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7章 :知道错了么?
    鬼影面容狰狞的鬼影停在原地,被镇鬼符压住,此刻它的容貌已然变得呆滞一片。而见到这东西,李志黑瞳中一丝阴沉瞬间便泛了起来。

    这虚幻的影子,是一只厉鬼,还是一只停留在凡间远远超过七天最后期限的鬼魂。

    有人控制住了它,瞒过了地府的探查,还时不时将它召出来搞事儿。

    这已经是违背天条,丧失人伦的大事儿了。

    毕竟,天道之下,每个死去的灵魂,都应该被安息,jin ru地府准备下一次轮回。为了自己的私心,把鬼魂留在凡间搞事情,简直就是人神鬼三方共愤的可耻行径

    本以为这相术算命的江枫,只是骗骗人,当当小神棍罢了,哪知道这厮竟然还隐藏着此等手段。

    还好今天坐在车上的是小爷,要是一般的普通人,被厉鬼强行附身争夺身体控制权一搅合,就算再厉害的赛车手都得出车祸。

    “媳妇儿,你乖乖在车上等小爷一下,我忽然想起来,作为一名优秀青年,让那个神棍骗子到处骗人,是可耻的行径,老公去劝他改改行别干这缺德事儿了。”

    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上,已然系好安全带等着自己开车的上官怜涵,李志神色淡然温情,小声解释了一句,随手打开车门,直接走了下来。

    人来人往的大街上,无数双围观群众的眼睛,正死死的盯着这辆蓝色布加迪威龙,眼中充满着对于之前老陈,关于二十步之内出车祸断定的期待。

    只不过出乎所有人预料的是,原本已经发动起来的豪车,并没有离开,反而是那个普普通通的清瘦青年,打开车门直接下来了。“放心吧,只要这小子一开车,必然出车祸!就算是不开车,也肯定会撞上一些平地摔跟头之类的倒霉事儿!”见到李志的反常举动,人群中,魁梧胖子老陈笃然冷笑了一声,语气中充满着对江枫大师的自

    信。

    对于可能发生的事儿,这胖子是很清楚的,只要自己的师父用出了那一招,就绝对不会出现岔子。

    是的,魁梧胖子也是江枫的弟子,只不过这是一群很聪明的骗子罢了。胖子装成无辜路人,配合一下江枫展示神技,这小套路他们早已经驾熟就轻,并且行之有效。

    之前在火车车厢内,正是胖子老陈,表演了一次摔倒和被行李砸得满头包,才让整个车厢的人相信,江枫就是真大师。

    胖子老陈很是得意,江枫身后的两名年青人弟子,也很自信。只有作为大师的江枫本人,在看到李志下车之际,愣了愣。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家族几代传承的小鬼王,会脱离了掌控?

    莫非是小鬼王这些年来吸收的怨念过多,晋级了不成?

    不对啊,我江枫一直很小心,不让它害死人的,此刻它吸收的怨念距离鬼王级别,还差得老远呢。

    江枫因为自己的小鬼王不在掌控中而发愣,下了车,李志脸上挂在一丝迷人的笑意,也不罗嗦,直接便朝着这师徒三人走来。

    “莫非是这家伙怕了不成,想过来找大师寻求解决之道?”

    “不对呀,江枫大师可是说过,他这倒霉命格是一辈子注定无解的存在,乃是前十世积累的报应”

    瞅见李志走过来,一众期待的吃瓜群众吃了一惊,当即有人做出不成熟的猜测,却瞬间被同伴给推翻掉。

    啪

    就在众人陷入迷惑无法自拔的时候,李志的速度飞快,直接走到愣神的江枫面前,抬手便是一耳光。

    一个耳刮子,打得江枫七晕八素,原本还在猜测中的围观者们,更是一脸懵逼加十。

    形势变化来得太快了,谁也没有想到,那个笑得春风和煦的青年人,竟然是走过来揍人的,打的还是各种传说傍身的算命大师。

    “卧槽,这家伙不是说不和大师一般计较,要带媳妇回家吃饭么,怎么又下来打人了,出尔反尔,不讲道理,莫非这就有钱人的共性也存在于这小子身上?”

    “不对,江枫可是算命大师啊,难道他老人家就没有算到,今天自己会被打么?”

    有反应过来的群众,低声质疑,人群中,胖子老陈面色微微变了变。当即想开口,将十世恶人的身份给李志坐实,号召大家一起惩奸除恶,哪知道场上已然响起了一道不咸不淡的声音:

    “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么?”一耳光扇下,李志嘴角轻扬,在江枫还没来得及出离愤怒之前,一块黑漆漆的小令牌,已然抵到他鼻子上。

    天师令牌,这是世俗界捉鬼道士界,最大的一个身份。

    透过那夜和黑白无常的长谈,李志知道,凡人死后的灵魂,是最为虚幻的东西,如果不是有特殊手段,是根本留不住的。

    李志能留住丘小乙的鬼魂,是因为手上拿着仙界才有的宝贝魂木。整个凡间,魂木只此一根。

    除了仙家手段外,能拘住鬼魂的人,只能是得到地府授权的特殊人群,换而言之,只有与历代天师有关系传承的人,能捉鬼用鬼。

    也只有天师门的人,有能力在地府规则如铁,黑白无常鬼差的眼皮子底下,把捉住的鬼藏起来一两只。

    这算命相面的江枫,必然与天师门有关系,但却是这一脉当中,十足的丧心病狂之辈。竟然用小鬼来干这些见不得人的事儿,这已经不是没有职业道德了,简直就是道德沦丧心理扭曲,不服地府管教啊。

    “这,这个”

    猛然被人甩了一耳光,虽然不知道自己家历代相传的小鬼王出了什么事儿,但江枫愤怒是肯定的。

    不过在他愤怒还没有出离之前,忽然间瞅到李志递到他鼻子面前的令牌,一瞬间大惊失色,就连声音也在这一刻喏喏起来。

    啪又是一耳光甩出,江枫脸上出现两个鲜红的巴掌印,就连嘴角都有几分血水渗了出来。瞅见这一幕的吃瓜群众们心惊胆战,一瞬间皆是噤若寒蝉,连低声的议论都没有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