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七十九章 找个乐子
    ,精彩无弹窗免费!

    强子通知完以后就回来了,看到憨皮已经把头套戴好了,也马上拿出头套戴了上去。

    “出发。”

    这个时候刚好对方都进了院子,憨皮就下了命令。

    王迪连忙把车打着火,就往院子那边开去,后面的两辆卡车也在跟着,王迪直接把卡车堵着了这个院子的门,熄火停了下来。

    三辆车上的人在车停下来以后就一个个跳了下来,憨皮带头冲进了院子,在院子里十几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让憨皮带的人给打趴下了。

    憨皮他们进来的时候,那个胡州正在给他的人训话,可以说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憨皮他们噼里啪啦就干了起来。

    因为憨皮他们都带了武器,没错,憨皮他们一个人带了一根棍子,而且还是在对方完全没有防备的情况下,那还不简单。

    “都给我绑了。”憨皮下了命令。

    “你,你们是什么人?”

    胡州问了一句,问完以后刚想抬起头,就让憨皮随手一棍给打晕了过去,看到憨皮这个架势,那些倒在地上的家伙一个个也老实了,因为不老实可能就是一棍子。

    这可不是开玩笑,看看那棍子,都差不多有手臂那么粗,这一棍子打在脑袋上,直接就能打晕过去,这说的还是最轻的,如果谁稍微下手重一点,那最起码也是一个脑震荡。

    当然,憨皮提前都安排好了,别看打的狠,基本上都不是什么要害地方,除了憨皮最后打胡州那一棍,基本上都没有打在脑袋上的。

    绳子是憨皮他们提前准备好的,憨皮下了命令以后,下面的人很快就把这些人给捆了起来。

    “老大,接下来怎么办?”

    王迪过来问了憨皮一声,这个老大也是提前商量好的,在这里不能叫名字,不能叫老板,所以只能叫老大。

    “把人和板车都装上车,然后去城外,哦,对了,记住把他们的嘴都给堵住。”

    “明白。”

    从这里去城外,要在城里走很长一段路,如果这些家伙在路上喊起来,到时候也麻烦,所以憨皮才让大家把这些家伙的嘴堵住,这样他们就算是想喊也喊不出来。

    一辆车专门装人,另外两辆卡车装十几辆板车,不到十分钟,这里就给清理干净了,然后三辆卡车就往城外开。

    “老板,现在去什么地方?”王迪开的是第一辆车。

    “去大兴那边。”

    “去大兴?”王迪有点不明白,那不是越跑越远。

    憨皮要的就是这个,大兴在帝都南边,豆各庄在帝都北部,所以憨皮才让王迪去南边,其实只要不去北部,去什么地方都一样。

    “让你怎么开就怎么开,那那么多废话。”强子瞪了一眼王迪,因为强子知道,憨皮既然这么安排就有他的用意。

    王迪他们这些人没有跟着憨皮在外面混过,所以不知道,但是强子比较清楚啊。

    “明白了。”

    三辆卡车出了南城门,就直接往大兴那边开去,不过并没有到大兴,只是到了西红门附近,憨皮就让王迪把车停了下来。

    憨皮和强子两个人再次把头套戴上去,就从车上下来了。

    “把他们都带下来。”

    “是,老大。”

    二十多个人整齐划一的喊着,就给提前训练好了似的,这也给了地方这些人一个错误的信息,那就是让他们认为再次对付他们的是道上的人。

    “老大,这些人怎么处理?”

    王迪装腔作势的过来问憨皮,其实他就是做给对方看的,他真的不知道要怎么办吗?当然不是,这个提前憨皮就已经安排好了。

    “你自己看着办吧。”

    “明白了老大。”

    王迪点了点头,然后回过头对自己这边二十多个人说道:“挖坑,把他们都给埋了。”

    “是!”二十多个人答应一声,一个人从卡车上拿下来一把铁锹,就在地上挖了起来。

    这里并不是公路边,离公路最起码有一公里左右,这个年代可不像后世有那么多村庄,这个年代村庄还比较少,这里完全可以用前不挨村后不挨店来形容。

    “呜呜呜……呜呜呜……”

    听到要把他们给埋了,地上躺着的这些家伙一个个开始挣扎起来,可惜绑的结结实实,怎么也不可能挣扎看,另外嘴巴也在堵住,就是想求饶都说不出来。

    憨皮当然不会把他们真给埋了,不过吓唬一下总没有关系吧,要不然这些家伙根本就不知道害怕。

    憨皮这一次就是要让他们知道什么是害怕,让他们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看这些人以后还跟着胡州混不,感觉应该不会了,这次憨皮要不把他们吓出个好歹,绝对不会放了他们。

    二十多个人挖坑,不到半个小时三个坑就挖好了,装下十几个人绝对没有问题。

    “老大,坑已经挖好,是不是现在就开始埋?”王迪过来问了一声。

    “开始吧。”

    “是!”

    “呜呜呜……”

    地上躺着的十几个人这一下比刚才反应更激烈,是啊,刚才坑还没有挖好,现在不一样了,现在坑已经挖好,而且还下了埋的命令,这些人这下子是真的憨皮了。

    “叫个屁啊叫。”王迪一脚踢在地上一个人脸上,好巧不巧的刚好把他嘴上堵的东西给踢掉了。

    “求求你,饶了我吧。”

    “饶你?为什么要饶你?”王迪蹲下来问躺在地上的这个人。

    “饶我一条狗命吧,我上有八十老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孩子,求求你不要杀我。”

    “噗!”听到这家伙这话,憨皮直接笑了出来,这一段台词还真是经典,从古到今,甚至在后世还有人用这个。

    “饶你就别想了。”王迪说完又把对方的嘴给堵了起来。

    堵完对方的嘴以后,王迪站了起来,回过头对憨皮说道:“老大,我感觉就这样直接埋了,太便宜他们了,要不然先让兄弟们找个乐子?”

    “你自己看着办吧。”

    “是,老大,我听说很多种刑罚,今天我要一个一个的试一下,什么抽筋剥皮,什么点天灯,还有什么五马分尸,这些都挺有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