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89章 :古千柔
    要是李志知道,杨松是在燕京秋名山被李志,开着文修武的破吉普以恐怖的速度,在悬崖边弯道超了后。体味到了飚车的危险性,这才发誓金盆洗手的,必然会啼笑皆非。

    这年头,学个车都能让人洗心革面,很戏剧性啊。

    对于李志来说最重要的一点是,要是那天杨松飙车的话。李志根本就不可能就在街道上,轻而易举的拦停他,并且当场买下他的车,赶时间去搭救小老婆文萧蔷。

    李志向来都是说话算话的人,当初买下杨松车的时候,就答应过人家,可以欠一个小人情。现在杨松打电话过来,真的只是一个小人情,不还行么?

    不就是赛车么?还是跟小爷最为痛恨的倭国人比,义不容辞啊。

    一个小时以后,李志赶到了滨海市一百多公里外的北山岭山道。

    这处山道,是以前战争时期的残留,当时为了抵御进犯滨海的倭寇,华夏有很多英雄壮士都是通过这条山道奔赴滨海的。

    直到如今,北山岭上还有很多废弃的碉堡之类的,诉说着当年祖先们的故事

    当然,北山岭山道如今基本上已然是一条废路,因为北山岭下有很多隧道贯通,出行的人们没有谁会傻乎乎的走山道翻越北山岭,浪费时间不说,关键是路况太差太复杂了。

    不过对于杨松等追求刺激的富二代来说,这山道正是飚车的好去处,路况越差越复杂,正好能说明车技牛掰不是?

    沿着山道向上只是几公里,在一处略微平整宽阔的地方,李志看见了洋洋洒洒一大群人,还有十来辆名牌各异的豪车。

    此刻人群分为两拨,其中一波头上五颜六色,打扮千奇百怪,李志只是一眼,便瞅见按理人群中蓝色头发的杨松。

    而抬眼看向另外一拨人,李志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这群人身穿木屐和服,嘴唇边上还蓄着小胡子,只是一眼看去,便给人一种讨打的形象。他们当中,有七八个人服装样式相同,一看便是保镖之类的,领头两人,一名二十岁上下的青年人还有一个中年人

    。

    “车神先生”李志的布加尼威龙停下的瞬间,人群便注视了过来,小蓝毛杨松在看到这辆车的瞬间,便远远的大喊了一声,一瞬间他那一群非主流朋友,都涌了过来。

    “车神先生,我叫刘浪,您可是我的偶像!”

    “对了车神先生,那天在燕京秋名山,你大展神威的时候,我妹妹可是哭着喊着非你不嫁呢”

    “车神先生,您能给我们讲讲,那擦着悬崖几厘米的漂移超车,是怎么操作的么?”

    七嘴八舌,呜呜嚷嚷的气息铺面而来,李志准确的捕捉住了他们话里面的信息,也知道为什么这帮家伙,会给自己一种熟悉的感觉了。

    没想竟然是自己第一次,和大舅哥文修武学车时候的熟人。

    “都给姑奶奶安静!”

    一群非主流青年蜂拥上来,叽叽喳喳的开始发表自己言论之际,一道悦耳却又粗暴的声音,陡然在他们身后。

    听到这声音,众多非主流青年就如同被人扼住了嗓子似的,噤若木鸡。

    李志抬眼,只见青年们身后,站着一名爆炸头少女。

    这少女发型夸张,妆容极浓,高腰皮衣搭上露出雪白长腿的皮裤,一眼望上去,某种叛逆少女的感觉便扑面而来。

    特别是李志发现,这叛逆少年如果五官很精致,皮肤和身材都很好,这一身妆容实际上是把她给弄得更丑了。要是去到这叛逆的造型,如同正常人一般的打扮,她也应该是美女一枚。

    只可惜啊,每个人的欣赏水平都是不一样的

    心底微微感慨一句,李志将目光投向少女身边的蓝毛青年杨松,而围在李志周围这些杨松的朋友们也很配合,直接让出一条路来。

    “车神先生你好,小蓝毛是我的发型,杨松才是我的名字。”点头哈腰的走上来,杨松微微替自己正名一下,旋即介绍身旁的叛逆少女道:

    “这是我们大姐大古千柔。”

    纤柔听到这个名字,李志不由得咂了砸嘴巴,这少女名字与气质,差距实在是太大了。但想到这是一个神奇的世界,李志又淡然了,笑得很友善的对杨松招呼道:

    “小爷李志,并不是什么车神大人,蓝毛兄弟,就是和那群倭寇飚车么?”

    “那群人里面只有一个今天要和我们飚车,其他的都是”听到李志轻描淡写的疑问,杨松看向身后不远处的另一拨人,低声解释了一句,却不料直接被叛逆少女古千柔给直接打断:

    “这就是两条狗,和一群狗腿子,走吧,今儿个让这群狗儿子认祖归宗。”

    一群狗儿子,古千柔很是豪迈粗俗,直接给对面一群,让李志不爽的倭国打扮的人一个很形象的称呼。李志跟着古千柔和杨松朝着那群人走去,才知道自己错了。

    “哼,古千柔,这就是你们找来的赛车高手么?看来今晚上你是铁了心,要把自己交给我郭彦晖了。”见到李志等人过来,那群倭国打扮的人中,领头那名青年,狠狠的鄙夷了李志一眼,然后出言讥讽道:

    “我郭彦晖就说,华夏是不可能存在赛车高手的,也不可能存在任何的牛人,真正的牛人都在大倭国,今天这赌注,你们输定了”

    言之凿凿,说得无比确定,李志一脸错愕,耳朵更是出现了一种听错了的感觉。

    这家伙,说的华夏语太正宗了吧,根本就没有丝毫倭国人的语调啊,这可真是简直了,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华奸?这丫的都什么年代了。

    “哼,郭彦晖,别忘了姑***你狗母亲,还在那儿站着呢,待会儿你要是输了,记得向你狗母亲要奶喝!”郭彦晖的得意洋洋,换来的只是古千柔一声冰寒如寒风的喝声,旋即李志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了看,真有一条土狗被栓在一旁,正眼巴巴的看着郭彦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