文萧蔷是假扮的情侣,李志是绝对不相信的。但他看出来了并不拆穿,直接就认可了李志这孙女婿,这是给李志留情面,也算是帮助李志二人不露馅。

    而后面那句恋爱自由,明显是对文萧蔷的伯娘钟迎梅说的,言外之意便是不管真假,都不可以为难李志,不然他死后都不得安宁。

    文家这样的家族,对于欺骗是极为痛恨的,虽然李志和文萧蔷,两人现在还没有露陷,但真要到了露陷那一天,李志可不好受了。

    钟迎梅作为文家老大文思荣的妻子,文华走后,必然是文家的主事人,交代了她,便是交代整个文家。

    “爸,我记下了。”虽然文华老爷子是在对李志说话,但钟迎梅瞬间也听懂了,声音有点悲伤,却还是点头答应道。

    所有文家人,都知道文华是活不了多久的,但因为倔强的老爷子,不允许任何一个人悲伤,所以大家都将这份难受压在心头。“萧蔷丫头,你男朋友爷爷已经认可了,看完爷爷,你们赶紧回滨海去吧。李志是学生,这时候学习是最重要的而你,作为一名警察,还有大把的坏蛋需要你去抓,你多在爷爷身边耽搁一天,那些坏人就

    多逍遥一天。”

    声音老迈,却说得很坚决,李志似乎明白了,文萧蔷这拼命三郎一般抓坏人,甚至不惜自降一级,逮逃犯的性格,是从哪里来的了。

    这老人,可敬啊!

    “知道了爷爷”眼眶颇有点发红,文萧蔷喏喏的答应了一句,一向女汉子一般大大咧咧的她,竟然也哽咽起来。“喔,还有,萧蔷啊,作为我文华的孙女,我再提醒你一下,咱们文家没有怂包,有些人喜欢就去动手,犹犹豫豫不像个英雄豪杰。当断不断,以后可没有后悔哭鼻子的机会,反正你作为女儿家,别人又不吃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