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七十六章 早晨的尴尬,憨皮出行 求全订
    “你真的不知道吗?”

    憨皮没有想到,李雨熙竟然反问了他一句,只是这没头没尾的话,憨皮是一点都不明白,他知道什么。

    “我知道什么?”

    憨皮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问了一句。

    “我只是希望你平平安安的,不想你因为一个无赖出什么事。”

    听到李雨熙的话,憨皮明白了,原来是怕自己把徐大海怎么样了,然后自己被抓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李雨熙当然不希望憨皮去找徐大海的麻烦。

    “哈哈哈,原来你是因为这个啊,放心吧,我不会在大街上动手,更不会被别人抓到。”

    “可是憨皮,纸是包不住火的。”李雨熙还是很担心。

    “放心吧,我又不是要弄死他,只是狠狠地收拾他一顿,公安也不会紧追着不放,再说了,现在这个形势,公安也不会为了这件小事动用那么多人力物力。”

    “那你也要小心一点。”

    经过憨皮一番讲解,李雨熙有点松动,不过还是安排憨皮要小心。

    “我知道,休息吧。”

    说完憨皮就把灯给关了,两个人虽然还是睡在两个被窝,不过已经和以前有了很大的改变,刚开始两个人一个睡床上,一个睡地上,夜里还要开着灯。

    后来灯关了,然后两个人都睡到床上,还是开着灯,现在灯同样被关掉,这就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

    每天守着这么一位大美女睡觉,憨皮也是够辛苦的,不过还是睡着了,半夜的时候,憨皮感觉到胳膊被什么给压着,就醒了,睁开眼看到是李雨熙在枕在自己的胳膊睡觉,憨皮不敢动了,怕把李雨熙给弄醒了。

    就这样痛并快乐着睡着了,第二天早上,憨皮醒了过来,就感觉到胳膊已经不是自己的了,不过看到李雨熙还没有醒过来,憨皮还是不敢动。

    其实李雨熙已经醒了,醒了就看见自己在枕着憨皮的胳膊,把她自己也吓了一跳,连忙就想起来,可是还没有等她起来,就看见憨皮要睁开眼睛,只能接着装睡。

    要说两个人也真够辛苦的,一个是怕把喜欢的人弄醒了,一直忍着,一个是怕尴尬,一直装睡,就是不知道谁先起来。

    不过这个问题,很快就有人帮他们解决了,这个人不是别人,而是憨皮那可爱的妹妹。

    陈晓都把老师给接回来了,可是哥哥和嫂子还没有起来,人家陈晓才不会管那么多,直接过来敲门。

    “哥,嫂子,你们醒了没有?”

    听到陈晓的声音,李雨熙再也装不下去了,连忙坐了起来,她是怕陈晓推开门进来,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起来了,起来了。”李雨熙连忙回答了一声。

    虽然这样,可是李雨熙没有敢看憨皮一眼,估计是尴尬吧,也可能是害羞,不管是因为什么,反正她这个时候是不敢看憨皮。

    “嘶!”

    在李雨熙的脑袋离开憨皮胳膊的时候,憨皮倒吸了一口凉气,可能是血液流通了吧,憨皮已经没有知觉的胳膊,一下子变的酸麻酸麻的。

    “你…你怎么啦?”

    可能是听到憨皮倒吸冷气的声音,李雨熙背对着憨皮问了一句。

    “没事,没事,就是胳膊有点酸。”

    “哦,我先起来了。”

    “嗯!”

    憨皮也是没有办法,他现在倒是想起来,可是胳膊根本不听使唤,估计要等一会,等胳膊缓过来才能起床。

    等李雨熙出去以后,憨皮连忙从床上坐起来,另外一只手开始搓这只麻的胳膊,刚才李雨熙在这里,憨皮不好意思,现在已经没人了,他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因为起来晚了,早饭是猴子做的,吃完早饭,憨皮就出去了,外面飘着小雪花,虽然雪很小,院子里还是白茫茫的一片,估计猴子是因为做饭没有打扫。

    不过还在下着,就算是打扫也没有用,一会还是会有。

    憨皮当然不是出去玩,他是去找人,没错,就是找徐大海,不过他没有骑自行车,而是坐公交车过去,正在下着,傻子才骑自行车。

    因为这雪虽然不大,可是落到身上就化,这一路上还不把衣服给弄湿了,这大冬天的穿一身湿衣服,估计又要冻病。

    7路公交车,通往南城,不过离憨皮家有一段距离,憨皮只能走过去,到了公交车站点,并没有几个人,也是,这大冷天的,有几个人出门啊,就算是出门,又有几个人舍得坐公交车。

    别看就这几分钱,很多人为了省这几分钱,都是走着过去,这和后世不一样,看看后世那些人,就一站地还要坐车,怪不得后世公交车那么多,还那么拥挤。

    在这个年代,公交车半个小时,一个小时一趟,车里也没有几个人。

    公交车还没有来,憨皮只能进了站牌旁边的一家供销社,整个新街口并不是就一家供销社,而是有很多家,这家供销社也是属于新街口,可是并不是憨皮家门口那个供销社。

    憨皮没有来过这里买东西,所以并不认识这里的人,当然,人家也不认识他。

    “同志,要点什么?”

    “有中华烟吗?给我来一条。”

    “对不起同志,我们这里没有。”

    “那有红塔山吗?这个也可以。”

    “对不起,这个也没有。”售货员再次摇了摇头。

    这里当然没有,憨皮只不过是开玩笑而已,要知道,中华烟在1966年一年才能生产3600箱,带过滤嘴的中华烟,一年只有110箱,这些烟,只有国级的人才能抽到,像街道办供销社这种地方,根本就不可能有。

    别是中华,就算是红塔山也是一样,在这个年代,只有高官的人才能抽红塔山,这也就有了国级中华,省级塔山这一说。

    “都没有吗?那算了,给我来半斤瓜子。”

    听到憨皮要半斤瓜子,售货员白了他一眼,售货员明白了,憨皮这是在逗她,也是,谁会来供销社买中华烟,这不是开玩笑吗。

    售货员给憨皮称了半斤瓜子,然后用纸包着,就递给憨皮,憨皮没有接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