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画幅展开
    ,!

    我秦木白乃是国画界大流派‘武进画派’年轻一辈抗鼎之人,真真正正的国画界天才。

    我师父是华夏民间存世的国画界第一人,声名显赫的艺术协会第一副会长黄云大师!但凡国画界有点名气的人,我都认识,其中没有哪一个和李志有关系!

    特别是这家伙模样不过二十岁上下,还花时间去研究了计算机技术、古音律等知识,就算不吃不喝不睡,时间都不可能有太多充裕的。

    我要是不接受挑战,被他这么一说便认怂了,那以后还尼玛怎么在艺术界国画圈混?

    更何况综合上述这么多情况来推算,我输掉的概率基本为零。

    “一言为定,难得李教授有此等雅兴,那咱们就比一比吧。国画‘草木虫鱼’,三十分钟停笔,最后交给大家评审,谁输谁走人!”

    只是迟疑的一分钟,秦木白便很干脆利落的答应下了这次比试,甚至还定下了比赛规则。

    不过规则一甩出,会场内所有人包括第一排正中、德高望重的艺术家前辈韩渐离在内,都不由得在心底骂了一句无耻。

    谁都知道‘武进画派’向来都是以最擅长画‘草木虫鱼’为优,秦木白是‘武进画派’的人,这方面自然很厉害。

    你丫的答应比试,转头就抛出这个规则,简直就是拿自己最大的长处出来炫耀阿!

    作为一名艺术界人生,能无耻到这个份儿上,也算是小人中的极品了。

    “黄云那老东西收的是个什么徒弟阿,心性问题太大了,弄不好日后会培养出一名艺术界的败类出来~”

    心头忿忿不平,对秦木白的不满又上升了一个层次,韩渐离甚至有点想直接将秦木白赶出去,亲自结束这出可耻闹剧。

    只不过这老头还没付诸行动,会场上轻描淡写温和有礼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可以,胡校长,麻烦你们去搞点笔墨纸砚来。”

    “真的要比?”

    交代的话极有礼貌,听得胡良才眼皮狂跳,嘴边不受控制的便蹦出这么一句疑问。

    对于李志的情况,胡良才虽然了解不多,但也是知道一二的。本来刚刚李志还会抚琴,就已经极为震撼胡良才的心灵了,现在丫的还要跟国画高手比作画。

    你丫的只是一个管理系的学渣阿,自己的专业都学得一塌糊涂,哪儿搞的这一堆乱七八糟的业余玩意儿。

    我们江南大学这一次,到底是收了一个什么样的奇葩学生!

    “当然要比阿,不把秦兄弟赶出去,小爷在这会场内呆得不舒坦。更何况小爷也想知道,自己在画画方面到底行不行~~”

    不痛不痒回答了胡良才的疑问,继续比试打赌的态度很明确,回答的内容却是直接将众人雷了个外焦里嫩。

    什么叫做你也想知道自己到底行不行?

    感情这是临时抱佛脚,随便试试啊!

    就这种心态还敢与国画界高手切磋,这人脑袋里面装的都是什么吶。

    “有劳胡校长准备了,我秦某人在这里感激不尽。老实说咱们大家这次都是奔着艺术交流大会来的,为了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儿把时间耽搁久了,正常的交流会进度受影响也不好是不?”

    会场一片斯巴达的神色中,秦木白脸上的笑容简直比死了亲爹还好看,听见李志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厉害’,秦木白瞬间就放心了。

    想来这家伙平日里也只是在暗中练练画画什么的,连系统的知识都没有学习过,就算真的很有天赋,搞出来的作品也不可能闪光到哪儿去。

    国画,可不是三岁孝子的涂鸦,这玩意儿高深着呢~

    既然李志这智障神经有问题,要凑上来让我秦某人打脸,那就没办法了。被秦木白这家伙二度催促,会场内众人虽然心底有揍人的冲动,但终究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讲真,大家真的是已经开始习惯这家伙的嘴脸了,当一个人在别人的印象中形成刻板的时候,所产生的影响力

    自然小了无数倍。

    作为堂堂一个名牌大学,还是在艺术系的大礼堂,江南大学这边要搞点笔墨纸砚之类的东西,还是很迅速的。

    三下五除二,简单国画所需要的东西便已经送达,秦木白也仰着头从自己的座位上走了出来,和李志一道站在了大礼堂台前。

    台前有两张临时搬过来的桌子,桌上铺着羊毛毡,毛毡之上由两块压纸石撑开的画面中,是一张质量很好的空白宣纸。

    墨汁已经备好,笔架上各种型号的毛笔低垂着,李志伸手拿住其中一只外观看起来不错的毛笔,脑中一股玄之又玄的感觉再次涌了起来。

    ‘在仙界,你要是不能笔走龙蛇,品茶论道,抚琴知音,落子谈棋,你丫的都没有脸说自己是有品位的仙人……’

    今日凌晨时分,离开家上课之前,紫问仙人一本正经的话在脑中浮现,李志无语的笑了笑,跟着脑中的感觉,直接就把手中沾满墨汁的笔尖落到了纸上。

    毛笔与宣纸摩擦,蹭出带着几分文艺气息的‘沙沙’声,伴随着秒针跳动时间流逝的响动,十分钟之后,李志停下了笔。

    噗……

    按照脑中的本能,李志小酌一口清水,以嘴为喷雾器,水雾瞬间喷薄到宣纸之上。伴随着着潮湿的水雾,纸上余墨瞬间更深的渗入宣纸中,与纸张融为一体,国画的朦胧与水墨元素登时跃然纸上。

    喷水的声音,惊醒了一旁正在专心作画的秦木白。

    这尼玛就画完了?

    带着几分惊讶,秦木白猛然转过头来,余光往着李志身前的宣纸上一扫,原本志得意满的神色,登时变为一种骇然。

    骇然惊慌,恍若见了鬼一般的脸色苍白,秦木白拿在手中的笔猛然颤抖,甩下好几滴墨汁污染到自己未完成的作品之上。

    片刻后,李志随手一拎,两手打开,已然将自己身前的宣纸拿了起来,打开展示在众人面前。

    哗啦……画幅展开,大礼堂内只剩下一片桌椅板凳倒地的声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