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51.结仇
    ,精彩无弹窗免费!

    诸位,你要看到是随机防盗章节, 那就是你v没买够一半章节啊。  两声巨响后, 不同方向的地面中, 陡然钻出两根巨大的立柱,一瞬间便直耸入云!

    有修士皱起眉:“那是什么?”

    又有修士说道:“这立柱, 好生奇怪——”

    “咚咚!”

    还未等他们弄个清楚, 又是两声巨响, 又有两根立柱, 从另外方向升起。

    紧接着,接二连三,数根立柱冲天而上!

    “咚!”

    “咚!”

    “咚!”

    冲起的立柱看不清有多高, 或者数百丈,或者数千丈, 总之才刚显现, 就已然比起那些飘浮在半空中的修士们更高,叫那些修士仰起头来, 也不能看到顶端。

    这正是, 几近于擎天巨柱了!

    突然间有修士惊呼道:“这是锁天柱!快看这些柱子,它们分明就是锁天柱!”

    另有修士也惊叫出声:“锁天柱?八根锁天柱齐出,这莫非是八门锁天阵?”

    更多声音,此起彼伏:

    “八门锁天阵乃是上古阵法, 这小儿看骨龄不过两三百岁, 竟能布下如此古阵?”

    “看他动作, 必然是他!”

    “快, 八门锁天阵非同小可,若是再不离去,便难以走脱了!”

    “去找生门!此阵必有生门,到时择数人而出,将阵打破,这小儿再无计可施!”

    而就在此刻,最后一声也轰然响起来!

    “咚——”

    足足八根立柱,就从八个方位,将这无数前来进犯叶家的修士,全都包围在其中!

    ·

    叶家少族长的动作太快了,只在一个呼吸之间,那八根立柱竟已然形成了合围之势,而那些修士们才堪堪将阵法辨认出来,便已然没有了提前脱身的机会。

    霎时间,认得阵法的修士拥拥挤挤,都想要去找那生门,而不认得阵法的修士则犹若无头苍蝇,四处乱撞个不停。他们这般一撞,将认得不认得阵法之人撞成一团,本来气势汹汹围攻叶家的无数修士,竟倏然变得狼狈不堪起来。

    为首那老道眉头连跳,怒声斥道:“慌乱什么?八门锁天阵有三吉门,只不过是个困人之阵罢了。那叶家小儿于阵法之道上能有几分见解?就凭他一人统领那近百叶家余孽,莫非还能是我等这许多修士的对手么!”

    老道一通话出口,果然就叫修士们镇定不少。

    此时他们冷静下来,不少人便羞惭于自己等人先前居然闹出那等笑话;却也有不少人尽管停了动作,也仍是有些慌乱,只是为能得到生路,暂且听他一言罢了;也有数人并不肯听这老道之言,眼见许多人都不再拥挤,就觉得寻到了机会,直直地朝着那原本生门而去。

    但这几人才刚入生门,不过一二呼吸间,就发出数声惨叫,再没动静。

    如此反应,直让人心里一紧,忍不住急急发问:“这是怎么了?那处莫非不是生门?”

    又有其余略通阵法者惊道:“并无错处,那里正是生门……那几位道友行走生门,缘何会陨落其中?”

    此话刚出,那原本显露出三吉门——生门、开门、休门——之处,白雾弥漫,竟然将其尽数隐没起来,再寻不到离开的路径了。

    这一变化,又是叫阵中众多修士一阵喧闹。

    老道见状,脸色也是微微一变。

    叶家少族长原本神情冷漠,然而此刻看他,却能见到他唇边不知何时,竟现出了一抹奇异的笑意,使人心中不安。

    老道眉头一皱。

    叶家少族长却是恰恰伸出一根手指,在前方轻轻一划——

    刹那间,似有涟漪自他指尖之处扩散开去。

    同时,那八根立柱之上,便绽放出极明亮的光芒!

    无数道白色的气流自那些立柱上迸发而出,带着恐怖的劲力,便往众多被困于阵中那些修士身上穿刺过去!

    众多修士猝不及防,当即就有起码上百人都被那气劲贯穿,这其中更有数十人乃是直接被穿透了丹田,或是被打破了六阳之首而陨落,只见那高高在上的躯体陡然跌落,砸在地面一声闷响。而这闷响犹若镇魂钟声,一瞬就几乎将那余下之人的魂儿都给震飞了!

    就有修士破口而出:“关虚子!你这老道说这是困阵,哪家的困阵有这等攻势,叫这许多道友陨落,都是你胡言乱语之过!”

