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9章:性命还掌握在人家手里
    ,精彩小说免费!

    古昊乾夫妇的下落!

    听到弗拉基米这几乎是哭着吼出来的话,李志原本已经再度用灵气勾画出来的第二道镇尸符猛然消散,大姐大古千柔更是身体猛然一个颤抖,将目光定格在了升腾火焰中的弗拉基米身上。

    “我老爸老妈的下落?他们没有死?”

    这一次,古千柔的声音中带上一种伤感至极的颤抖,就如同黑暗中的人猛然间瞅到了一丝曙光一般,嘴唇哆嗦着问出这句话,美目中如同水滴一般的泪珠儿瞬间滚落了出来,弄花了‘丑丑’的妆容。

    惊喜,害怕,恐惧,难以置信……

    此时此刻古千柔的心情复杂到了极点,她期望弗拉基米说的是真的,又害怕这家伙只是信口胡诌,更担心在心中已经死亡了十来年的双亲、忽然复活只是自己昙花一现的美梦~~

    “对,他们没有死,只要不杀我,我什么事都告诉你们!”

    点火的非主流叛逆少女,声音中的复杂味道很是清晰的被弗拉基米捕捉到,而且他还听到了这少女口中的‘老爸老妈’,当即长出一口气。

    抛出古昊乾夫妇这个黑暗教会的秘密,其实弗拉基米也只是在死亡的压力之下,抱着死马当作活马医的想法大胆一试罢了。

    这两个华夏人,找自己是为了报仇的。

    弗拉基米很清楚,就算自己在西方活动的时候,也没有碰巧伤到过任何一个东方人,唯一可能与华夏人结下死仇的,只有十年前那次黑暗教会与华夏军方的暗中碰撞。

    那次碰撞,弗拉基米是亲历者,参与者,也是碰撞之后黑暗教会浮在明面上、处理后续事端责任人之一,华夏这边只要达到一定层次的人,是肯定能追查到自己头上的。

    甚至于,他们也只能查到黑暗教会放出来,处理后事的几个成员身上。

    现在自己一入华夏,便被人以报仇的名义快搞死了。而且对方还有着如此恐怖的手段,弗拉基米马上便想到了当年与黑暗教会交锋的华夏军刀组,也联想到了最后力压黑暗教会的守护者……

    报仇者很有可能是十年前大战埋下的隐患,想要活命,自然得对症下药。

    一开始其实弗拉基米是不知道李志二人,究竟是为哪个十年前、殒命在黑暗教会手上的军刀组成员复仇的,只不过听这二人说什么‘岳父岳母’之类的,他猜测应该是一对情侣。

    偏偏,自己知道黑暗教会这边,大战之后,正好从战场上带回来一对夫妇。

    “姐夫~~”

    第二次从弗拉基米口中,确认了情况,古千柔内心慌乱到了极点,连忙转过头,对着李志悲切的喊了一声。

    这种哀伤至极,方寸全无,恍若可怜的小女孩一般的呼喊,李志还是第一次从大姐大嘴中听见,心底也不由得为之微微触动。

    没想到报仇雪恨的事儿当中,还有这么一个转机出现!

    “给你一分钟时间,说清楚事情始末。”脚步移动,和古千柔并肩站立,李志声音轻描淡写却是带着不容置疑,凌然道:

    “如果答案让小爷满意而且还是真实的,我可以考虑一下你的要求!”

    这时候古千柔已经方寸大乱,但李志却是很冷静,也不忙着却熄灭熊熊烈火,只是运转体内灵力隔空取物,直接将弗拉基米从火中抽了出来,捏在手中。

    脖子被人捏住,传来阵阵恐怖的力量,弗拉基米灵魂这一瞬间,竟是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

    当然,吸血鬼是不知疼痛的,就算是李志捏碎他的脖子,也不会让这家伙感到痛苦。此刻真正让弗拉基米灵魂颤栗的,是眼前这个清瘦普通的东方青年,从骨子里面散发出来的那种震慑灵魂的气势。

    这种灵魂上的压迫,让弗拉基米整个灵魂都冒起浓浓的寒意,刺入魂魄的冰凌,甚至还让他感觉到了痛苦。“只要你们不杀我,答应放我离开,我什么事都可以告诉你们~”灵魂颤栗痛楚,也正是这种痛苦,让弗拉基米的意识清醒到了极点,因此他咬牙硬扛住这种强悍气机的压迫,声音微微发悚却坚定无比的一

    字一顿道:

    “这次我和古拉加斯来华夏,是黑暗教皇大人,派我们前来试探东方虚实来的。”“我们知道你们东方有守护者,也知道除了守护者和段家那老人之外,没有谁能够解决、两名达到吸血鬼子爵级别可以飞上天空的高手。更是通过多年前的交手碰撞,可以推测出你们的守护者应该是十年左

    右更迭一次。”

    “恰巧,现在距离上一次我们全力出手,正好十年过去。段家那老人,对于任何事一向都是袖手旁观置身事外的,所以我和古拉加斯会遇到的威胁,只有守护者。”

    越说越是顺畅,接连几个华夏民间的底牌甩了出来,弗拉基米忽然感觉,自己灵魂深处的寒意已经没有那么明显了,整个鬼也恢复了几分底气。继续沉声威胁道:

    “上一次和我们交手的守护者不是你,你应该是新一届的守护者吧!”

    “实话告诉你,我们黑暗教会,现在已经有了三名伯爵级别的长老,不久的将来教皇大人的计划成功,还会有两名侯爵级别的大能现世!”

    “届时不管是苟延残喘的光明教会,还是你这个华夏守护者,都得死~~”

    追溯黑暗教会的牛掰之处,弗拉基米的态度越发强硬,邪魅帅气的脸上竟是浮现了叽哨的冷笑,不过李志并不在意他口中这些牛掰的情况。

    “兄弟,你没发现自己跑题了么?”捏住弗拉基米的手微微用力,李志神识猛然涌动,直直的便对着这忽如其来膨胀的家伙镇压过去。一句提醒的疑问,弗拉基米那种来自灵魂深处的寒意与痛苦,陡然间提升了十倍不止,还处在莫名膨胀状态下的弗拉基米灵魂一颤,这才意识到不管黑暗教会将会怎么牛鼻,自己现在的性命,可还掌握在人家手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