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3章:老眼凝滞了
    ,精彩小说免费!

    丢人现眼,这简直就是祖宗级别的丢人现眼啊。

    古千柔这姐夫,实在是太low了吧,回收塑料瓶装酒参赛这样的丢底事儿也能干出来?

    枉我龙明涛还将这小子视为竞争对手,现在看起来,这样的对手直接是在侮辱本公子啊。

    心中原本因为古千柔导致的、对李志浓浓的恨意,在这一瞬间烟消云散,龙明涛费了吃奶的劲儿才压住狂笑的身体机能,努力装作很是正经的开口道:

    “有道是大隐隐于市,高人行事向来都是难以揣测的,仅仅凭借一个包装瓶子便否定这位选手的作品,各位是不是太着急了一点。”

    “更何况,就算是勾兑酒,只要是蕴含匠心的作品,那也是有可能取得好成绩的。毕竟大部分勾兑酒与咱们酿造出来的酒,主要成分都是酒精不是?”

    “更何况,大家难道没有觉得,这种利用二次回收塑料瓶的行为,是一种对人类极为负责的倡议么?现在资源环境这么稀缺,塑料循环利用正体现了环保嘛。”因为处在选手第一排非常给力的位置,龙明涛本身就是舞台中心边缘的‘主角’。此刻更是有很多记者媒体,将焦距对准此处,根本不用刻意呼吼或者哪麦克风过来发表高见,只是略微一打岔,这帅气公子哥

    的声音便传遍了四方。

    不长不短的三句话,乃是场上极为难得的为‘恶人’正名的理智肺腑之言,虽然众人都不买这番话的账,但龙明涛说得却是无比认真。

    这种认真不是装出来的,而是龙明涛此刻真真正正的打算。一来嘛,古千柔与这朱大常,关系似乎有点不一般,本公子此刻力挺烂在茅厕里的朱大常,可以挣得一点千柔大姐大的好感吶~~

    至于二来嘛……

    没有反差就彰显不出差距,没有不同的声音、人们通常性解决问题的方法只会是单纯的随大流。

    现在朱大常‘姐夫’的垃圾酒都端上来了,要是不然评委们尝一下,再让这些人以世界上最严肃的态度、最恶劣的语言辱骂他一回,怎么对得起今天这么大的排场。

    而且尝过这等劣质酒之后,评委们若是再尝到本公子亲手酿造的巅峰之作,不感动得稀里哗啦都不好意思称自己为‘品酒大师’……

    “虚伪,姐夫你说本会长有这样的追求者,会不会显得很掉价儿?”出乎龙明涛的意料,他这多管齐下很是正经的为李志辩护,竟然被后排的古千柔一眼看穿了本质。

    语调困惑不解,还带着几分弱弱的试探意味,大姐大对李志小声的疑问了一句,得到的只是李志很平淡的回答:

    “心眼儿长在别人身上,你还能管追求你的是人是鬼啊,只要自己不掉价不就行了么?”

    龙明涛的虚伪与自作聪明,并不能影响自己在‘姐夫’心目中的形象,得到这个答案,古千柔登时也放心了。

    不过大姐大是安心了,万众瞩目聚焦的半岛正中心,冯琼康老脸变了变,悄然瞥了一眼坐在第一排的龙明涛,瞬间在心中衍生了几丝不满。

    这龙明涛也是参赛者之一阿,还是这次美酒争霸赛夺冠的热门人选,就这么没长脑筋嫌事儿小么?

    讲真,如果没有龙明涛这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冒天下之大不韪要替朱大常说话,冯琼康为了尽快平息事端让比赛继续下去,肯定会直接将这破塑料瓶子给宣布出局,用最少的时间避免失态扩大化的。

    但现在,既然有人、还是选手席第一排的人,有了不同的意见,那不管怎么着当着这么多观众还有媒体,都得做做样子了。

    是的,不管怎样在冯琼康看来,朱大常连同他的‘美酒’,都是出局定了的。

    只是时间的早晚,与选择何等方式让这家伙出局罢了,只不过这么一来,初选赛的评委必须得被当众拿下几个,以平息事端了。

    “呵呵,龙公子说得在理,也许问题并不是出在我们美酒争霸赛初选赛的评委这方,而是朱大常选手兑酒的技术太过于高超呢?”

    硬着头皮腆着脸配合龙明涛补充一句,冯琼康老脸挤出一丝很是僵硬的笑意,沉声道:

    “各位观众、各位选手,是真是假,是朱大常选手的问题还是我们初选赛评委的问题,我等略微一品便知道,总决赛的评委们,老夫敢以茅台山集团的名誉和自己的身家性命担保,是不会出现问题的。”

    “甚至于老夫本人和身旁这达拉迪大师,对调制酒也颇有研究,一般而言劣等酒的配方,只要经过我等的舌头,便能数出个七七八八。”

    “要是事实证明,大家所言非虚,我们美酒争霸赛主办方,定当彻查这件事,对涉事儿的评委与选手,当场追究最为严肃的责任。”

    “请大家放心,公道自在人心,我们绝不会姑息任何一个妄图作弊者!”

    场面话说得极为漂亮,冯琼康声音冷冽,其实在心底早已经为朱大常这胆大包天的假酒商人判了死刑。

    不只是朱大常本人,甚至包括其所在初选赛区的那些个评委,都必须得多拉几个出来,特别是敢给朱大常高分的那些人,一个都跑不了非得为这次事件背锅!

    心底泛起一丝杀伐果断的意味,冯琼康也不罗嗦,直接从评委席边缘拿出钥匙,将工作人员端着的玻璃匣子粗暴打开。

    心头已经百分之百的确定这就是兑制劣等酒,因此操作起来老头没有丝毫的操作性可言,莽撞的拧开瓶盖,随意找过几个杯子来,粗鲁无比的便把瓶中的液体倒了出来。

    甚至只是倒几杯酒的过程,还被冯琼康给弄洒了一地,搞得淡淡的酒味儿渐渐弥漫。

    这次朱大常的黑心酒事件,马上就要见真章了,场内场外,不管是选手还是观众,都不由得瞪大了眼珠子。

    湖心半岛中心,冯琼康大大咧咧,将酒杯满不在乎的分几个出去,然后随几人一道,一脸嫌弃的将嘴放到杯边。杯中液体入口,冯琼康老眼瞬间凝滞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