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零一章 聪明的女人 9/10求全订
    

    现在是阳历十月份,已经没有什么活了,憨皮给他们找点活干,而且还有钱拿,估计很多人都会愿意,最重要的是,焦家村离这里比较远,憨皮绝对不会找附近村里的人。

    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那就是两个村不但不是一个公社,连一个区都不是,就算是有人回去以后说出去也没有关系。

    “没问题,这个你们就放心吧。”

    “憨皮,不是我们不放心,你也知道,你刚开始就说了,让我们偷偷摸摸的干,可是你这找外人……”

    “老支书,也不能算是外人,我媳妇他娘家叔叔也是一个村的支书,我想让他找人过来帮忙,钱我出,另外我还会告诉他这是给我做的,所以这个您尽管放心。”

    憨皮已经想好了,就说是给自己干,这样就能少很多问题,如果说是给村里干,估计到时候会问东问西,恐怕就算是焦家村的村民不说,焦慧雪的那个叔叔也会有什么想法。

    “这样啊,那你自己看着办,不过还是小心点好。”

    “放心吧老支书,就是让他们干活,然后给他们拿钱,另外就是,到时候要和村民说一下,不要说给多少钱。”

    “憨皮,那你打算给他们多少钱一天?”

    “五毛钱一天,管三顿饭,好的没有,窝窝头随便造。”

    “这个应该没有问题,五毛钱,又管三顿窝窝头,这价格已经不低,现在又没有什么事情做,估计到时候来的人不少。”

    老支书这话说的不错,不是每个村都像豆各庄这么富裕,别的不说,就说焦家村,很多人现在连吃窝窝头都吃不饱,先不是憨皮还一天给五毛钱,估计就是不给钱,让他们随便吃都有人过来。

    但是那样就没有积极性了,如果再给五毛钱奖励,那估计来的人就够多了。

    另外如果是窝窝头随便造,再给弄点菜,多少家点肉,一天一个人也就两毛钱的伙食,比着村里人也没有少多少,村里是一个人一块钱一天,可是不管饭。

    “我看这个倒是可行,这样憨皮,既然钱你出了,这个饭就让我们村里管。”一名村干部发言了。

    如果是以前,估计老支书都不敢说这话,管那么多人吃饭,这绝对不是开玩笑,但是现在,村里根本就不在乎这一点,现在家家户户但是白面馒头大米饭随便造,谁还在乎这个。

    老支书也点了点头说道:“这个可以,村里给他们安排人做饭,然后粮食就从村里粮仓出,不就是一些杂粮吗,这个咱们村还是能拿的出来。”

    “那行,如果没有问题,那我下午就去一趟焦家村。”

    “可以,憨皮你去吧,焦家村我多多少少知道一点,那可是个大村子,整个村有好几千人,估计也就是因为人比较多,所以在方圆也是比较穷的村子。”

    老支书做了这么多年的支书,对帝都附近的村子还是知道一些的,最起码北边和东边西边知道一些,南边就知道的少一些,而焦家村就是老支书知道的一个村子。

    一天五毛钱,就算是来一千个人,一个月也不过一万五,如果是之前,憨皮估计连眼都不带眨一下的,可是现在,憨皮还真是有点头疼,因为这可不是一个月就能干完的事情。

    五千亩地,一千个人,看着一个人并没有多少,平均也就是五亩左右,可是别忘了,这不是种地,这是开荒,如果是种地,一个人估计连半个月都不需要,就算是刨地。

    别的先不说,就地里那些石头蛋子,估计就够他们一个月捡的,这绝对不是开玩笑。

    没办法,这就是开荒,开荒开荒,就是开辟荒地,不过也就是第一年,等明年就没有什么问题了,刨地很简单,会干活的人,一个人两三天就能刨一亩。

    从村委会回去以后,焦慧雪正在院子里晒太阳,看到憨皮回来,连忙就想站起来,让憨皮给按着了。

    “我说你怎么还是这样,没事就不要乱动。”

    “没关系的,我多活动一下还好一些。”

    “那也不行。”

    “那好吧,这也就是你,还把我当个宝,要不然我现在可能和那些人一样,都在地里干活。”

    “行了,以后不要说这些,在谁眼里你都是宝,再说了,别人是别人,我是我,这根本不一样好不。”

    “行,不一样,你看看别人,同样是大肚子,好在地里干活,我就只能在家里躺着或者是坐着,什么都干不了。”

    焦慧雪这话说的不错,这个年代就是这样,就算是生孩子,有可能都生在地里,甚至生完孩子不到三天,就要下地干活,没办法啊,不干活吃什么,要知道这个年代可都是吃公分的。

    不去干活,就没有公分,没有公分,分粮食的时候就没有你的,你说你干不干。

    豆各庄以前也是这样,不过大家都过来帮憨皮干活来了,基本上除了地里的活,就是来帮憨皮干活,所以也就没有多少公分,没有公分怎么办,憨皮就想办法从外面弄粮食回来,所以豆各庄现在才变成这样,变成一个根本就不靠公分吃饭的村子。

    估计在这个年代,绝对是独一份。

    当然,这说的是农村,城里可没有这个,城里都是各种票,还有就是工资。

    “对了,给你说件事,我明白还要去一趟焦家村。”

    “去焦家村?你又去干嘛?不是昨天刚去的吗?”

    “这次过去有事情要办,不是去走亲戚。”

    “哦,那你去吧。”

    焦慧雪并没有问憨皮去干什么,这一点很多女人都做不到,如果换个女的,男的要说出去,就开始问东问西,能把你给问烦了,这一点焦慧雪绝对是个另类。

    “你就不问我要去干什么?”

    “我干嘛要问你去干什么?你想告诉我,我不问你就会告诉我,你不想告诉我,我问了你也不会说,那我还干嘛要问。”

    “呃!”

    这下憨皮还真是让焦慧雪给说的哑口无言,这是一个聪明的女人啊。


    本书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