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148章 首长们的礼物,震惊【求推荐票加更】
    “哥,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

    在刘主任走了以后,陈晓马上就对憨皮说着。

    “算了吧,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吃完饭回去以后再说。”

    现在正在吃饭,这个时候看这些玩意,憨皮还真是不想看,再说了,就像憨皮说的那样,估计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吃完饭以后,留下猴子在饭店收拾,憨皮带着李雨熙回到后院,从今天开始,李雨熙就要住在后院,现在的整个后院,到处都贴着囍字,看上去满满的喜庆。

    “走吧,我带你去看看咱们的房间。”

    因为妹妹在身边,憨皮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能说看看他们俩个的房间,如果陈晓不在,估计憨皮会说看看你的房间。

    整个房间憨皮从新布置了一下,所有的东西全部是新的,包括床单被罩,还有被子什么的,当然,家具没有变,因为这些家具在以后可都是古董,比那些新买的家具可是好上一万倍。

    与其说是两个人的房间,还不如说是李雨熙自己的,因为这里的所有东西,都是憨皮为李雨熙准备的,而他自己,只能在这个房间占一块地。

    “嫂子,怎么样,布置的漂亮吧,这可都是我和我哥专门布置的。”

    进去以后,陈晓就开始显摆,没错,布置这个房间,陈晓可是出了不少力。

    “谢谢!”

    “嫂子,你也太客气了,以后咱们可就是一家人了,所以就不要说谢谢这种话。”

    “嗯!我知道了。”

    “回来陈晓,咱们先出去,你嫂子也该累了,让她一个人休息一下。”

    “行,不过哥,把那个盒子打开,看看里面是什么。”

    这丫头还记住盒子的事呢,憨皮看出来了,今天自己要是不把盒子打开,这丫头一定会一直惦记着。

    “好吧,打开。”憨皮无奈的把盒子递给陈晓。

    “哇!好多东西。”

    陈晓把盒子打开,惊讶的喊了一声。

    “嗯!”憨皮皱了皱眉头,然后看过去,看到里面的东西,憨皮连忙把盒子接了过来。

    “这……”

    憨皮不知道说什么了,因为里面都是一些主席头像,作为后世过来的人,憨皮可是知道,这些可都是珍贵无比的头像,而且很多以后都是绝版。

    玉质头像,金质头像,而且还都是成套的,这些头像,在后世,保守估计,在一千万以上,这还是少说的。

    除了这些东西,还有一些票,肉票、粮票、布票,还都是一些大面值的票。

    不用想就知道,这些票应该是刘主任送的,至于那些主席头像,估计是那些首长送的,因为刘主任这个级别,根本不可能有这种头像。

    憨皮一套一套的拿出来,一套在一块红布上,每个都扣在上面,憨皮数了一下,玉质头像四套,金质头像七套,这可都是好东西,憨皮想了多少次也没有碰到一套。

    这玩意可以说比那些古董更难弄,弄根金条放在口袋里,别人敢办你,可是你挂个金质主席头像在胸前,估计别人看着都绕道走,因为这玩意就是身份的象征。

    “哥,这给我一个吧。”

    “行,给你一个,不过不能给别人,更不能弄丢了,这可是一套,丢一个就不全了。”

    “嗯嗯嗯,我知道,绝对不会给别人,我又不傻,这可是金的。”

    “你要金的?”

    “是啊!怎么了哥,金的不好吗?”

    这丫头,估计是以为金的比玉的好,所以就想要个金的,也是,在这个年代,每个人胸前都挂着一个,憨皮也不例外,他现在就挂着一个,还是有一次去一位首长家做菜,给人家首长要的,可惜只是个银质头像,就这都让他兴奋了好几天。

    估计这些首长是听刘主任说憨皮喜欢这玩意,所以才敢到他结婚的时候送给他。

    “丫头,金的不是不好,不过比着玉的还差一点。”

    “啊!那我要玉的。”

    “行,给你一个。”憨皮连忙从一套上取下来一个玉质头像给了陈晓,不是最大的,也不是最小的,太大不好看,太小也是一样。

    递给陈晓以后,陈晓连忙把身上那个取下来,把玉的换了上去。

    接着憨皮又取下来两个,一个给了李雨熙,一个自己留着带。

    陈晓原来戴的同样是一个银质头像,只有李雨熙戴的是个普通头像。

    “丫头,换下来的别丢了,回头和我这个一起给小玉小琴。”

    “我知道哥。”

    “憨皮,这个……”

    看着憨皮递过来的玉质头像,李雨熙有点犹豫,因为她知道这头像的价值,她可不像陈晓,什么都不懂。

    “戴着吧,一人一个。”

    “嗯!”

    李雨熙答应一声,这才把身上的那个换下来。

    她知道,以后她和憨皮还有陈晓就是一家人,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一家人,可还是一家人,如果憨皮和陈晓都戴着,就她一个人戴个普通的,别人会怎么想。

    “哥,我出去玩去了。”

    “去吧。”

    憨皮还能不知道陈晓是去干什么,不用说,一定是去谝去了,如果是别的东西,憨皮绝对不会让她去,可是这不一样,没有人敢打这头像的主意,除非不想活了。

    “憨皮,这太贵重了吧?”

    在陈晓走了以后,李雨熙才说这样的话。

    “没事,你就先戴着,以后再说。”憨皮说完又取下来一个。

    他这是给猴子准备的,憨皮不能亏了自己这个徒弟,而且憨皮也从来没有拿猴子当外人,虽然两个人以师徒相称,可是憨皮一直把猴子当弟弟。

    “那好吧。”

    “对了,这个给你。”

    憨皮拿出一扎大团结,还有不少票,有油票,粮票和布票,当然也有肉票和菜票,有了这些,李雨熙出去以后憨皮也放心。

    “干嘛给我这个?”

    看着憨皮手里的这些东西,李雨熙没有接过去。

    “这是咱们家一个月的生活费,以后就有你管理,每个月我都会给你。”

    “什么!这么多就一个月生活费?”

    李雨熙震惊了,她虽然也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可是她知道,就算是她家,以前一个月也不会用这么多钱好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