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48章 :劝诫不都是那些内容
    打得太特么果断了,就像老爹在教训儿子一般,大家伙儿根本就插不上话。

    “知道自己错了么?小爷不想问第三遍。”收起令牌,李志揉了揉手,问得风轻云淡。

    “这个,弟子,弟子知错了!!”

    片刻后,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一幕发生了,各种神迹傍身的大师江枫,竟然在被人扇了两个耳光之后,扑腾一声跪下了。

    还在人家这个刚刚被他诽谤的年青人面前,自称弟子,这是中了哪门子邪啊?

    特别是江枫脸上的神情,竟是比见了自家祖宗还要谦卑恭顺,甚至就连知错求饶的话,都如同死了爹娘一般,喏喏悲切道极点。

    人群当中,魁梧胖子老陈惊呆了,肥肉在这一刻**起来。

    而江枫身后,他那两名暴露在表面的弟子,更是双腿发软,隐约有随着江枫跪下的冲动。

    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师父,到底一瞬间吃错了什么药,居然向这名出尔反尔长相普通的青年跪下了,但此刻做主的人都这副模样,这三人还能说什么?

    丝毫不在意外人的目光,江枫跪在地上,求饶的神色清晰到极点。

    当见到李志手中天师令牌的时候,江枫便知道,出大事儿了。

    作为能捉鬼用鬼的天师门后人,江枫当然认识,李志手中那令牌代表着什么。

    一名还在世的天师,那可是能沟通阴阳,直接与地府鬼差对话的大能啊。只要人家愿意,分分钟便可以用一些神不知鬼不觉的手段清理门户,灭掉自己。

    若是他把这事儿给鬼差大人们一说,可能要不了今晚上,江枫就得站在阎王殿上受刑。

    毕竟,自己干的,可是违背地府条例的大事儿,现在看起来是瞒过了地府所有人,但只要有人一通气儿,让崔判官管管事儿,那就什么都瞒不住了。

    “给你一分钟交代原委,小爷很忙。”瞥了一眼跪在地上,还认祖宗的江枫,李志神色淡然,语气却是不容置疑到了极点。

    “弟子,弟子乃是八百年前江天师的后人,早在好几百年前便家道中落了”顶着满头冷汗,江枫开口说了一下自己的来历,瞥见眼前这青年,根本没有在意他来历的心思,连忙陈述主题道:

    “这东西,是六十年前,七星连珠之际,一名杀人盈野的江洋大盗死后所化,当时便达到了如今的实力。而捉鬼这样的事儿,是在地府体制之外的,特别是极阴之日,地府基本上都管不过来”

    “我爷爷那时候给一户地主家放牛,正巧碰上了它,顺手便捉住了。如果按照规矩,必须将它送走,但当时我们家穷怕了,我爷爷就”

    一五一十的叙述,比李志限定的时间多出整整一分钟,说完之后,江枫很是坚决的补充了一句:

    “弟子家门三代,都没有用它害过一个人,只是为了混口饭吃”

    “以后改行搬砖吧,吃饱饭的同时还能锻炼一下身体。若是再干此等坑蒙拐骗的事儿,恐怕不出半年,就会有黑白使者来审判你了。”

    听完这家伙的叙述,李志倒也没有清理门户的心思。毕竟黑白无常给他这个令牌,只是随便玩玩的,李志更不会吃饱了撑的,去帮地府办事儿。

    随**代了江枫一句,李志转身,在一众惊呆的围观者,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已然开着布加迪威龙,扬长而去

    “哎,那算命先生,不是说人家那青年兄弟,不出二十步就要出车祸么,现在人家影子都没有了,你还跪在那儿干什么?”

    “就是,被打得跪地求饶的世外高人,我牛大牛还是第一次见,这位胖子老陈兄弟,你莫不是被骗了吧?”

    直到李志离去后整整两分钟,处在斯巴达状态下的围观者们,这才反应过来,当即爆出阵阵嘘声与质疑。

    任凭四周众人对自己的讥讽与无情打击,江枫伸手扯了扯自己的八字胡,直接在冷汗淋漓中将这假胡须撕了下来,然后目光奕奕的看向人群中某一个,试探道:

    “牛大牛兄弟,你们搬砖的工地上还要人不,我们师徒四个打算改行了”

    “师徒四个?”这是牛大牛脑回路不够的疑问。

    “对,那胖子老陈,也是我江枫的弟子。”

    围观众人:“”

    火车站之前,江枫拆穿起自己的骗术来,丝毫没有留情。这家伙是被李志那句不出半年有黑白使者去找你,给吓得决心改行了,自然不会留下后路。

    违背地府规则干这事儿,要是鬼差不知道还好,要是真知道了,那绝对玩完。而李志,是当今凡间唯一一名在世天师,唯一一个能和鬼差说上话的凡人

    李志的轻描淡写交代,江枫不敢不遵从。

    一路带着上官怜涵,只在一个小时的时间内,二人便回到了问道山别墅区。

    今天让李志去接上官怜涵,萧云雪并没有去上班,而是留在家里,做好了午饭等二人。

    其实萧女神早就想,亲自会一会,上官怜涵这个甘做小老婆,对李志的态度坚决到极点的女人。

    与上官怜涵一路温情着回到别墅,忽然见到有三个美女已然等在门口了,李志吃了一惊。

    大大小小四个美人,四双眼睛对视着,家里面,忽然就没了李志什么事儿草草吃过早饭,知道这四个女人、肯定要找些伺候人的事儿给自己做了。聪明的李志也不给空气中泛着几分醋味儿的四个美女,发泄酸意的机会,直接抱着上官怜涵带来的一个木箱子,跑回了自己的房中

    。

    李志的理由很简单,爷爷些的一箱子家书还没看呢,要是不听老人的话,那可是大罪过。

    虽然在四个美人面前,李志的话说得言之凿凿,但其实打心眼里,他就没想好好研究这一箱子书信。自己的爷爷李云宵,是什么样的人,李志还不清楚么。这老头罗嗦大箱子的书信,必然是关于什么早日回家种田生娃啥的。劝诫,不都是这个内容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