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15章 :我杜某人
    以神学对抗神学,以迷信对抗迷信。

    虽然不想去吐槽李志的做法,但古雨菲知道,这确实是个解决问题的好方法。

    这事儿只要李志操作得好,那附近山民们日后,绝对不可能再对古雨菲父母的坟墓产生恶劣想法。

    论人情达练,我是真的不如这个小坏蛋,或许,这就是男女之间的互补原则吧

    脑海中泛起一些很奇怪的猜测,古雨菲脚步却是不慢,直接跟着一众山民往山下奔去。

    一路狂奔,当赵大壮喘着粗气跑到山下一个巨大水库边上时,刚想转头看看那个让他灵魂敬畏的年轻人到哪儿了,却惊骇的发现,人家已经站在自己前面了。

    轰

    随手将在山路上,已经被自己晃得七晕八素、口吐白沫的两个中年甩在地上。李志面不喘气心不跳,只是将目光投向一旁的赵大壮,却发现这满头汗珠的汉子,眼中明显的闪过一丝见了鬼。

    这清瘦得看起来砖都搬不起的家伙,力气也太特么大了吧。想到拎两个人狂奔下山,屁事儿没有的李志,赵大壮双腿不由得发软,不过见到这大力士正看着自己,赵大壮连忙喘着粗气道:

    “就在前面一点点,祖上传下来的规矩,人在哪儿死的,灵堂就要设在哪儿。要是死在野外,就绝对不能进屋,因为家神容不得野鬼”

    家神么?

    其实李志想说,凡间供奉的那些个家神,根本就没有什么卵用,因为仙人一旦飞升仙界,就必须和凡间斩断一切联系。

    在天庭,私自下凡搞事情可是死罪,而天庭的绝大多数下凡签证,手续复杂不说,批准的时间更是少得可怜。

    简而言之,特么的就没有见哪个庙里供奉的神仙真正干过事儿,大部分凡人的信仰,只是养活了一小撮和神仙沾边的凡人罢了。

    例如刚刚被李志甩在地上的那名神棍王半仙。

    山下的水库是十万大山内一个很寻常的水库,在水旱不一致、降水很不均匀的十万大山地区,这样的水库储水,很大程度上缓解了山民们靠天吃饭的尴尬。

    据赵大壮介绍,这水库周围有十多个村子,到缺水的季节,全指望着这水库。

    最为神奇的一点是,这水库常年有水,就连某些大旱灾年份,入水的河流都干涸了,这小水库水位依旧喜人。

    “听我爷爷他们一辈的老人说,当初修建这水库的时候,请来了隐龙观的一位厉害道长作法,封印了一条水龙在下面呢”

    伴随着赵大壮最后颇为神奇的介绍,二人已然到了出事村民的灵堂处。

    这灵堂不大,还是以松枝等在水库边上非常草率搭建的,李志来的时候,有十来个人正在灵堂里面哭哭啼啼。这些人绝大多数是女性,唯一一个男人,还是一名五六十岁的老者。

    此刻那名老者正一脸悲切,转头看见赵大壮回来,立即从站起来,无比急迫的追问道:“大壮,那独阴之地解决掉没有。”

    老者这么一问,赵大壮顿时尴尬了,一时半会儿竟然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眼巴巴的望着李志。

    “老人家不必多问,本天师觉得这死者的死因,和山顶上那孤坟并没有关联。”好在李志并没有让大壮失望,开口便揽过来老者的问题:

    “正因为这样,本天师特地叫大壮兄弟带我前来,问问死者怎么回事儿。”

    李志说话的内容,和之前在山上承诺的并无差距,赵大壮微微放下心来,只不过想到李志自称那本天师,赵大壮登时就弹了起来。

    天师啊,那不是随随便便一个人就能自称的。

    这十万大山内,有着很多盛名远扬的道士,可这些道士不管多么膨胀,甚至自称半仙,也不敢轻易提起天师这个称谓。

    天师,并不是想当就能当的。

    虽然赵大壮并不知道,那些个得道高人,要怎样才能担得起天师这个称呼。但他明白,整个十万大山内,最有名的隐龙观观主,风水界名声响彻华夏的**道长,都不敢自称天师。

    对于**道长来说,只有他辉煌无比的祖上张天师,才当得起这个称谓。

    道观众多的十万大山,只要有谁,敢自称天师,那百分之百便可以肯定,这是一个神棍骗子了。因为自称天师的人,将会受到所有道观道士们的打压与教训。

    “哼哼,年轻人,牛吹破了你知道么?天师,你怎么不说自己是神仙呢?”果然,赵大壮这边只是不淡定,灵堂内一脸急迫悲戚的老者,已经在开始毫不犹豫的揭穿李志了:

    “你还来问问死者的情况,人都死了还怎么问?”言语中悲伤带着愤怒,老者狠声威胁道:“你要是敢学大城市里面那些法医那般,对老夫二儿子残缺的遗体动刀子,老夫拼了这条老命,也和你没完”

    威胁结束,老者竟是绿豆大的眼珠哗啦啦的往下掉。

    无它,只是因为他这二儿子,死得太过于凄惨了。这时候灵堂白布下面,剩余的其实只有连着一只手臂的一小点身子。

    不用掀开白布去看,只是神识扫过,死者的情况李志便已经掌握在心底,只不过掌握之后,李志微微皱起了眉头。

    这家伙,死得不同寻常啊。

    就在灵堂内,李志了解死者情况的时候,灵堂外面,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一大堆山民也赶到了。

    “小子,本半仙就在这里等着,你怎么让这名无辜受害者开口说话。”声音还有一点晕乎,王半仙的话却是远远的便传了过来。

    “你这愣头青,应该是外面某个医学系的学生吧,我杜某人呕”与王半仙比起来,大腹便便的杜浩身体明显差多了。先是被李志从山上给拎着晃到山下,又被好心的山民给拖着跑到灵堂这儿来,此刻再急迫的一开口打算讥讽一下李志,哪知道忽然剧烈运动的他,只是一开口,便哇哇狂吐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