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9章 测灵根
    ,更新快,,免费读!

    晏长澜却并不这般以为, 只说道:“叶兄也要对自己精心些才好。”

    叶殊不以为意。

    他为少族长时, 何等好处不曾享受?如今在这地界, 纵然千般周到,也未必能入他眼中。故而精心与不精心,于他而言也无差别。

    晏长澜见他如此, 心中倒是想着, 日后他还要多积攒些资源,待叶兄更好些才是。

    于是晏长澜认了门,这两日就暂且住在此处。

    晏长澜不曾修炼,夜间只能躺在床榻上。叶殊本要盘膝坐在床脚修炼,只是晏长澜就在一旁, 目光炯炯, 并不入眠, 他无奈之下,也就与他并肩睡下了。

    除却当年血傀天狼以外,叶殊从不曾与人如此亲近, 哪怕是当初的天狼,亦是他坐在床榻边上,如山般守护罢了。而今与晏长澜抵足而眠,叶殊原以为自己怕是一夜不能安稳, 孰料却并无这般感受,反而只过了片刻,就已然睡着。

    次日,叶殊醒来时, 犹觉不可思议。

    晏长澜睁开眼,正对上那双清冷的眼,不由愣了愣,而后笑道:“叶兄起得早。”

    叶殊略点头:“去练剑罢,不过院子小了些,怕是只能练上几路了。”

    晏长澜并不在意:“几路亦可。小有小的好处,练一练身法也是妥当的。”

    两人走出房门,各自洗漱。

    晏长澜果然开始舞剑,叶殊则盘膝坐在门前,将昨夜漏下的功课做了。

    天光正好,两个少年各自忙碌,却正有一股宁谧。

    待忙完了,叶殊说道:“出去走一走。昨日走马观花,今日也去问一问此间诸物价值几何,你到山中之后,心中也可有个把握。”

    晏长澜自无不允。

    两人果然便出门走一圈,四处打探一番,待打探之后,晚间又回来休息,待次日再出去一趟。许是因着马上白霄宗便要招收弟子之故,此处来往的人越发多了,不少都是寻常凡人,各自带着家中子女、族人,前来此地。

    诸多消息,渐渐也被两人得知。

    譬如此地并非只有修士,凡人更多,修士在此地亦属顶层的厉害人物;又譬如这方圆千里之内也并非只有白霄宗一个门派,尚还有两个宗门与其鼎立,以及若干不入流的小门小派,于夹缝之间生存。

    晏长澜听得越多,面上越有深思之色。

    叶殊知他是在思考如今所知,判断形势,并不去扰他——他知道越多,对日后修行也越是有利,不至于被人蒙骗了。

    转眼间,三日一晃而过。

    正是白霄宗招收弟子之时,整座山下人影密密麻麻,摩肩擦踵的,几乎都挤不进去。

    晏长澜和叶殊站在最外面,但后头也逐渐来了不少人。

    恰此时,从后方强行挤来了几个年轻人,晏长澜回头一看,正是罗子尧、付宣等四个,是过来与他们两个会合的。

    挤过来后,罗子尧语句连连:“叶兄,晏兄你们可知?原来这仙家福地其实乃是修真界,刘仙长非是仙人而是修士,我等所谓仙缘是体内生出灵根,有灵根方可修行,还有……”他压低声线,“……若是灵根够好,还能拜在内门筑基真人门下为弟子,那可不叫人羡慕死了?”

    晏长澜道:“这倒也听说过,只是何等灵根何等待遇,暂且不得而知。”

    付宣说道:“我听闻,白霄宗内有杂役弟子、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之别,只听这名头,便知道差别之大了。”

    罗子尧感慨:“只盼我莫要做那个杂役弟子,只听‘杂役’二字,就知道是要被人使唤的,着实叫人难堪啊。”

    付宣思索片刻,则是说道:“我等之中,至少三人都有灵根,总不至于每一人都是杂役弟子的资质?若是哪个能入外门、内门,或许可以叫杂役弟子侍奉?倘若真是那般,进入外门、内门的,或者可以拉拔一把,将沦为杂役弟子的给选了去。”

    这倒是个好主意。

    罗子尧等人都表示赞同。

    晏长澜道:“若真是如此,自无不可。”

    但付宣又是一叹:“不过这只是我些许猜测罢了,若是不能挑选杂役弟子……”

    罗子尧撇了撇嘴:“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

    叶殊在一旁冷眼看了,见他们如此应对,微微点头。

    能记得互相帮扶,也算不错了。

    正说时,那白霄宗内传出一声锣响。

    刹那间,山脚下所有人都安静下来,都齐齐朝山上看去。

    只见有一名衣衫飘飘的中年文士足踏一支判官笔,从山上一飞而下,在他的身后,还有一对年轻男女面带一丝矜傲,跃了下来。

    几人站在了山门前,登时就有几个小道童从门内走出,搬着桌椅摆好了,请那文士上座,那一对年轻男女每人手里拿着块用布巾隔开的、石头样的东西,分别站在两边。

    罗子尧看清楚那对男女的相貌,不禁低声说道:“真不愧是被当作仙人的修士,气质真是与众不同,叫人向往。”

    晏长澜认同罗子尧的说法,不过他也知道,这是因着修士受灵气滋润,故而显得容光焕发,别样不同。而且在他内心深处,更觉得即使如今叶兄身上的灵光还不及两人,也比他们要好看得多。

