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37.混入五莲门
    ,精彩无弹窗免费!

    叶殊眸光微动。

    通常说来, 如这等奇异举动,应是遇上了什么阴气旺盛的秘境之地,于正道修士而言若无手段防御难以窥看究竟,故而要用此物炼制出容身之处, 才好让门中修士托庇。

    但究竟是什么样的秘境, 只凭借这大量的古阴鬼槐, 却是不能轻易断定。

    不过,叶殊对这秘境也颇有兴趣。

    修士与天争名,既然被他得知了这个消息, 若是不争一争, 岂非白白错过了机缘?只是这争也不能胡乱去争, 还是要先多打听一番,再做决定。

    思及此,叶殊有所决定。

    既然是五莲门在筹备此事, 他不如就往这宗门一探。

    ·

    叶殊先给了散馆里童子一些灵石, 告知对方, 说是自己要闭关修行,除非灵石用尽,否则莫要将他打扰。旋即他又布置了阵法,做出十成十的假象,才变换容貌,离开散馆。

    接下来, 他就前往五莲门所在。

    五莲门在附近颇有名气, 其宗门本身却是在争鸣府内, 只不过靠着边缘罢了。门中的炼器师不少,但真正能在炼器师中占有一席之地、能炼制出法宝的炼器大师,整个宗门也仅有一个巴掌能数尽而已。

    而门中修为最高的,仅仅是金丹期修士。

    得知此事后,叶殊遂放下心来。

    这样的门派颇为弱小,发现的秘境定然也是适合他这境界之人,且也同样因其弱小,即便有他预料出错之处,亦可自其中脱身。

    想定后,叶殊收敛气息,于五莲门附近潜伏起来。

    并未潜伏多久,就见到有些五莲门弟子在门中出去,而叶殊所在之地虽较为隐蔽,却也正在附近,因此常有五莲门弟子自此间经过。

    大约傍晚时,眼见一名炼气六层的修士正要往一处走去,叶殊悄然将其制住,并迅速将其带到了门派后的树林深处,并往这修士口中塞了一颗丹药。

    下一刻,这修士醒转过来,面色有些恍惚,神智也不甚清明。

    叶殊开口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修士道:“傅觉。”

    叶殊又问:“年岁几何?”

    傅觉回答:“三十岁。”

    “入门几载?”

    “二十五载。”

    “宗门里可有长辈、关系亲近之人?”

    “有师尊……”

    叶殊与傅觉一问一答,大约半个时辰后,叶殊已然将傅觉身边诸事尽数问了出来,一些傅觉所相熟之人的相貌、境界、性情也都打听清楚,巨细靡遗,反复探问。

    待全数记下后,叶殊封住了他的神智,叫其陷入沉睡,并把他收入了混元珠里,随意放置在一处亭台中。

    接下来,叶殊运转易容换形之法,化为了傅觉的样貌,将气息也调整到与他一般无二,遂模仿傅觉的样子,自后方走出,往五莲门走去。

    自此刻起,他就要以傅觉之身份,来打探关于古阴鬼槐的隐秘了。

    ·

    五莲门因长于炼器,颇为富裕,宗门里的弟子气质也都颇为自傲,傅觉在其中排在中上,三十岁的炼气六层,于这个门派里不算太强,但也并不很弱。

    更让叶殊满意的是,傅觉大约是家族中人与其师尊有旧,所拜的师尊正是五莲门几名炼器大师之一……而且,还是唯一一位筑基期的修士,只是本身在炼器上很有悟性,才在筑基四重时就有了炼制法宝的能力。

    这个境界,于叶殊而言也是十分合适。

    他原本以为还要更麻烦些,但是如今看来,却是要比他之预想容易许多。

    来到这位炼器大师柯娄居住的院落里,叶殊如同傅觉一般,找到了傅觉的住处。

    还未等进去,就见长廊上有一人与他正面相遇,是位面相老实的中年修士,也是柯娄的弟子。

    叶殊见他,先停下脚步,主动说道:“大师兄。”

    中年修士葛明露出个和蔼的笑容:“傅师弟回来了,你如今火法修炼得如何?”

