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大轮船竟然翻了
    ,精彩小说免费!

    要是对待一般商界大家族,自己的儿子看上了哪个女孩,携恩索报要求联姻,那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在以前的马元江眼底,就算是木家也不例外。所以他睁只眼闭只眼,纵容了这件事。

    但木家的这位闺女了不起啊,人家是李志大神的女人。

    其实在大约半年前的东北,李志与马正奇因为木潇潇起冲突之后,马家暗中保护马正奇的高手马元书出事,身为家主的马元江便有了不好的预感。

    后来短短的时间之内,滨海有千年人参灵药拍卖的消息传出,马家商业方面的负责人马正哲前往滨海之后,他们才知道抢走马家‘未婚妻’的是何方神圣。

    当时因为木潇潇的事儿,导致马家在购买人参的时候,凭空比姜家与沙家贵了一倍以上。听到马正哲回家族来汇报的时候,马元江当时就想把马正奇这个渣男兼纨绔子弟家法处置的。不过那时候,李志和段家结下了死仇,深知段家强势的马家上下、最终还是一致通过了不搞马正奇。毕竟在段家第一隐世世家、金丹境段星云等压力之下,与段家的仇人李志有一点过节,反倒是一件好事

    ~

    只是马元江没有想到,事情的变化会来得这么疯狂与剧烈。

    短短几个月时间之内,曾经可以一家抗鼎三家的第一西南段家灰飞烟灭了,隐世世家超然于世的地位也化为泡影了。

    千百年来一直自诩比世俗界高一头的隐世世家,也需要看世俗界某个人的眼色,战战兢兢的去遵守那些之前他们不屑一顾的律法了~

    世俗界实力的洗牌来得太过于迅猛,迅猛到马家在这种适应‘新身份’的浪潮中,已然有了一点迷失自我。

    甚至于当初在东北这地界儿,一直等着人来交好的马家,已经开始试着去和与李志有点关系的同地域栾、木两个商业家族交好了。

    这也正是木云洪会信誓旦旦的说,马家对他们的态度相当好,必然是还认可婚事,会帮他们解救栾亮的原因所在。

    本来在接到木云洪电话,得知栾亮被‘魔教’绑架的时候,马元江便知道李志肯定会出手的,这才锦上添花的在电话内答应他马家会全力帮忙。

    哪知道自以为是封闭无比的栾、木两家主事人,思想还停留在半年前的境界,瞬间将所有的宝压在了马家这个隐世世家身上。

    当昨天早上,接到木云洪第二个电话,说木潇潇和‘死缠烂打’她的男人回来了,对方还在喋喋不休木潇潇与自己儿子马正奇婚事的时候,马元江彻底炸了。

    木云洪这个自以为是的匹夫,丫的是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啊!

    真以为我们马家不提这个婚约,是对木潇潇还有想法、或是担心未婚妻跟人私奔颜面扫地这样的小事么?

    我们刻意避开淡化‘婚约’这件事,正是不想让这笔旧账又浮现出来,被人家清算吶。

    更何况,抢人家未婚妻的事儿要是传扬出去,虽然李志是正义的一方,但对于他的名声总是有一点影响的。

    要是因为这点小事刺激到了这尊隐世世家杀神,他直接把我马家灭了,消除恶劣名声的源头怎么办?

    从昨天到今天,马元江和马家一众主事人,已经将木云洪这个井底之蛙骂了无数遍,并且凑在一起开会商量解决这件事的办法。

    哪知道自己这边还没拿出主意,仅仅隔了一夜时间,木云洪又打电话过来:那死缠烂打他闺女的男人,要抢着木潇潇跑路,他们已经打算动粗,强行‘救下’木潇潇维持与马家的婚约了……

    碰上这样猪一样无知的队友,马元江是无语的,当即和木云洪约定时间,带着马家众人,绑了自己的儿子马正奇赶过来,哪知道路上竟然堵车了。

    于是,马家众人下车跑步前进来,最后的结果便是没有赶上时间。

    木云洪这个家伙也很给力,彻底将这件事的锅扔给了马家,让马家成为了逼着他棒打鸳鸯的罪魁祸首……

    “赔偿什么的就免了吧,马先生,小爷想请你们就‘婚约’这件事,给我岳父一个满意的解释。他老是嚷嚷着什么‘祖训’‘父母之命’‘礼义廉耻’之类的,对小爷和潇潇的事儿很有意见。”

    客栈之前,见到马家这群人神色阴晴不定,甚至都搞出赔偿名誉损失这样的事儿来了,李志连忙示意他们回归主题道:

    “你们马家携恩索报,违背潇潇意志的婚约,自然是无效的,这点小爷不会去计较。只不过解铃还须系铃人,岳父大人这儿的意见,希望你们平息一下。”

    只需要解决木云洪这边就好了,听到李志这么一说,马家众人皆是微微松了一口气。

    隐世世家杀神李志既然都这么说了,便表示马家暂时还是安全的,至于木云洪这自以为是的封闭匹夫这儿么~~

    “木董事长,对于马正奇这纨绔子弟携恩索报,违背木小姐意志强行定下婚约的事儿,我们马家很抱歉。还希望木董事长能够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当这件事没有发生过吧。”

    远远的对着李志恭敬行了一礼,马元江回过头来,对着还愣在原地眼神空洞脸色难看至极的木云洪开口尴尬请求道。

    这一正经无比的请求,木云洪脸上空洞无比的眼神瞬间回了一点儿神过来,只不过整张脸如同瘫痪了一般,竟是泛不起任何的表情。

    他这是惊骇过度了。

    在东北这地方木家家境不错,木云洪也算是富几代了,这也导致了他这种极为自以为是与自私的性格。

    而且一直以来,马家都是木云洪等人心头沉甸甸的大山,马家传承千百年的辉煌更是木云洪无比仰慕的。本以为这次借着木潇潇,能够攀上马家这艘远洋大轮船,木家怎么着也得真正崛起,哪知道只是因为自己打算出卖的女儿一次私奔事件,木云洪心中的大轮船居然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