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粉碎性骨折,成哥的恨 4/10求全订
    当然,这是陈晓不知道憨皮出去干什么,如果知道的话,就算是天再冷,等的再晚,估计她也会等。

    憨皮回到家的时候,陈晓果然已经睡了,憨皮轻轻地取了洗漱用品,去自来水管那边洗漱一番,然后就回屋睡觉去了。

    憨皮是睡了,可有个地方却是你们安宁,那就是医院。

    两个人被扔在医院门口,很快就被人给发现了,这个年代可不像后世,医生的天职就是治病救人。

    两个人很快就被送进了抢救室,经过一番抢救,头上挨了一棍的年轻人先醒了过来,看到自己是在医院,脸上露出了轻松的笑容,他还以为自己这次要去见马克思了呢。

    既然在医院就应该没有问题,所以才感觉到轻松。

    人是轻松了,可是心里那个气啊,他可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人把棍打在自己脑袋上。

    “吴少成,老子和你没完。”年轻人暗骂了一声。

    这个吴少成当然就是打他一棍的那个人,也是他们一起的人。

    骂完以后,年轻人连忙拉着医生问道:“医生,我没有什么事吧?会不会变傻或者是……”

    年轻人还没有说完,医生就打断他的话说道:“放心吧,不会,你只不过是晕血而已,其实伤的并不严重,严重的是另外一个人。”

    “另外一个人?谁啊?”

    “你自己看看,看看你认识不?你们两个是一起被人扔到医院门口的,如果认识,尽快联系一下他的家人。”

    年轻人顺着医生的手指看了一眼。“啊,成哥。”

    “你认识啊,那快点联系一下他家人吧。”

    “啊!医生,你们联系吧,他是齐副主任的儿子。”

    “齐副主任?”医生皱了皱眉头,好像是不知道这个齐副主任是谁。

    “东直门革委会齐副主任。”年轻人连忙补充了一句。

    “啊!”这下轮到医生吃惊了。

    六院本来就在东直门这边,按照地域算的话,六院属于东直门管理,这东直门副主任的儿子,医生能不惊讶。

    “我知道了,我马上给上面汇报。”医生说完就出去了。

    他所要汇报的人当然是医院的领导,这件事他也管不了,最重要的是,他一个小小的医生,根本不可能接触到东直门革委会副主任。

    在医生出去以后,年轻人问一名护士:“他怎么样了?没有什么大问题吧?”

    “双腿粉碎性骨折,别的问题不大。”

    “嘶。”年轻人倒吸一口凉气。

    双腿粉碎性骨折,虽然他不明白这代表什么,但是他知道,这绝对不轻,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那么狠,把人打的双腿粉碎性骨折。

    因为他晕过去的比较早,根本就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如果知道的话,绝对不会这么说。

    “对了护士,来医院的就我们两个人吗?有没有别的人?”

    “没有。”护士摇了摇头说道:“你们两个是被人扔到医院门口的,是被我们医院值班人员发现,然后把你们带到这里的。”

    听到护士这么说,年轻人就皱了皱眉头,感觉到有点不对劲,自己两个人怎么会被人扔到医院门口,和自己一起的那些人呢,如果都被打伤了,应该都在医院。

    可是听护士说并没有,如果没有被打伤,为什么把自己两个人扔在医院门口,不是应该把自己两个人送进来,然后在这里陪着。

    “护士,你确实就我们两个人没有别人?”

    “确定,就你们两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年轻人说完以后,眉头皱的更深了。

    他现在基本上是完全凌乱了,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头绪,那些自己人呢,为什么一个都看不见,如果说是对方把他们怎么样了,那就绝对不会把自己两个人送到医院。

    “啊!你们这些王八蛋,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就在这个时候,成哥醒了过来,只是他这醒过来说的话让人听不明白什么意思,就连年轻人也是一样。

    怎么是你们了,对方不就一个人吗?

    “成哥,你醒了?”

    这个成哥上半身除了手指头被憨皮掰断以外,基本上并没有什么事,手指现在已经被医生给处理好,就更没有什么问题了,他是疼晕过去的,现在被医生打了止痛针才醒过来。

    “是你。”成哥眼里冒火的看着年轻人。

    “成哥,你怎么了?”年轻人有点不明所以。

    成哥本来还以为这个年轻人也打了自己,不过看到他一脸迷茫的样子,才想起来,年轻人比他先昏迷,如果是这样的话,估计他应该对自己没有动手。

    在他的人对他动手的时候,后来成哥也晕过去了,根本不知道都有谁动手,不过应该没有这个年轻人。

    “就你自己?其他人呢?”

    “成哥,就我们两个在这里,听医生说我们两个是被人扔到医院门口的,其他人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哼,那些王八蛋,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他们。”成哥咬牙切齿的说着。

    他现在已经明白,估计除了这个已经晕过去的年轻人,其他人都对自己动手了,当然,如果这个年轻人不晕过去,估计也会对自己动手,所以现在在他心里,这个年轻人和其他人没有区别。

    可是这个成哥不知道,他以后都没有能力亲自对付别人了,双腿粉碎性骨折,如果是在后世,还有恢复的可能,不过就算是恢复了,也不可能再用力,可是在这个年代,粉碎性骨折,基本上已经宣布这个成哥以后只能在床上躺着。

    “成哥,为什么只有我们两个人,其他人呢?”年轻人再次问着。

    不过已经把他和其他人想象成一种人的成哥,并不愿意和他多说话,从这里就可以看出来,这个成哥心胸多么的狭隘。

    成哥恨憨皮吗?恨!不过他更恨那些对他动手的人,被自己人打,让成哥感觉到是一种羞辱,不就是被对方吓唬了一下吗,竟然就对自己动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