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五十四章 抓憨皮当苦力 3/10求全订
    他自己洗衣服,那怎么可能,自己不是还有一个徒弟吗,师傅有事徒弟代劳吗是不是。

    “师傅您别看我,师姑已经给我下命令了,不准我给您洗衣服,要不然就不让我吃饭。”

    “那你就不怕师傅我也不让你吃饭?”

    “呃!这……”

    “这什么这,他说不让你吃你就不吃了。”

    “我明白了师姑。”

    有了陈晓撑腰,猴子这家伙胆子大了不少,也是,憨皮在家的时间有多少,陈晓在家的时间有多少,想来想去猴子感觉还是听师姑的话比较好。

    “你个臭小子,你给我等着。”

    一年,憨皮相信李雨熙会回来,别人或许不可能,但是李雨熙可以,至于为什么,就是那二十万美金,没错,有了这二十万美金,绝对够李雨熙来回好几趟。

    只要李雨熙再回到天京,就可以打电话,直接打到新街口革委会或者是老崔的供销社,没办法,这个年代除了去电话局还不能打越洋电话。

    就连李雨熙家人和她联系,也是通过一个和她父亲关系好的人,而且还是电报,她家人并不知道李雨熙在什么地方,但是知道李雨熙一定会去这个地方。

    没错,李雨熙是去了,她是去打听她父母和家人在什么地方,对方就把电报给了她。

    李雨熙这样才和家人联系上,而且一直没有告诉憨皮,就是怕憨皮多想,刚开始她是想去找家人,所以天天黏着憨皮,想多陪憨皮一些时间,不过她最后还是决定不走了。

    另外就是电报的内容很少,特别是这种国外的电报,检查的特别严,每次也只是了了几个字而已,就算是看,除非自己特别熟悉的人,要不然就是看到也不会明白什么。

    国内的电报还好一点,可以多打几个字,不过那价格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发的起,这可是论字算钱,一个字多少钱,谁能用的起,就说憨皮家这个大院,估计也就憨皮能用的起。

    国内的电报就这么贵,那国外就更不用想了。

    李雨熙走了以后,憨皮伤心了一段时间,不过想到以后还会见面,人就更加有动力,估计的把悲痛化为力量了吧,看看他一天到晚转个不停就知道。

    “哥,你今天有什么没?”

    “没有,没看到我要出去吗?”

    “那你明天有时间没?”

    “没有,明天我还有事情要做。”

    这就是憨皮每天和妹妹的对话,只有忙起来,憨皮才不会去想李雨熙,只有把自己累的给个狗似的,躺在床上就睡着,憨皮才不会去想李雨熙,要不然根本就控制不住。

    憨皮在干什么,他现在什么都干,只要赚钱他就干,当然,这是在没有危险的情况下,他不能让李雨熙回来以后去监狱去看他,所以虽然每天很忙,每天很累,但是绝对安全。

    这天早上,憨皮吃完饭以后,准备去一趟山里,他要去摘一些桃子回来,刚把车启动,一个人就出现在车前,把憨皮吓了一跳,一脚刹车把车给刹着。

    看到出现在车前的刘主任,憨皮心里那个火啊,车门打开,一只手抓着方向盘,把脑袋说伸出驾驶室喊道:“老刘,你找死啊?”

    “老子就是找死,我问你,叫了你多少次了,为什么不见我?”

    “没看到我忙吗?”

    说起这个憨皮就有点心虚,没办法啊,人家老刘确实找了他很多次,可是都让他给推了,然后让猴子过去,估计老刘这也是没有办法,才来家里堵他,看到他又有走,这才拦在车前。

    “你忙个屁,别废话,下来跟我走。”

    “不去。”

    “你……行,不去是吧,那我就把车收回来。”

    “别啊老刘,有什么事好商量,别动不动就要把车收回去。”

    估计老刘也是知道,憨皮现在最怕的就是他把车收回去,所以就用这个来威胁他,但是憨皮还就吃这一套,没办法啊,人家老刘在卡着他的脖子。

    “没什么和商量的,今天你要么跟我走,要么我就把车收回去。”

    “行行行,算我怕了你了,我今天跟你走。”

    “这还差不多,把东西准备一下,然后坐我的车走。”

    老刘这也是没办法,要不然他一个堂堂的新街口革委会主任,能跑过来和憨皮刷无赖,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可是不刷无赖,这憨皮就是不露面。

    其实本来挺简单的一件事,让憨皮给整复杂了,老刘的一位老首长想吃憨皮做的饭菜了,就想让憨皮给做一顿,可是憨皮这家伙把做饭的事情都交给了猴子,每次都是让猴子去。

    可是人家老首长想吃的是憨皮做的饭菜,再说了,这猴子的手艺能和憨皮比吗?那当然不能,这不,一次一次又一次,憨皮就是不去,可是把老刘给气坏了。

    光老刘生气吗?憨皮也生气,奶奶个熊,想吃肉给你们弄肉,有肉吃就不错了,还想让老子给你们做饭吃,想都别想,所以憨皮才不去。

    也是啊,在这个物资紧缺的年代,憨皮能把肉给他们弄到,就已经很不容易,现在还想吃他做的菜,这不是胡扯吗,他自己现在都不做。

    “收拾什么,难道让我去做饭,连工具都没有?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不去了。”

    “你……行了,走吧。”

    老刘也是无奈啊,碰到憨皮这样的二五脸,他还真是一点办法都没有。

    这是一个大院,里面全部都是平房,大门口上面有一个五角星,憨皮这是第一次来这里,所以并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而且这里还没有一个牌子,不过站岗的都抱着枪,这可是真家伙。

    到了大门口的时候,老刘下去,拿出证件登记一下,然后才让进去,看来这里把守的很严,不过憨皮才不管是什么地方,他就是过来做饭的,而且就这一顿,下次说什么也不会来了。

    老刘的吉普车很快停在一个院子门口,这只是一个普通的院子,正房有四间,偏房一边两间,然后有一个小门楼子,大门是刷的红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