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九十六章 小琴是实诚,发红包 求全订
    三十晚上,一年的最后一天,也就是说一九六六年马上就要过去,在别人家来说,这是一年中最热闹的一天,可是在憨皮家,这是一年之中最冷清的一天。

    为什么这么说,因为小玉小琴不在,每天吃饭的时候,没有小玉叽叽喳喳,憨皮还感觉到没有意思,可是没办法,今天是大年三十,人家要在家里过。

    大年三十,就是一家人团团圆圆过的日子。

    “来哥,吃饭,吃饭。”

    可能也是看到憨皮有点异样,陈晓这丫头多精啊,马上就明白了怎么回事。

    “是啊憨皮,吃饭吧,吃完饭她们两个就过来了。”

    对于憨皮和两个小丫头的感情,李雨熙那是再清楚不过,憨皮在外面不管看到什么好东西,都会想着两个丫头,就算是和她一起出去也是一样。

    动不动就是,咦,这个小玉喜欢,咦,那个小琴爱吃。

    也是,别说憨皮了,就连李雨熙也是一样,两个小丫头天天在这里,就给一家人似的,这猛然间不在,确实有点不习惯,什么是家人,就是每天在一起。

    不管是不是亲人,只要在一起就是家人,现在家人少了两个,要说什么事也没有,那根本不可能。

    “要不去把两个丫头叫过来?”杜教授这时候说了一句。

    “那怎么行,人家现在是一家人过年。”韩悦瞪了一眼杜教授,好像是怪他出骚主意。

    “那个我就是说说而已。”

    “行了,大家都吃饭吧。”

    还是憨皮先想清楚,不就是一顿饭不在吗,那天给补回来,只是没有来过小丫头在,憨皮这饭吃的没有一点味道。

    吃完饭以后,家里又热闹了起来,人来过小丫头在家吃饭可以,可是让他们吃完饭还留着家里,那基本上不可能,因为他们家过年连个瓜子都没有。

    就像小玉说的那样,还是憨叔这里好,想吃什么有什么,瓜子,花生、糖果,另外还有很多点心,可以说想吃什么吃什么。

    “来来来,都先别准备吃,现在开始发压岁钱。”

    两个丫头过来了,憨皮也高兴了起来,竟然想到去发压岁钱,在这个年代,是不存在压岁钱的,因为没有,就算是家里的长辈都不给孩子压岁钱。

    当然,家里条件好的一点的也给,家里条件不好的就不用说了,根本没有。

    “哇,憨叔要发压岁钱。”小玉连忙把花生放了回去,跑到了憨皮身边。

    “小玉,还不给你憨叔磕头,磕头你憨叔给你大红包。”陈晓在旁边说着。

    憨皮回头瞪了一眼陈晓说道:“你这丫头,磕什么头啊。”

    “憨叔,我给您磕头。”

    小玉还没有反应过来,小琴就跪下来给憨皮磕头,当然,小琴磕头可不是为了红包,而是觉得应该磕,因为憨皮是长辈,晚辈给长辈磕头是应该的。

    “快起来,快起来,你这孩子,怎么那么实诚,不要磕头。”憨皮连忙站起来把小琴扶起来。

    扶起来以后,憨皮连忙拿出一个红包说道:“来,拿着,这是憨叔给你的压岁钱。”

    “谢谢憨叔。”

    给憨皮道了个谢以后,小琴又对着李雨熙说道:“花婶,小琴也给您磕头。”说完“扑通”就跪了下来,给李雨熙磕;三个。

    “哎呀丫头,不用不用,快点起来。”李雨熙连忙把小琴给扶了起来。

    “杜爷爷,韩奶奶,小琴给你们磕头了。”

    李雨熙刚把小琴扶起来,这丫头转过身又跪了下来,给杜教授和韩悦也磕了三个。

    “快起来,快起来。”

    杜教授拿出来几个红包,给了小琴一个,然后把另外几个给了小玉和猴子还有陈晓。说道:“今天大年三十,给你们发压岁钱。”

    杜教授属于长辈,说句不好听的,如果不是憨皮已经结婚,就连憨皮都应该有,在这边有这个规矩,那就是只要没有结婚,都是小孩,只有结了婚的人才是大人,过年才没有压岁钱。

    杜教授没有工作,吃住都是憨皮提供的,他当然没有钱发压岁钱,不过今天是过年,图个吉利,就给憨皮借了一些,准备给孩子发压岁钱。

    杜教授都把压岁钱给完了,憨皮还等什么。

    “小玉,过来,这是给你的。”

    “谢谢憨叔。”

    小玉拿到压岁钱以后,也是“扑通”跪了下来,给憨皮磕头。

    不过这丫头就给憨皮磕,别的都没有,就连李雨熙都没有,更不要说杜教授和韩悦了,这丫头的性格和小琴不一样,这丫头是不管你给不给红包,都不会给你磕头。

    小琴那丫头是不管你给不给红包,都会给你磕头,只要你是长辈。

    “师傅,师娘,猴子给你们磕头了,祝师傅师娘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就在小玉刚刚站起来,猴子来到憨皮和李雨熙面前,“扑通”一声就跪了下来,给憨皮和李雨熙磕了几个头。

    憨皮连忙把猴子扶起来说道:“起来,起来,来,这是师傅给你的。”

    “啊!师傅,我也有?”

    “废话,你当然有。”

    “谢谢师傅。”

    过年吗,红包就是图个吉利,至于里面有多少钱,大家都不在乎,当然,小孩子除外,小孩子会关心里面有多少钱。

    “给陈晓,这是你的。”憨皮把最后一个红包给了陈晓。

    “啊!哥,我也有。”

    “为什么没有?”

    “呃!”

    憨皮这话问的,让陈晓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是啊,为什么没有,她也不知道,反正哥哥给自己压岁钱,她当然高兴,她更不会在乎里面有多少钱,因为她根本就不缺钱,需要用钱,随时可以给哥哥要,并且不但给,还比要的数多。

    “来,还有我的,陈晓,这个给你。”李雨熙像变戏法似的,变出几个红包,先给了陈晓一个。

    “啊!嫂子。”

    “你嫂子给你的你就拿着。”憨皮在一边说着。

    “谢谢嫂子。”听到哥哥这么说,陈晓连忙把红包接了过去。

    “谢什么,刚才你哥给你红包也没见你说谢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