    叶殊心中微顿,随后想起先前傅觉所言,暗地里思忖,面上却未耽搁,语气恭谨道:“大约还欠缺些火候,不过再过一些时日便应够了。”

    葛明微微沉吟,还是说道:“也罢,你刚参悟此法不久,叫你这样快就能御使,也是强你所难。但你既然也为师尊弟子,也该为师尊分忧,就与我一同前去炼器房,先将新来的炼材劈开,也好叫其他师弟师妹炼制。”

    叶殊故意低下头,却道:“是,大师兄。”

    接着,叶殊就随同葛明换了个方向,前往这一座院落中的炼器房。

    才刚走进,迎面而来就是一股炽热的火气,然而在这火气之中却有一股淡淡的阴气,夹杂着一起,让人生出一种异样不适感。

    叶殊对此颇为熟悉,立时了然。

    看来,那新来的炼材果然就是古阴鬼槐了,而先前那五莲门弟子大量收购此木,也并非是他私自而为,乃是全宗上下一同行事。

    叶殊目光朝四周一扫,就见在墙角堆积着好几根黑黢黢的大木头,炼器房里足有五座大型的炼器炉,每一座炼器炉前都有一名炼器师正在忙碌,除此以外,还有好些修士在处理那古阴鬼槐,将其斩断,变作小块,而后就有修士取走数个小块,在自己身旁的小型炼器炉里煅烧,施展一门瞧着还算精妙的火法,待烧得通透,再一箩筐一箩筐地送到那些大型炼器炉旁边,由那处的炼器师一同送到炼器炉里,煅烧成汁。

    当然,整个炼器房里也非是所有修士都在煅烧古阴鬼槐,还有好些修士是在炮制其他的炼材,而那些炼材看着杂乱,但是在叶殊的眼里却很明显。

    看来,果然是要将所有古阴鬼槐炼化,最后在一同锻造成……一艘巨大宝船罢。

    叶殊打量的整个过程只在须臾间,并未叫旁人瞧出来什么不对,葛明先踏进炼器房后,却有好些弟子见到,同他行礼,恭称一声“大师兄”。

    至于叶殊所扮演的傅觉,虽也得了一些敬称“五师兄”,但相较葛明来,这更多像是一种给面子的做法,却并非是打从心底里的敬重。

    由此可见,葛明或许作为一名普通弟子无妨,可因着某些缘故做了柯娄的亲传弟子,就让许多记名弟子、其他弟子不太满意了,私底下也并不会真正很看得起他。

    然而傅觉虽在弟子里是个平庸的,在柯娄那处则很是得脸,叫旁人面上仍旧不敢有太多表现。

    叶殊并不计较这样的身份,只是默默跟在葛明身后,听他吩咐去取了一截古阴鬼槐,用特制的斧子进行劈砍。他估摸着傅觉大致能有的力道,不紧不慢地劳作起来。

    葛明见叶殊迅速地开始动作,颇为欣慰,觉得今日的傅师弟比之从前来更勤勉些,也就不多言,自己很快前去其中一座大型炼器炉前。

    见到葛明来了,那座大型炼器炉前的炼器师立即让开,葛明站在炼器炉前,施展火法,比之先前那名炼器师更快地炼制起来。

    这一忙就是数个时辰,待诸多修士的法力即将告罄,丹药也服食了好些后,才陆陆续续地回去自己的屋中休息。

    叶殊虽不曾觉得如何疲惫,但也做出了劳累之态。

    葛明正好也要去休息,见状连忙说道:“傅师弟,一同走罢。”

    叶殊当然是笑着应下,跟葛明一起走出炼器房,并说道:“大师兄,回去之前,我想先去拜见师尊。”

    葛明并不觉奇异,这傅师弟与师尊关系亲近,只要不闭关,但凡有空总是要去拜见的,就说:“那你快些去,也好早点回去休息。”

    叶殊自然是连忙再应。

    很快,叶殊凭借傅觉先前所言,寻到了柯娄所在,也学着傅觉的模样,进去拜见柯娄。

    刚进屋,他就已然躬身行礼。

    一道力量将叶殊托起,随之而来的是略为严厉的声音:“这几日你不必来了,每日做完事便回去修炼火法,不然为师何时才能教导你其他炼器之术……”

    话刚说到此处,叶殊已随着他的力道起身,与此同时,一道微光迸发,就有一枚细针不知自何处而出,倏然间刺中了柯娄!

    柯娄面色大变,然而他终究是来不及反应,就已然晕迷过去。

    叶殊这才看向柯娄。

    柯娄瞧着三十多岁模样,实则应是已然过百,在兼具炼器一道的同时能有筑基四重,倒也算是不错了。他相貌平平,面颊消瘦,眉眼之间的纹路略有严苛之感,可见平日里性情就很是严肃,对待弟子的要求也很严格。

    叶殊仔细观察了他的面貌,再用易容换形之法,化作了柯娄的面貌,而后同样往他口中塞了一颗丹药,并详细询问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