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66章 :尼鲁大师
    这几对情侣,也和李志与姜小芳一样,站在人群最后,啥也看不到。

    不过人家的男朋友明显很有奉献精神,直接让自己的女朋友骑到了自己脖子上,用肩膀生生为女朋友找到了合适的观看场地

    隐约中,姜小芳还听到了,那几个骑在自己男人头上的女孩,满是惊讶开怀的呼声。

    李志这混蛋真敢想,我姜小芳宁愿不看,也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儿!

    “走啊,别愣着了”姜小芳这边,婴儿肥的小脸红扑扑的很诱人,李志却根本看都没看一眼,伸手拽着姜小芳的风衣,直直的便往着那几个骑大马的女孩处走去。

    这混蛋不会是要玩真的吧我姜小芳

    心如鹿撞,朝着那个方向前进,姜小芳银牙已经在微微咬紧了,她打定主意,不管李志怎么求她怎么蛊惑,都绝对不会坐上去。

    哪知道走到人群后面,李志随便伸手推攘了一下,直接就拨出了一条路来。

    “看吧,小爷就说,这边的观众很聪明。”一只手在前面开路,李志拉着姜小芳一路前进,转过头来解释一句,哪知道正瞥见这美女惊慌失色很是尴尬的神色,眼神中甚至还有一点埋怨自己。

    这是怎么了?李志一脸思密达,这地方的观众真的很聪明啊。

    他们虽然看起来很挤,但李志却用神识扫视后发现,这个位置的拥挤都是假象。这帮家伙其实只有外面三层稍微挤了一点,前面的人站位很机智,都是错开站的。

    错开站,就比密密麻麻的横着站,有了更多的小空隙。这些空隙站一个人远远不够,但把三四个空隙集中起来,就绰绰有余了。

    当然,因为人实在是太多了,想把这些空隙挤出来,并不容易,好在李志本身力气就很大。

    只用了一只手,随便把这些错着站的观众,给调整了一下位置,推推攘攘中,一条大道直接开辟了出来。顺着这条大道,二人直接挤到了人群最前面。

    身后传来悉悉率率的声音,李志余光瞥了一眼,只见刚刚被自己挤出来的空间,又被人错开填满了,不由得会心一笑。

    这是一群很有默契的观众,这么一来,大家都有了多余空间,可比其他地方那种挤得气都喘不过来的情况,要好太多了。

    站在李志旁边,姜小芳一脸尴尬,深吸了几口气,总算是把俏脸上的红色,给退了下去。

    误会大发了啊,这混蛋,本小姐还以为他要

    不过这家伙观察力真的是恐怖,他是怎么发现,这个角落的人群,站位和其它地方大不同的?

    要知道,就算是刚刚那几个在人群最后,骑着大马居高临下的女孩,都没有发现前面的人潮中,还有空子啊

    想到身后人群外围,那几个骑在男朋友脖子上的女孩,姜小芳脸上的红色,退下去后又浮上来几分。

    刚刚本小姐怎么会有那种想法?还好在被李志拉着走的时候,沉住了气,不然在外面指着那几对情侣拒绝,非得丢死人不可

    常规操作的挤位置,竟是让姜小芳这美女,产生了这么多想法,李志是完全不知道的。站在人群第一排的黄金观看区,表演场上的一切瞬间一览无余。

    场地正中,有一根好几米长真的只有自己小腿粗细的钢管,此刻钢管正稳稳的焊接在一个铁质架子上,距离地面大约七十厘米左右。

    水管下面的铁架子,每一根钢材都只有手指粗细,还没有遮挡,因此完全不存在作假之类的猜测。

    等会儿就有人,真的要钻进这水管里面去了,还是在三百六十度无死角的观众视野之下。

    表演者,应该是这群天竺人当中最痩的那个非人类吧

    目光在场上搜寻,此刻表演场上,来自天竺国的苦行僧并不只是一个,确切的说,他们是一个团体八个人。

    八人中,每一个皆是面黄肌瘦骨瘦如柴,有点被乌黑的脸上,额头正中,点着一枚红痣。

    破破烂烂的僧衣,脏得都发臭了,僧衣之下,那些裸露出来的皮肤,更是被污渍沉积得发亮。

    苦行僧,这是天竺国一种特有的文化。

    根据他们都相信的宗教故事里面,人生下来就是奔着死亡新世界去的说法,只有一生不断受苦受折磨,各种搞自己搞得体无完肤,死了才能去极乐世界永恒嗨皮

    所以天竺国民间,不要命折磨自己的苦行僧,不计其数。

    故事里面从来不吃饭,只靠吃泥土度日,最后胃癌去世的家伙,都是小儿科了。

    比如说李志就在这八个人里面找到一个,人家胸前明明插着一根黑漆漆的木棍子,破破烂烂的木棍透体而过,就连观看者都觉得、呼吸都在疼痛。

    但人家偏偏跟没事儿人一样,盘腿打坐,毫不在乎,b格十足

    这尼玛,是一群自虐的疯子啊

    心底微微感慨一句,表演场另外一边,一名天竺国打扮的中年人,已然嬉皮笑脸的从人群中挤了出来。“各位观众中午好,今天我们很荣幸的邀请来了,天竺就快得道飞升,前往极乐世界的尼鲁大师,为大家展示惊人的绝技。尼鲁大师可了不得,人家是湿婆教的执事之一,门人弟子过万,台上这八位大师,

    都是尼鲁大师的弟子”

    中年人一口无比纯正的华夏语,只是一开口,李志便知道,这家伙是故意这身打扮,搞出天竺风情氛围的。

    只不过,李志和周围密密麻麻的观众,在意的并不是中年人的身份,而是他口中介绍的话。

    感情表演的正主儿尼鲁大师,并不在场上候着啊,这八根葱都是尼鲁的弟子,拉来撑台面的。

    “介绍上也没说啊,害得我们在这八人当中找了好一会儿,猜测谁才是表演者呢”“就是,因为这件事,我王大锤还跟旁边这兄弟,赌了一顿饭呢,现在我们都猜错了,饭钱谁出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