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检查结果出来,肿瘤
    “憨皮,这件事不能怪一大爷,主要是我没有和他说清楚。”

    焦慧雪连忙提一大爷解释了一下。

    “对啊慧雪姐,你还没有说,你怎么来医院了,而且还让我带着钱。”

    “是这样的憨皮,是我母亲住院了。”

    接下来焦慧雪就把情况给他说了一遍,憨皮这才明白怎么回事。

    焦慧雪的母亲,前两天就感觉到肚子痛,然后就没有当回事,也没有和家里人说,一直到今天上工的时候,倒在了地里,家里人看到这个情况,就连忙给送去了公社卫生院。

    在卫生院检查了一下,什么也没有检查出来,主要是公社卫生院没有设备,这不,就给送到了城里,来到五院,她娘家人刚开始并没有打算通知她。

    可是来到五院检查了一下,就检查出来了毛病,但是还不能确认,还要仔细的检查一下。

    一听说要仔细检查,焦慧雪的父亲和哥哥就慌了,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不,她哥哥就去毛纺厂找到了焦慧雪,估计也是说的不清楚吧。

    加上焦慧雪着急,就没有和一大爷说清楚,只是让一大爷告诉憨皮,让憨皮去医院一趟,这不,就给弄成现在这个样子。

    “那现在检查出来了吗?”

    虽然不是焦慧雪生病,可也是焦慧雪的母亲,憨皮同样着急,只是没有那么心急火燎而已。

    “检查做了,结果还没有出来,这不,我就是在这里等结果。”

    “那行,我陪你一起等。”

    “憨皮,这次可能又要麻烦你了。”

    憨皮知道焦慧雪是什么意思,不就是借钱吗,憨皮就不差钱。

    “慧雪姐,看你说的,什么麻烦不麻烦,和我不需要客气。”

    “我这也是没有办法,春节的时候赚的那点钱,早就花的差不多了,我父亲和我哥他们在农村,根本就没有什么钱,现在还不知道我母亲是什么病,我……”

    “行了慧雪姐,咱不说这个,而且你说的我都知道。”

    憨皮就在这里陪着焦慧雪等检查结果,虽然憨皮一样不知道是什么结果,但是他知道,情况不一定乐观,在这个年代,如果不是实在不行,一般很少有人来医院,因为看不起,总之一句话,那就是没钱。

    要不然也不会疼两天还不来医院,一直到疼晕过去。

    “李玉环。”

    “在…在这里。”焦慧雪连忙站了起来。

    原来焦慧雪的母亲叫李玉环,估计也就焦慧雪母亲那个年代的人才会取这样的名字。

    “检查结果出来了,你拿去给医生看看。”

    “好的,谢谢。”

    焦慧雪给护士道了一声谢,就连忙往楼上走,当然,没有忘了叫上憨皮。

    “慧雪,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两个人刚到楼上,焦慧雪的父亲就拦着焦慧雪问,看样子很着急。

    “爹,结果已经出来了,现在要让医生看一下。”

    “对对对,让医生看,让医生看。”

    “爹,憨皮来了。”

    焦慧雪的父亲有点激动,根本没有注意到憨皮,焦慧雪看到这个情况,连忙和他父亲说了一声。

    “啊!不好意思啊憨皮,我…我……”

    憨皮和焦慧雪的父亲见过几次,也在一起聊过天,所以并不陌生,应该是很熟悉。

    “大伯,什么都不说了,我明白,这样,咱们还是先让医生看看是什么情况。”

    “对对对,看情况。”

    三个人一起进去了,去找医生,憨皮在这里没有看见焦慧雪的哥哥,估计是在看着他母亲。

    “结果出来了?”

    “是的医生。”焦慧雪连忙把检查结果递了过去。

    “嗯!我看看。”

    医生接过检查结果就开始看,憨皮对这些片子啊,或者是结果什么的都不懂,不过他懂察言观色,看到医生看着片子和结果皱眉,憨皮就知道不是很理想。

    “医生,怎么样?我母亲得的是什么病?”

    焦慧雪看到医生拿着检查结果半天不说话,就有点着急了。

    “按照片子上看,应该是瘤。”

    “什么!”

    听到是瘤,焦慧雪身体一下子软了,还好憨皮在旁边早有准备,一把把焦慧雪给扶着了。

    不但是焦慧雪,就连她父亲也是一样,不过男人就是男人,焦慧雪的父亲虽然同意接受不了,不过并没有瘫下来,只是来来回回的重复着一句话。“不可能…不可能……”

    “你们也先不要着急,目前还没有确定是恶性还是良性,如果是良性,做个手术就没有什么问题。”

    “啊!医生,您是说可以做手术?”

    焦慧雪听到可以做手术,人立马就精神了很多,因为在她的印象中,得了肿瘤这样的病,只有等死,别的什么办法都没有。

    “可以做手术,不过你们也要做好思想准备。”

    “明白,明白。”

    这一会焦慧雪的父亲有点傻了,也只有焦慧雪还清醒一点,当然,憨皮更清醒,可是他知道,这个时候不是他说话的时候。

    “还有一件事,虽然手术可以做,但是费用可不低,你们要考虑清楚。”

    在这个年代,人命不值钱,特别是在农村,一个家庭一年也就收入几十块钱,这做一次手术,就算是城里人,也会让一个家庭砸锅卖铁,更何况是农村。

    人家医生当然也是好意。

    这个不单是憨皮知道,焦慧雪和她父亲同样知道。

    在农村,谁家有人生个小病,很可能就毁了一个家庭,更何况要做手术这样的大病。

    “医生,钱不是问题,花多少钱都行,只要把人救回来。”

    这个时候,憨皮不得不说话了,因为他看出来焦慧雪犹豫了,她是让憨皮带钱过来,不过那是她不知道这么严重,做一次手术,最起码要几百块钱,百儿八十的还行,几百块钱,她自己都不知道该这么和憨皮张口。

    “那行,你们先去交费吧,我这边去安排手术。”

    “医生,我想问一下,做这个手术要多少钱?”

    焦慧雪的父亲最后还是问了出来,他和焦慧雪一样,虽然知道憨皮有钱,可是如果太多了,他们家还不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