    那老道眉头紧锁:“八门锁天阵,本就只是困阵,诸位之中也有识得之人,与贫道所见并无不同。”忽然间,他想起先前叶氏族人一应动作,不由看向那位年纪轻轻的叶家少族长,眼里闪过一丝杀意——莫非,这阵法乃是此子进行了改动?

    此刻,众多叶氏族人都聚集在那叶家少族长的身侧。

    他们的身上都隐约有白光,这些白光乃是自他们手中玉牌上逸散出来,映在他们的脸上,将他们的神情颇是遮挡几分。如今有人细细看来,方才发觉他们脸色苍白,竟好似精气都被抽走一般……而如此反应,却是叫人心中不安。

    关虚子老道对阵法一道颇有了解,在心中生出怀疑之后,便用心观察。

    这一观察他便发觉,那些叶家之人手中玉牌彼此之间好似有所关联,而每一枚玉牌,又好似同那八根立柱隐约呼应。

    不错了,那叶家小儿,定是将这阵法改动过了!

    由困阵,变为了困杀之阵!

    刹那间,关虚子老道便不由咬牙。

    这小子区区数百年岁,堪堪金丹境界,莫非是打娘胎里便开始参悟么,竟是连上古的阵法都能改动,真是了不得!

    但越是如此,越是不能叫他活下来。

    此子,必杀!

    当即这关虚子老道便大声说道:“此阵由那小儿操控,诸位速速出手,将其斩杀,阵法不攻自破!”又说,“叶氏众人手中玉牌颇是古怪,也都杀了!”

    先前乱糟糟的诸多修士本是慌神,而今听关虚子老道这样一说,下意识便听从起来。他们立时动手,都朝着那叶家众人扑杀过去!尤其是那叶家少族长,须臾之间,便受了无数攻击!

    而正在此时,那立于这少族长身后的巨型傀儡身形一晃,健硕的身躯就挡在了他的前方,其手中一柄重剑骤然当胸一横,就将那些攻击挡下大半!还有少数越过了重剑,却只打在了这傀儡身上,不曾伤到少族长一分一厘。

    那些攻击虽是厉害,巨型傀儡却只是晃了晃身体,那些攻击打过来,只发出一阵叮当声响,不能破开他体表防御。

    眼见众多袭击都是无功,有人不由低呼:“叶家血傀,观其修为,生前竟似在聚合之上,炼制之后,而今也余神游,极难对付。”

    还有人认出来:“观其形貌,似是数百年前自下界而来,纵横一时的血屠天狼?他屠了一域之人后便销声匿迹,不曾想是被叶氏捉住,炼成了血傀!”

    不过众人虽对当年的血屠天狼有些忌惮,但到底他们之中也来了几位聚合修士,对付这强者尽去的叶氏,原应是手到擒来,哪怕多出这一名当年的凶徒,也不当例外。然而他们本只是要威逼对方取出宝物,孰料这叶家的少族长太过古怪,竟是弄出一个困杀之阵来,使得他们一动便被阵法攻杀,十成法力也发挥不出三四成来,就显得狼狈了些。

    这些修士也是历经千难万险方才修行到如此地步,在攻杀一轮之后,便比先前冷静不少,哪怕还有一些慌乱的,只要跟着周遭修士共同进退,倒也能够出力。

    叶家少族长也知晓他那困杀阵法虽是厉害,可一旦对方都适应下来,怕是这阵法也不能同先前那般杀灭上百之人。

    他双眼微眯,倏然开口:“叶氏儿郎,敢与我同死否?”

    叶家众人相视而笑:“任凭少族长吩咐,万死不辞!”

    叶家少族长微微颔首:“纵然要死,也要有个轰轰烈烈的陪葬。诸位,且将精血注入玉牌之内,尽我等性命,以祭此阵。”

    叶家众人毫不犹豫,都将自己所有的精血注入玉牌。

    这些玉牌也十分奇异,在吸收精血之后,就自内中陡然生出一股极强大的吸引力,直将叶家众多族人的血肉也全都吸入,并一瞬红光大放,全数没入到那八根玄柱之内!

    被吸干了血肉后,众多叶家族人凑在一起,倒成了一堆。

    他们勉力睁开眼,看向那少族长时,满脸都是期盼。

    叶家少族长冷声开口:“且瞧着罢。”

    说话间,他也咬破了舌尖,喷在他不知何时拿出的一块阵盘上。这阵盘光芒大作,那些玄柱上的光芒,也越发刺目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