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1章 :我还和他们聊天半宿
    听了两个鬼差喏喏的介绍,李志一头黑线。

    感情这两个鬼差,也特么只是个临时工啊。不过他们的称呼好听一点,无常鬼,果然贴近职业本质

    同为临时工,相见恨晚,李志在后山拉着两个无常鬼唠嗑半宿。

    直到这两个鬼差,被李志鸡毛蒜皮的事儿问得都快哭了,哀求李志他们再不回去就要被扣功德了,李志才按捺住自己的好奇心,放他们拘着丘小乙的鬼魂离去。

    到了这个时候,李志终于是理解了桃园初开的时候,顶头上司赵子虎大仙所说那句:想靠天庭工资吃饭,那基本上是扯淡的。

    纵然阎王爷,这个天庭外放的一品大员,也还是会因为工资不够花,需要贪墨地府经费的

    临时工,机构复杂庞大的地府,就那么一小撮编制人员,若是不招临时工,恐怕累死那几个地府仙人,也完全管理不过来啊。

    片刻后,茅屋后面浓郁的白雾渐渐散去,天空已然出现了一丝鱼肚白。

    李志双手摊开,手中已然多了一大把稀奇古怪的东西。

    这是两个无常鬼哀求李志结束聊天,求李志放他们回去时,给的一点小小的见面礼。

    镇鬼符两枚,乃是地府捉拿某些不服管教恶鬼的神器。以后李志再遇上恶鬼,别说丘小乙这样的,仅仅是小鬼王级别的厉鬼,就连某些鬼母鬼祖都能轻松镇压。

    当然,如今的地府运转良好,基本上也不可能有厉害的恶鬼会在凡间出现,甚至就连丘小乙这灵魂最后化为了厉鬼,都是被李志自己给搞出来的。

    飞天夜叉丘小乙,被秦风一剑击杀后,本来灵魂已然消散,会直接在地府重聚的,哪知道李志生生把人家的灵魂又给聚拢拘住了。

    这厮本就是凶历匪徒,杀气极重,再加上有老养蜂人纯粹仙魂的灌输,一瞬间便达到了小鬼王级别,想不化为厉鬼都难。

    好在,今日是丘小乙死后的第七天,也是凡人死后灵魂在地府重聚的最后一天,丘小乙的灵魂不出现,自然让地府很是重视。于是只在这家伙灵魂离开桃园的瞬间,地府便感觉到了。

    李志也成功和丘小乙的鬼魂纠缠了一会儿,算是为黑白无常拖延了一点儿时间,不然让这家伙走脱,化为孤魂野鬼为祸一方,李志肯定会良心不安的。

    不过镇鬼符,只是黑白无常给李志的见面礼之一罢了,毕竟在他们的感知中,李志可是身穿天兵百夫长制式盔甲的天庭正规编制人员,还有可能属于天庭最黑暗的巡查司,当然得给足面子。

    御鬼咒,可让普通人的灵魂变成小鬼,具有开口说话和帮忙办事的能力。当然,操控小鬼必须在七天之内放人家去地府投胎,要是多了,那可就违反天条规定与地府为敌了。

    天师令牌,据黑白无常说,有时候凡间会出现什么日食月食,七星连珠之类的阴阳颠倒日子。这种时候阴气极重,死去的凡人灵魂基本上都会受影响,化为鬼魂。

    化鬼的灵魂,很少有主动到地府报道的,而人太多了,黑白无常两个鬼差又忙不过来,这就需要找一些人帮忙了。

    这种凡人中,能沟通阴阳,直接帮黑白无常办事儿的,便会得到这令牌以为象征。有这天师令牌的人,死后基本上都能加功德喔

    当然,黑白无常鬼给李志天师令牌,并不是让李志帮忙办事,或者说要给李志百年之后加功德。

    两小鬼的目的很纯粹,天师令牌,是凡人中某种身份的象征,必要时候,李志完全可以拿它解决一些俗事。

    比方说,地府自从有无常这个临时工岗位以来,数千年他们派发出去几块天师令牌的人,后来在凡间,都是极为牛掰有名气的存在。

    就像十万大山很有名的那隐龙观,他们的观主**道长,据说就是古时候张天师的后人,现在人家在整个华夏风水界墓地界神棍界,都是了不得的大佬。

    作为与修道界已然完全隔离开来的世俗界,道士基本上都与了不得的天师们有点关系。

    有了这令牌,李志基本上走到哪个道观,都是祖师爷级别的人物。要是为哪个富豪指点一下风水迷津,消灾避祸,出场费至少都在千万上下!

    前提是李志得去背背风水神学中,那些忽悠人的专业词汇,再练练口才,让那些个富豪相信。反正风水这门学问,连仙人都没有搞懂有木有,世俗界道人们杜撰一下,混口饭吃,是无伤大雅的。

    “说到底,所谓沟通阴阳的天师们,也只是黑白无常招的临时工啊。”

    “临时工无常鬼,都又找临时工帮忙干活了,地府这经费预算,到底是得有多紧张?感情除了那几个天庭派下去当官的人,整个地府这么庞大的机构,就是靠一帮临时工撑起来的啊。”

    微微叹息一声,李志不由得替赵子虎大仙脸红道:“你丫的招收小爷这一个编外人员,就有脸说蟠桃园管理制度上重大改革了,人家地府这么玩儿,也没见哪个阎王爷炫耀啊。”

    腹诽一下顶头上司,李志趁着天色还没有大亮,蹑手蹑脚的回到茅屋,本以为完全不会惊动军花姐姐,哪知道一进房间,便对上了一双秋水般明亮的眸子。

    这目光中,有着一些李志说不出来的情愫,但有一点李志是肯定的,军花姐姐美目中有一丝好奇与疑惑闪过。

    “那个,我说,我做昨晚在后山撞鬼了,姐姐你相信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李志当即拍着胸口,实话实说。

    “油嘴滑舌”很明显,古雨菲根本不相信李志的实话,秀眉微微一皱,军花姐姐的态度明确到了极点:

    “其实我也没有让你解释的意思,只是习惯了黎明起床罢了。你说你连追求姐姐的机会都还没有得到,就学着编鬼话骗姐姐,以后咱俩要是真有什么,那我不知道一天要挨多少骗”

    第一次,古雨菲开始与李志絮絮叨叨一些二人性格上的问题,其中带着关于未来的思考与遐想,李志只是一听,便知道自己在军花姐姐心中,距离又进了一步。

    只不过古雨菲这次态度明确的口头教育,让李志满脸踌躇,如鲠在喉。“我是真的撞鬼了啊,还和他们聊了大半宿天呢,这年头,怎么说实话都没有人相信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