    此时,那中年文士捻须开口:“老夫吕正,为内门长老,此番奉宗门之名,来主持招收弟子一事。诸位且看,在两名内门弟子手中,为测灵石,可测出诸位灵根为何,是否精纯。”说话间,他朝那名女弟子示意,“黄师侄,你来试一试。”

    那黄姓女修士便走前一步,先将布巾挪开,直接用手握在那块石头上。

    刹那间,石头上出现了三种青、赤、黄三种颜色,其中青色与黄色较为浅淡,赤色颇为浓郁,几乎将青黄二色都遮掩住了。

    中年文士吕正瞧着那三种颜色,满意说道:“灵根通常分五种,对应五行,为金木水火土,其色则为白青黑赤黄。黄师侄乃是三灵根,其中火灵根最强,有六分纯,土灵根与木灵根最弱,约只一二分。三灵根资质本是寻常,不过最纯灵根上了五分,其余两种与之相差大于三分,故而如今修行小有成就,于内门之中,也颇有名声。”

    然后,吕正让那男修士也握住他手里那块测灵石,上面同样出现三道光芒,为黑青黄三色,且三种颜色皆差不多明亮。

    他便又道:“王师侄土、木、水三灵根,皆有六分纯,彼此促进,修行也颇有成就,在内门之中,名气与黄师侄相当。”

    这吕正娓娓道来,山脚下众人听得也很是认真。

    此刻他们大约知道,这三灵根就已然是不错的灵根了,只是在灵根之纯上还有差别,这些差别颇为微妙,对他们日后修行也很有影响。

    吕正见众人若有所思,将余下的话说完:“如今我白霄宗招收弟子,以外门为主。三灵根者可入外门,待修行达至相应境界,才可通过考验,晋入内门;若只是四灵根五灵根,只能是杂役弟子,其中四灵根潜心修炼,尚有可能晋入外门,但若直是五灵根,又无特殊奇遇,怕是只能以杂役身份终老了。”说到此处,他顿了顿,“而倘若能有双灵根甚至单灵根者,则可直接进入内门,由筑基真人收为弟子,无需在外门辗转一番。”

    这一番话说出来,直叫山脚众人激动非常。

    其中来自凡人地界的众人皆已确定自己有灵根,如今都在想着,若是能有双灵根甚至以上,岂非一步登天?那可就有大造化了!

    罗子尧有点紧张:“不知咱们灵根如何?”说到这里,他看了叶殊一眼,连忙噤声。

    叶殊说道:“我已寻了去处,此番只为陪晏兄而来,不必顾忌。”

    罗子尧干笑两声。

    说是不顾忌,他瞧见这位叶兄时,心里还是发憷啊……

    很快又有人传道,说是这一位来自内门、态度可亲的长老,虽说还未筑基,却也已然是炼气九层的人物了云云,又引来了许多羡慕。

    不多时,吕长老再敲一声法锣,声传百里:“但凡要测灵根之人,可分别列为两队,其余闲杂人等,将道路让开,不可逾越。”

    话音落,所有人都极快动作起来。

    叶殊“无灵根”,自然只能靠边站着,晏长澜看向叶殊,见叶殊朝自己点头,心里陡然一松,便也挪动起自己的位子来。罗子尧、付宣几个在他谦让之下,都站在他的前方。

    这乱糟糟的场面很快变化,山脚之下,顿时清静许多。

    此时再看便会发觉,虽说先前有那许多人都在挤挤挨挨,实则来测灵根之人,也不过只有三四百而已,分为两队后,每一队不足两百人。

    最前方,已有两人握住了测灵石。

    然而测灵石毫无反应,竟然不曾测出灵根——原来这三四百人里,被筛选过的也只有来自凡人地界那十余人而已。

    既无灵根,便不能在此停留,那两人失望离去。

    紧接着再去两人,再来测试,仍旧皆无灵根。

    到第三回时,那名黄姓女修士开口道:“四灵根,杂役弟子,去左边等着。”

    但尽管只是杂役弟子,这人也很是喜悦,当即便去了左边,面露笑容。

    不少也在测试之人见他这副模样,都有艳羡之色。

    罗子尧不懂了:“这……做杂役也值得如此欣喜?”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00:02:48

    松岛枫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00:35:04

    水钥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01:01:12

    巫灵祭月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5-03 01:12:24

    大空晴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07:42:50

    大空晴蓝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07:47:24

    燕雀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5-03 09:03:57

    燕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09:04:09

    狐狸的小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09:06:27

    狐狸的小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09:06:36

    燕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09:07:46

    燕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09:07:56

    燕雀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09:08:03

    狐狸的小轩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5-03 09:18:04

    幽影冥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09:20:34

    幽影冥狼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09:20:48

    mao.l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09:54:51

    狐狸的小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10:27:30

    衣大我女神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11:11:25

    青梅煮酒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14::59

    纯蠢的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18:56:02

    柠檬不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20:48:11

    酉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21:17:38

    そう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21:31:34

    烟水忘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21:38:38

    夜信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21:40:52

    烟水忘机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21:41:26

    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22:55:36

    书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23:18:11

    书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23:18:52

    书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23:19:05

    书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23:19:18

    书夜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23:19:36

    月玉缇与墨砚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23:46:49

    月玉缇与墨砚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3 23:57:3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