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百一十六章 陈雪 4/10
    转眼间年关临近,孩子也快满月了,这个时候看上去,已经不再是皱巴巴,已经是粉嫩粉嫩的,看上去比以前更好玩。

    两只大眼睛圆溜溜的盯着一个个出来进去的人,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小丫头就刚出生的时候哭了一声,就再也没有哭过,刚开始大家怀疑孩子是不是有什么毛病,为了这个还带去医院检查了一下。

    检查结果是孩子没有一点问题,而是还很健康,这时候憨皮才知道,可能是自己紧张过度了。

    一个不哭不闹的孩子就比较好带了,这也马上就要过年了,憨皮就只能让丈母娘先回去,不管怎么说人家那边还有一大家子人,不能光顾着这边吧。

    憨皮安排小龙把丈母娘送回去,当然,东西也没有少准备,光肉就有一百多斤,可以说各种肉都准备了一些,而且这还只是给丈母娘家的,还有给亲戚准备的,虽然一家都不多,二十来斤,可是亲戚多啊。

    在丈母娘走了以后,憨皮回到了房间,这一段时间丈母娘在这里,憨皮只能去给段飞他们挤在一起住,刚回到房间,就看到小玉在丫头正在给妹妹玩。

    “小妹,我是大姐,叫大姐。”

    看到小玉这个样子,憨皮摇了摇头,如果小丫头现在都会叫大姐,还不把你给吓着。

    “憨皮,孩子都快满月了,还没有个名字,给孩子取个名字吧。”

    看到憨皮进来,焦慧雪连忙说了一句。

    “嗯!回头我想一个名字。”

    “你这人,取个名字而已,你还要想啊。”

    “那当然,这不是一个名字的问题。”

    其实憨皮是还没有想好给孩子取什么名,什么想一个名字,不过他可不能让焦慧雪知道,要不然就显得他这个父亲太不称职了,孩子都快满月了,连个名字都没有想好。

    “爸,小妹叫玉琴吧,这样我和小琴的名字就都带上了。”小玉一边逗着小丫头玩,一边说着。

    听到这个名字,憨皮翻了个白眼,这都什么和什么啊。

    不光是憨皮,就连焦慧雪也是一样,估计是感觉到这个名字不好听,也不是不好听,而是小丫头取的这个名字马上就乱了,大姐叫小玉,二姐叫小琴,小妹叫玉琴,到时候这是喊谁啊。

    “要不就叫小雪吧。”憨皮这个时候说了一句。

    “啊!你怎么给孩子取这么一个名字?”

    听到憨皮给孩子取名叫小雪,焦慧雪问了一声。

    “不是小雪,而是就一个字,雪,这样就是陈雪,刚好是你一个字,我一个字,小丫头是我们两个人的孩子,取我们两个人的名字也没有问题啊。”

    其实这还是小玉刚才的一句话提醒了憨皮,叫两个孩子的名字不行,可是带着父母的名字没有问题,当然,憨皮不可能把他自己的名字带进去,那样就成了陈皮雪了,所以就带了一个姓。

    “咦,这个名字好,以后你就叫小雪。”小玉点了点小丫头的脸。

    看到憨皮这么说,焦慧雪也没有反对,说道:“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只是一个名字而已。”

    很快大家就知道了小丫头的名字,听到这个名字,陈晓苦笑了一下说道:“哥,你还真是会省事,这名字给取的。”

    “怎么,不好听啊?”

    “哥,不是不好听,而是以后怎么叫啊?”

    陈晓已经放假,现在也回来住了,不过只能和三个小丫头住在一起,还好住的是炕,多一个人根本没有什么关系。

    “什么叫怎么叫?”

    “我嫂子叫慧雪,小丫头叫小雪,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嫂子和小丫头是姐妹。”

    “你这丫头,谁不知道啊。”

    “行,就算是知道,那叫的时候叫的是谁啊?”

    听到陈晓这么说,憨皮笑了笑说道:“你听谁叫过你嫂子小雪吗?”

    “呃!”

    说实话,这个还真没有,大家叫焦慧雪的时候,基本上都是两个字,那就是慧雪,从来没有人叫过她小雪,所以说,小丫头这个名字可以。

    “行了,就一个名字而已,不要这么计较。”

    “那好吧。”

    憨皮都已经决定了,陈晓也没有办法,再说了,憨皮决定的事情,谁能改变,就算是她这个妹妹也不行。

    “不过丫头,你这上学感觉到有意思吗?”

    “挺好的啊,怎么了哥?”

    这丫头,她现在的知识已经超过大学生这个范围,估计是在研究生这个层次,现在还去上大学,说实话,憨皮真的不知道妹妹是怎么想的。

    “我说丫头,你每天学的那些东西你都会,你还感觉到有意思?”

    “啊!哥,你是说这个啊?我还以为你要说什么,放心吧,我现在和别人学的可不一样,你妹妹我现在可是唯一的一名研究生,而且还在攻读博士。”

    “不,不会吧?”

    憨皮还真是让妹妹给吓着了,这个年代怎么可能有研究生,而且还是硕博连读的那种。

    “怎么样哥,吓着了吧。”

    “你还真是吓着我了,不过这是怎么回事?现在不是刚恢复吗?你怎么就读研究生了?”

    “嘿嘿嘿,哥,我不是说了吗,我是唯一一个研究生,其实也没有什么,刚进大学的时候,那些课程太简单了,也没有什么意思,我就给老师请假,准备回来,考试的时候过去就可以了。”

    “嗯!这个我也想到了,那些东西你都学过八百遍了,肯定没有意思,可是你一直没有回来,我还以为你是感觉到大学好玩,所以才没有回来。”

    “哥,大学有什么好玩的,我才不喜欢呢,如果不是为了这个文凭,我才不去大学。”

    “行,那后来你怎么上研究生了?”

    “我去请假,老师当然不批准,我只能给他说这些我都学过,而且也都会。”

    “就因为这个就让你上了研究生?”

    这个憨皮绝对不相信,如果是这样的话,谁都可以这么说。

    “当然没有那么简单了,老师,哦不对,是教授,教授就给了我一些试卷,然后让我做,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试卷,直接就给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