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七章 古有赑屃驮石碑,今有徐大海驮石桌
    胡爷爷刚说完,徐大海就骂道:“你个老不死的说什么?你说谁是祸害?”

    徐大海骂完,不光是憨皮的脸色变了,院子里的人都一样,就连两位公安都皱了皱眉头,他们现在明白这徐大海为什么不招人待见了,连一位老人都骂,而且这位老人还是几名烈士的父亲。

    “憨皮,给我抽他。”胡爷爷重重的把拐杖戳在地上。

    “好唻胡爷爷。”憨皮答应一声,转手就是一巴掌抽在徐大海脸上。

    “啪”的一声,血丝从徐大海嘴角流出来。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憨皮这一巴掌打的不轻,说实话,如果不是公安在旁边没走,这一巴掌可能更重。

    “公安同志,你们看到了吧?憨皮他打人。”

    “不好意思,这个不归我们管,你们这是属于邻里纠纷,我们回去让管治安的公安过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徐大海那一句老不死的,这两位公安同志竟然不管了,不过也没有什么错,他们是刑侦公安,这种治安案件,本来就不归他们管。

    “公安同志,你们不能走啊,你们要是走了,憨皮非打死我。”徐大海这会害怕了。

    可惜已经晚了,因为没有人愿意听他胡说八道,别说大院里的人不相信,就连公安也不相信憨皮会打死他。

    “放心吧,如果他真把你打死或者打残,到时候就归我们管了,我们到时候一定把他抓起来。”这名公安说完,拉着另外一名公安就往外面走。

    根本不听徐大海在后面叫唤。

    “叫,再叫!”憨皮说完又是“啪”的一巴掌抽在徐大海脸上,这次是另一边。

    “憨皮,教训一下就完了。”

    “明白,胡爷爷放心吧,我不会像公安说的打死打残他。”

    “嗯!胡爷爷相信你,注意一点分寸。”胡爷爷说完就拄着拐杖走了。

    胡爷爷是走了,院子里还有不少人没走,憨皮一个过肩摔,把徐大海摔在地上,这一下摔的可不轻,看他趴在地上起不来就知道。

    这个时候,憨皮没有再动手,回头看了一眼院子里那个石桌,憨皮走了过去,直接把石桌搬了起来,这石桌最起码有六百斤重,是用一块整石头雕刻的。

    石桌有四条腿,腿和腿之间是一个三角形,三角形的大小刚好够卡着一个人,所以憨皮把石桌搬起来以后,直接把徐大海给压在下面。

    “嗷嗷嗷!”徐大海发出一个不应该是人惨叫的声音。

    估计是石桌那条腿没有放好位置,压着了徐大海的肉,要不然不会是这叫声。

    古有赑屃(xi)驮石碑,今有徐大海驮石桌,憨皮已经想好了,我不打你,也不骂你,就让你在这受罪,到时候就是你徐大海去告也没用。

    “好了,大家都散了吧。”

    把徐大海压着以后,憨皮对院里看热闹的人说着。

    “憨皮,我看要不然就算了。”

    “算了?我说一大爷,他诬告我的时候,就应该想到会有今天,这次如果我不把他整老实了,以后还不一定会出什么幺蛾子。”

    “那你自己看着办吧,不过还是要悠着点。”

    一大爷也知道,憨皮说的没错,所以也就随口说了一句,然后也走了。

    这样后院就剩下憨皮,陈晓、猴子、焦慧雪和两个孩子。

    “慧雪姐,你也去上班吧。”

    “哦,那我上班去了,不过憨皮,差不多就算了。”

    焦慧雪走之前还是不放心,她倒不是担心徐大海,像徐大海这样的人,可以说死不足惜,她是怕憨皮因为徐大海出了什么事,这就得不偿失了。

    “我知道了慧雪姐,你放心吧。”

    “憨皮,你个王八蛋快把我放了。”

    从徐大海被压在石桌下面以后,他就想出来,可惜根本不可能,然后就一直在骂,刚才有外人在,憨皮不好动手,现在人都走了,憨皮来到徐大海面前。

    徐大海是趴在地上的,别说想翻个身,就是想动一下都难,看过孙猴子被压在五指山下吧,和这个差不多,只能仰着头喊骂。

    “啪!”憨皮这一次没有抽徐大海的脸,而是在脑袋上来了一巴掌,然后说道:“骂,使劲骂。”

    “憨皮,你个王八蛋,你到底想怎么样?”

    “想怎么样?这个我也不知道,等我想好再说吧。”

    憨皮说完就站了起来,然后对猴子说道:“去把烧火棍放进炉子里,如果他再骂,就把他屁股上那个眼堵住,如果还不行,就在他屁股上多加几个眼。”

    “好的师傅。”

    正准备再骂的徐大海,听到憨皮这么说,刚喊了一个王字,就被咔在喉咙里,后面的字怎么也没有喊出来。

    憨皮这招也够损的,不过对付徐大海这样的人,就应该损点,要不然他还以为憨皮拿他没办法。

    猴子真的把烧火棍放进了炉子里,本来憨皮只是吓唬一下徐大海,不过看到猴子放了,也没有说什么。

    “走吧,咱们进去。”

    憨皮招呼着妹妹和两个小丫头,现在外面比较乱,不管是陈晓还是两个小丫头,憨皮都不让她们出去。

    在憨皮他们进屋以后,陈芳就来到后院,其实她一直都在,就是没有敢出现,看到憨皮他们进去以后才出来,想把徐大海从石桌下拉出来。

    可是这怎么可能,除非把石桌搬开,要不然想也别想,可这石桌是那么容易搬开的,别说她一个女人,就是找两三个男人都不行,这可是五六百斤。

    这夫妻俩,还真是天生的一对,上次徐大海收老钱币赔了个干干净净,陈芳就要和她闹离婚,可是徐大海一句离婚不还她娘家钱,这婚就没离成,陈芳也住在了娘家。

    在知道徐大海当了毛纺厂革委会专案组组长以后,这陈芳就又回来了,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口子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师傅,徐大海他媳妇来了。”猴子从门缝里往外看,刚好看到陈芳进来。

    “陈晓,出去把她赶走。”

    “知道了哥。”陈晓答应一声,拉开门就出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