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4章 :姑娘,你印堂发黑
    李志豪气买下几栋别墅,直接就在问道山一号别墅山头下,排一栋给沙灵儿老爹和三伯住下。

    顺便,李志还把之前古风男神千秋给的低阶小聚灵阵阵图,送给了两人。

    这两人都是修道者,还都有着筑基境的修为,这低阶小聚灵阵阵图,对他们修炼有很大帮助。而且李志还把从段兴成身上夺回来的两株千年人参,也随手甩给了他们。

    虽然这一些东西,和李志家里面两百倍的灵气浓度比起来,简直就是天上和地下的差距,但李志可不想让自己的仙界洞天府邸提早暴露。

    更何况,家里面的两百倍灵力浓度,都是李志一个月十枚仙界下品灵石砸出来的,要是多了两个正常的修道者来分一杯羹,那可就浪费钱了。

    毕竟李志可是一个月只有一枚下品灵石工资的,天庭穷人临时工。

    忙活完这一切安排沙景笛等人住下,已经是下午。

    上课回来的木潇潇,对于李志和沙灵儿,昨天半夜忽然失踪很是疑惑。特别是这两人失踪后再出现,关系已然有了一种不同寻常的味道。

    小魔女木潇潇很聪明,她似乎猜到了什么,拉着沙灵儿就跑回房间,各种试探去了。

    冒名顶替的小老婆,竟然比真的还要在意这个,李志是很无语的,好在沙灵儿也知道隐世世家的事儿,不能随便乱说。

    以师门秘密为理由,搪塞了小师母木潇潇一个下午,沙灵儿只感觉身心俱疲。正好这个时候,萧女神下班回来了。

    大小师母要是一起逼供,沙灵儿肯定会暴露的,不过萧云雪并没有加入木潇潇的逼供联盟,反而带给李志一个消息:

    上官怜涵已然和她沟通好,明天早上的火车到滨海,接女朋友的事儿,需要李志自己去搞定。

    又一个师母要来,沙灵儿只感觉内心酸酸的,而对她严刑逼供的木潇潇,也将注意力转到了上官怜涵身上。

    没有被萧女神叩问昨天大晚上和沙灵儿干啥去了,李志微微放心,吃过晚饭,他早早的便来到自己的房间,一伸手便掏出了一本非常古朴的道书。

    炫空斩,这是李志解决掉段兴成之后,从他身上缴获的东西,一门关于剑术的厉害武技,也是西南段家强大的底蕴之一。

    段兴成修炼武技炫空斩,是为了配合他手中那把高阶法器短剑,发挥出短剑的最大威力。

    只不过在沙家交手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使用武技,高阶法器短剑便被李志给搞成了断剑废铁。

    “虽然这武技,也很不错了,但小爷真正想得到的,是关于修道的功法啊。”只是将炫空斩翻了一遍,李志便叹息着放弃了。

    一本关于剑术方面的武技,对于李志使用的龙牙匕来说,基本上沾不上边。而且他此刻筑基境后期的修为,已然将上次在东北马家得到那本低阶吐纳术给修炼到头了。

    再往上,想要突破金丹境的话,需要一本比吐纳术更高级的功法。本以为段兴成这筑基境后期的老头,会有功法带在身上的,哪知道只有一本武技。

    筑基境以上,乃至金丹境才能修炼的功法,想来这世俗界也没有多少吧,小爷该从哪儿去弄一本呢,总不能违反天条冲着仙人们要吧

    脑中盘算着怎么搞功法的事儿,李志意识沉入桃园空间,趁着睡前,又检查了一遍蟠桃。

    这一检查,李志脑门上冷汗就下来了。

    因为剩下的八枚蟠桃上,竟然同时有两枚,出现了桃虫活动的痕迹

    与桃虫搏斗,那是一个长期且艰苦的事儿。而且经过上次桃虫神识冲击,让自己浑身灵力不自然涌动提升,灵魂力量更加强大之后,李志还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只不过,这一切想法的前提,是必须得搞到金丹境以上的功法。

    花了一个晚上的时间,勉强解决一条桃虫后,李志的实力在筑基境后期,又强大圆满了几分。第二天一大早,顶着被神识冲击搞得晕乎乎的难受,李志早早的便开着车朝滨海城西火车站而去。

    上官怜涵要来,还带着爷爷李云宵一大箱子的劝诫信,李志一个周以前便知道了。

    对于这个大胆放弃一切梦想,倒追自己的窈窕大美女,李志是有特殊情愫的。正是上官怜涵的坚持与搞事,甚至还直言宁愿当自己小老婆,才让萧女神做出不独霸李志的让步。

    这可了不得,李志以前憧憬过的齐人之福辛福生活,是生生被上官怜涵给撞开大门的

    虽然即使萧女神让步了,现在的李志,在桃花运方面,依旧是一样的焦头烂额。

    火车站一向都是人流最大的地方,虽然道路宽阔,却还是难免有几分拥堵。

    “这位姑娘,请你听本大师一句劝,你本是一生大富大贵之相,但其中却是出现了波折”

    布加迪威龙刚刚停在路边,李志迈步走到火车站出站口,只在人群中刚刚找到那位身材极好的姑娘,哪知道上官怜涵竟然被一个颧骨极高,留在八字胡身穿长袍的中年给纠缠住了。

    这中年眼睛较却透着几分奕奕的光辉,身后还跟着两个小徒弟打扮的青年人,此刻八字胡中年一路跟着上官怜涵,不断在人群中发出声音天南地北的胡侃道:

    “真的,姑娘你印堂发黑,眼角有邪气缠绕,最近必然是撞上了某些脏东西,导致阴气入体,气运受阻。若不及时处理,必然是大凶之兆,甚至还会有血光之灾啊。”

    话音很是清晰,说得极为笃然,中年人跟在上官怜涵身后一通瞎说,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不但没有人鄙夷他,反而一脸赞同的议论道:“这位姑娘也是性子太倔了,人家江枫大师难得为她开一次金口,主动为她延续大富大贵的运势,她竟然丝毫不领情,还好话都没有一句,简直是太没有礼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