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90章 :我要输了,你亏大了
    场面上,一副倭国人打扮的郭彦晖与古千柔对峙着,蓝毛杨松凑过来,已经给李志介绍开了:“车神不是李哥,其实我刚刚想说的是,这里面只有一个倭国人,就是那中年赛车手。其余的都是这大华奸郭彦晖的手下,郭彦晖是宝岛省人,家里面的资产也有个几百亿,不过完完全全是靠多年来给

    倭人当狗挣的。”

    “这次大姐大得知,郭彦晖这个华奸竟然踏上陆地来江东省了,特地带着我们从燕京赶来收拾他的,哪知道中了这家伙比赛飙车的激将法!”

    “李哥,我这是没办法了,不能看着大姐大就这么沦陷了,这才找你帮忙的”

    三言两语间,李志算是明白了怎么一回事情。

    以叛逆少女古千柔为首的这群非主流青年,都是华夏各地颇有影响力的富二代这种影响大部分是负面的,这次他们从燕京跑到滨海来,正是为了怼另一个富二代郭彦晖。

    本来这种富二代之间小打小闹的战争,无非就是狗咬狗一嘴毛的问题。

    作为一名有素质有涵养的青年,在这种场合下,李志是拒绝帮助其中一方欺负另外一方的。

    但见到这和服青年郭彦晖的作为,李志直接就收起了劝解他们以和为贵的心思。

    宝岛省郭家,家族资产几百亿,却大部分是投靠倭国三和集团在华夏赚的。

    本来你丫的和倭国人商业合作也没什么问题,但这种逢人便吹嘘大倭国牛掰,甚至还穿着倭国衣服来在华夏招摇,这就比较过分了

    更何况,这滨海北山岭,还是当年华夏的英雄们,与倭寇血战过的地方,至今还有古战场的遗迹呢

    这小忙,李志非帮不可,就算没有杨松的人情在前面也一样。

    双眼微微眯起,李志向前一步,站在古千柔身边,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打破对峙气氛道:“郭先生要认祖归宗的事儿,宜早不宜迟,要不咱们趁早开始吧?”

    对于古千柔和郭彦晖的赌约,李志早已在电话内听杨松说过:二人在北山岭山道比赛,谁的车先到山顶并由本人拿到彩旗,谁便胜出。

    若是郭彦晖胜,则需要这群富二代大姐大的古千柔,陪他一晚上若是古千柔胜了,郭彦晖必需当众认一条狗当母亲

    对于飙车,常年玩儿这个的古千柔很有信心,能够轻松碾压郭彦晖,哪知道自己等人中了人家的圈套了。

    约定上只是说谁的车先到山顶,本人拿到彩旗,并没有说必须本人亲自开车。

    当今天一大早古千柔等人,兴致勃勃的牵着刻意寻来的雌性土狗,赶来北山岭山道要让郭彦晖认祖归宗时,才知道这华奸竟然找了个倭国赛车手来。

    真论车技,古千柔这个大姐头哪里赶得上职业赛车手。而且杨松等小弟跟班儿还查了查,郭彦晖带着那个倭国男人,竟然是连续三届东京秋名山车赛的冠军,山本二智。

    这一下,没得玩咯,万般无奈之下,杨松突然想起了李志。

    “哈哈,这位看起来很穷的智障小子,你应该是修车专业的学生吧?有的时候车修得好并不代表开得好喔。”

    对峙气氛被打破,已然百分之百肯定自己这一次,一定能吃住古千柔的郭彦晖。见到蓝毛杨松介绍来的那个普通青年,竟然敢催促着比赛,登时乐了。

    比赛之前,郭彦晖已经算无遗策了,全世界职业非职业赛车手的资料,都被他翻了个遍。眼前这普通小子的模样,根本就不存在于郭彦晖收集的名单当中。

    关于杨松这个飚车的半吊子,郭彦晖是很清楚的,他认识的人,车技能厉害到哪儿去?

    古千柔啊古千柔,本少这一次就要让你知道,甚至叫做专业的飚车,什么叫做大倭国的威风?你不是说我郭彦晖是狗么?本少这一次定要让你尝尝,被狗压在身下的感受!

    心底泛起冷笑,郭彦晖脸上的得意更加明显,斜睨着一群非主流青年,对李志阴阳怪气道:“你知道本少身边这个山本二智先生是谁么,他可是”

    听到郭彦晖的郑重介绍,站在他身边的小胡子倭国中年人挺了挺胸口,直接将不屑的目光甩向李志。

    “行了,不用再显摆你的狗父亲了,赶紧的,你母亲还在那边眼巴巴的等着你去相认呢。”郭彦晖的嘲讽声被瞬间打断,李志挥了挥手,一个轻描淡写的动作,引得一众非主流公子哥叫好。

    “李哥,好样的,让郭彦晖这个华奸见识一下什么叫做真正的炫酷车技!”

    一种不咸不淡的态度,让郭彦晖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碾压气场,瞬间化为虚无。郭彦晖神情顿了顿,眼神瞬间变得阴翳起来。

    众人说他是倭国人的儿子,郭彦晖其实并不生气,他愤怒的只是古千柔等人,把他心目中很牛掰的倭人,与狗相提并论。

    狗么?

    阴翳黑暗的瞥了一眼李志,郭彦晖暗自冷哼道:等一下本少就让你们见识一下,什么叫做连狗都不如

    三分钟后,李志已然坐到了一辆很是舒适的红色兰博基尼跑车上,这是古千柔的座驾。而古千柔这个叛逆少女,此刻正一脸冷淡,满不在乎的靠在副驾驶上。

    兰博基尼旁边,一辆明显是改装过的法拉利超跑上,郭彦晖和那山本二智,正一脸叽哨的看向这方。

    人这么多,其实真正比赛的只有两辆车。

    蓝毛杨松和郭彦晖一个倭国人打扮的保镖,是裁判,此刻正兢兢业业的在车前对着表。

    “小子,你不用担心,只管发挥就好,就算是输了,我古千柔也不会怪你!”趁着比赛开始还有一小会儿时间,叛逆少女粗着嗓子对李志说一句话,算是鼓励。

    只不过她这么一鼓励,李志瞬间来了精神,很奇怪的问道:“小爷要是输了,你岂不是亏大了?”“不就是陪那条狗一晚上么,老娘愿赌服输,我还真不相信,那狗敢咬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