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73章 :莫非真的没高人?
    被人跑到自己家门口来指着鼻子侮辱,这口气根本不能忍。

    “章宁兄弟,老铁们支持你,怼死这玩意儿”

    “不就是一只耳朵么,今天之后,你丫的就是英雄,会永远活在咱们心目中!”

    “对,我老孔认识一名贼厉害的外科医师,他也在看直播呢。他保证,就算耳朵落了,经他的手,十二小时内也能接上!手术费营养费咱们凑了!”

    “咱们的尊严,绝对不能让这邋遢野人给踩了。”

    群情激奋的呼喊声中,还有一些劈哩啪啦咣当之类的响声出现,就如同有人往舞台上丢鲜花一般,场地上很快便出现了很多刀具。

    大刀小刀,水果刀牛角刀,甚至还有一些小指甲刀。当李志在人群中看见,有一个妹子掏出了自己的修眉刀,也跃跃欲试想要丢上去的时候,他惊呆了

    就算是要人家无常豹子章宁,把耳朵弄下来给这几个天竺智障一个教训,也不能这么玩儿啊,修眉刀啊妹子,那得割到什么时候

    大家伙儿的热情,章宁自然是感觉到了,此刻这些如同鼓励一般丢上来的割肉道具,更是让章宁浑身发涑。

    老实说,他可真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吶,这个天竺苦行僧尼鲁,太尼玛狠了。我章宁只是一个长着长舌头靠小技能吃饭的杂耍演员,你丫的用得着如此丧心病狂吗?

    这群疯子,简直就不是人啊,把耳朵扯下来舔,你们不知道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么膝盖妥妥的发抖间,章宁这时候已然进退维谷,骑虎难下了。要是真把耳朵搞下来,像那名一只耳苦行僧一般的表演,那不用说。掌声和荣耀,还有人生巅峰以这时候的热度来说,距离自己百分之百只有

    一步之遥

    但这一步,太难跨出去了。耳朵这样的东西,神经如此密集,平日里咱们就是磕着碰着一下,都会疼得龇牙咧嘴满头大汗的,要真是把他搞下来,天知道会痛成啥13样儿。

    不知道那一只耳苦行僧,到底是怎么想的,是怎么熬住的。要是给我章宁割了耳朵,那我还表演个锤子,直接得重度昏迷不可。

    关键是,我章宁有时候会晕血啊,特别是观众多的时候

    “教训他,让这个天竺自虐狂知道,咱们不是好欺负的”

    “加油章宁,你只需要闭上眼睛捡起刀子,啥事儿也没有了,以后咱们就对你路转粉了”

    耳旁,四周数以万计的观众老爷们,还在各种豪言壮语的帮助章宁打气,章宁犹豫不决满头大汗,最终还是只捡起了一把水果刀,迟疑了起来。

    场地边缘,瞥见章宁捡水果刀的动作,东方晗烟摇了摇头,瞬间便确定了,章宁并不是段家特地找来带节奏的人。

    或者说,章宁这家伙,可能对自己已经入套了,完全不知情。

    而章宁对面,四仰八叉如同皇帝一般很狂妄站着的尼鲁,厚厚的污垢下,脸上的得意与不屑,便明显得多了。

    他要的其实就是这个效果。

    今儿个事情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不管是章宁对自己下不下得去手,割掉那只耳朵,其实尼鲁都不亏。

    章宁要是不敢动手割耳朵,那一切都好说。

    要是他真狠下心来割掉了耳朵,那也无所谓,他逼迫那名一只耳只认极乐世界不认人的弟子,道歉离开就是。还剩下包括自己在内的整整七人呢,这场挑衅依旧在继续。

    而那些华夏的民间奇人,尼鲁可不相信,在见识了章宁的惨状之后,他们还有胆量上来找事儿。

    毕竟在全世界一贯的刻板印象中,天竺国民间的苦行僧,都是一群自虐狂人,神经病疯子。没有哪个精神正常的高手,会主动跑过来,和这样的一群人胡搅蛮缠,比谁对自己下手更狠

    可敬啊,我尼鲁这八个弟子,特别是刚刚连命都丢掉那木棍哥,都是真正的一心向往极乐世界的修心者啊。如果没有他们的拼命和疯狂,把自己身体当成躯壳使劲糟蹋,安能有我尼鲁如此风光?

    一只耳和木棍哥,你们就放心吧,为师会照顾好你们的妻子的

    看起来虔诚到极点的尼鲁大师,心里面竟然有着这么复杂的想法,没有任何一个人知道,反正尼鲁是明白的,自己根本就不向往极乐世界。

    都身为湿婆教执事了,天竺国无数苦行僧的头头了,在这个充满罪孽的世界,就可以过得很好很快乐很嗨皮了,还去极乐世界干什么

    自己这次的任务,是在异国风情园,挑事三天以上,直到那个段家的牛人过来,让一众苦行僧心服口服,下跪道歉。

    而有了刚刚那个木棍哥苦行僧,和这位一只耳苦行僧的疯狂在前,三四天的造势轻而易举。

    异国风情园,你真以为你们给的那一百万邀请费很多啊,人家段家大爷,可是私心通过我师父,送过我尼鲁一千万的,还特么是美金

    章宁握着刀的手,还在犹豫中,这魁梧的虬肉汉子,浑身都被冷汗湿透了。四周观众的加油打气,渐渐的淡了下来,这个时候,就算是傻子也看出来,章宁是下不去手了。

    “唉,无常豹子章宁,看起来真的是怂了,难道真的只能让那个老野人,在那儿嚣张么?”

    “莫非我们民间,真的没有高人,不能教这个可恶的邋遢家伙做人?”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东方晗烟在内,都处在一筹莫展的状态。事情都到了这一步,要是不能压制住尼鲁,就这么让他走了,没有任何一个人会同意。

    “嘿嘿,就静静的等着事情发酵吧,尼鲁这家伙熬得越久,让这些贱民们越是不爽聚集却毫无办法,我段家的奇人挑战园能够汇聚的人气便是越足。”人群当中,伴随着一种压抑紧张不断集聚、越来越诡异的气氛,牛仔服潮流青年段和江悄悄笑了笑,旋即转身直接往外面跑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