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6章:礼数周到的撵人
    ,!

    绕山绕水的一番话,听得李志一头黑线,感情小爷在这儿逗留一下,还伤害到你们的尊严了不是,艺术家的尊严有这么脆弱么?

    什么叫无关人员,没有小爷给你们解决这病毒问题,你们还不得干坐着,弄不好鸟淡的盛事散场了都有可能。

    而且要不是为了小爷的杨岚老师,你丫的以为我愿意留下来阿~~

    “木白教授,李教授刚刚才帮我们这次大会解决了一个大问题,他也可以算成是这次交流活动的工作人员之一嘛。现在事情解决了就撵着李教授离开,这在道义上会不会有点说不过去。”

    莫名其妙的有人跳出来,以一种让人啼笑皆非的理由针对李志,饶是胡良才身为校长,涵养不错,心里面也爆了无数个mmp出来。

    这草淡的秦木白真尼玛会挑事,不就是留个人下来么,鸡毛蒜皮多大点事儿,竟然说得这么正经,三十来岁的人了,也不嫌丢人。

    你丫的以为本校长请李志来这么容易阿,真以为凭借区区一个江南大学客座教授的头衔,就能把人家招之即来挥之即去吶~~

    要是真按你说的,过河拆桥,让杨岚和李志不爽了,下次学校再出现网络病毒啥的,我特么的找谁去?

    李志必须得交好,这是江南大学维持计算机方面牛掰的杀手锏,因此胡良才毫不犹豫的表态道:

    “木白教授你再看看我胡良才,不也只是懂得一点点艺术方面的皮毛么,还有我们这么多的维持大会运转工作人员,大家都不是吃艺术这碗饭的!”“那不一样,我们艺术交流大会是非常严谨的。胡校长,你们虽然并不算正规的参会人员,但艺术协会可是有特殊的邀请函,发到你们每一个工作人员手上的。就连门口站岗那两名保安兄弟,都一定收到了

    工作人员才有的特殊请柬。”

    “艺术本就是一件高尚严谨的事,作为这方面权威的华夏艺术协会也是如此,韩渐离师叔,你觉得我说得对么?”

    当一个人铁了心要搞事的时候,纵然只是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也能被抓住玩出花儿来。秦木白此刻正是这样的状态,特别是反驳胡良才打圆场的话到了最后,他还对着前方问了一句。

    明辨对错的疑问发出,所有人皆是将目光汇聚到了会场第一排正中,那名留着山羊胡须、身旁放着一把丝绸包裹古琴的老者身上。

    “韩渐离,华夏民间艺术古音律大家,极具权威的艺术协会副会长之一,也是本次艺术交流会评审团团长,他是最有资格发表意见的前辈高人。”

    “据说韩渐离前辈为人中直,做事儿向来都是一丝不苟,常年浸润古音律之中,更是对方圆规矩重视到了极点。秦木白将皮球踢给他,智商实在是高哇!”

    “是了,秦木白这厮找的麻烦虽然不痛不痒,但偏偏还尼玛有一点规矩可寻,看了李志是真的留不下来喽……”

    皮球踹出,带动四周吵嚷的喧哗与议论之音,安坐在会场第一排正中的韩渐离老眼微眯,眼底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满闪过。

    秦木白这家伙什么意思,身为主事人的韩渐离当然明白。本来刚刚杨岚拉着李志去位置上的一幕,韩渐离是看见了的,只不过他选择视而不见。

    好歹人家李志这个年青人,也帮过艺术交流会忙不是,要真的按照规矩来,办完事就撵人,正应了胡良才那句:道义上过不去。

    但现在自己视而不见的违反规矩的小事,竟然被人煞有介事的摆出来了,还将决定权交到了自己手上,韩渐离恨不得现在就抄起身边的古琴,照着秦木白头上狠狠的砸两下。

    这等比鹅毛还轻的破事儿,还逼着老夫做一次恶人,黄云那老家伙收的徒弟,脑子简直被驴给踢了阿。

    当然不满归不满,事情都已经摆在自己面前了,现在会场上下这么多人盯着自己,韩渐离知道揍人是不可能的。

    “呵呵,木白说得在理,艺术交流会是一件无比严谨的事,我辈从业者。若是没有吹毛求疵的较真劲儿,也很难干出一番耀眼的成绩来不是?”

    缓缓的伸手抚了抚自己的山羊胡须,韩渐离咬着牙赞同了一下秦木白的意见,维持自己一贯以来讲规矩、中直的形象,同时也是为了维持华夏艺术协会的权威性。

    正如秦木白所说,艺术协会这个组织、能在华夏民间艺术界拥有这么高的地位,其本身是相当严谨的。

    就连为会场提供服务的工作人员,都会提前报备,由艺术协会发放特殊的邀请函。这些规矩看起来死板到了极点,但正是这些点点滴滴的严肃,塑造了艺术协会的权威。

    撵李志走的事儿,没有人提出韩渐离可以装不知道,但有人较真,韩渐离知道自己必须去干。

    不过好歹人家李志刚刚也帮了一个大忙,怎么撵人走是一个技术活儿。

    “艺术交流大会不是儿戏,这点是肯定的。大会工作人员,在这一届交流会筹办之初,胡良才校长你们便报备过的。”

    “为了避免有人拿着艺术大会的邀请函、招摇撞骗影响大会形象,这类工作人员才有的特殊邀请函,都是由艺术协会总部亲自发的并且有防伪技术,老夫也不能做主。”慢条斯理,就如同唱一首古老的歌谣一般,韩渐离抚着山羊胡须悠悠道:“不过李小教授刚刚确实帮了我们忙,老夫权限范围之内,还可以临时发另外一种邀请函。正是对于有资格参会的艺术界人士,邀请

    参会的正式邀请书。”

    “要是小李教授在艺术方面拥有过人之处,老夫当众再发一道临时邀请函便是,这是老夫能做到的唯一一件事了。”

    “胡校长,小李教授,老夫代表的是华夏艺术协会,是这次交流会的负责人,有些事儿也是没办法的,还望你们见谅则个。”

    最后一句道歉的话很是真诚,甚至老头已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后方的李志鞠了一躬。这种礼数周到的撵人,简直就是无懈可击,座位上秦木白嘴角,瞬间勾起了一个得意的幅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