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章 蓝齐光
    ,更新快,,免费读!

    将十张符都卖出去, 叶殊便离开了这摊位。回去以后, 他将易容洗去, 又到那家杂物店买了符纸,不过这一回是直接买了四百张之多,刚刚到手的二百两银子, 就这般花了个精光。随即他就在家中画符, 每画个十张就将法力用尽,而后恢复,待恢复以后再度用尽,再度恢复。几次下来,他法力更凝实些, 每一缕都仿佛粗壮了一丝。

    次日, 叶殊再去了那摊位, 此番守了半日,一张也不曾卖出,他并不很急, 收了摊回去——待先前那买了符的修士用过符,定会被其吸引,自会再来。

    销路总要一点点打开,现下却不必太着急了。

    那个蓝衫修士, 也的确正在用符。

    此事还要从蓝衫修士的身份说起。

    他名为蓝齐光,家中不过小有余财,后来在三大宗之一石门宗招收弟子时,侥幸查出身具三灵根, 故而入了外门,成为一名普通的弟子。

    在宗内,他修行兢兢业业,家里每月送来的银钱尽数被他拿来购买资源,进境倒也不慢,不过三年就引气入体,再有半年灵露形成,又半年,生出第一缕法力——大多三灵根都在五年左右方可达成这般成就,他却只用了四年,一时间倒也引起不少外门长老留意,纷纷考校于他。最后他能拜得一名炼气五层的外门长老做师尊,被师尊看顾,后面进境也越发快了。

    大约五年后,蓝齐光炼气一层圆满,突破到了炼气二层,如今又有三年,他在炼气二层也积蓄了三缕法力。他入道晚,近乎二十岁才入宗门,转眼间十二载匆匆而过,他正努力争取加快修行,好进入内门,没料想在野外一次采摘药材时,因一株灵草与同在外门的方友宗结了仇怨……和他这还在努力往内门去的弟子不同,方友宗即将炼气三层,今年入内门的考验名额便必然有他一个,而方友宗却是在并未突破之前来找他赌斗,他若不应,就是丢了师尊的脸面,应了……法力无眼,他若是不弄出些什么手段,怕是无法应对那方友宗的。

    好容易弄到了符,才回宗蓝齐光便有些后悔,觉得自己或许被那摊主坦然自若的模样所骗,可事已至此,也只能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果然,到了第二日,那方友宗已先到了斗法台,蓝齐光也只得硬着头皮上去。

    方友宗身份不同,其原本便是内门一位长老之子,在外门不过是为磨砺罢了,不曾想遇上了蓝齐光这样一个不识抬举之人,叫他十分不快。此时他背着一把宝剑,乃是下品的法器,专为给蓝齐光一个教训而来。

    见蓝齐光慢吞吞走上台,方友宗负手而立,说道:“蓝师弟请先出手。”

    蓝齐光一咬牙,驱使一缕法力使出个法术,然后自己脚步一错,已经是用了疾风术,身轻如燕,直朝方友宗打了过去!

    炼气二层的修士,使出的法术并不算太强,越是与对手离得近,杀伤力也越大。蓝齐光冲向方友宗,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但是方友宗有内门长老指点,哪里是蓝齐光所能相比的?他出手更快,掐诀打出了一条火蛇,比起蓝齐光释放的一个一截木刺强得太多了,只一碰上,火蛇就把那木刺给烧了个干净。与此同时,方友宗也出手了,他一掌打出去,掌心有焦灼的痕迹,碰在蓝齐光的身上,就让他忍不住吃痛,嘴角溢出一丝血迹。

    接下来,方友宗连续使出法术,莫看那都是低阶的法术,可他出手凌厉,动作流畅,中间少有间隙……自然就让蓝齐光手忙脚乱,在紧张之下,居然连防御都艰难,更莫说的反击了。

    若是如此下去,蓝齐光必败,尤其那方友宗眼看要将蓝齐光逼下台了,竟是反手将那把下品法器宝剑抽出来,直接朝着蓝齐光的脸面就劈了过去——

    这胜负,原应是没有悬念的。

    台下众多外门修士也都在瞧这热闹,有些觉着蓝齐光运道不好,有些却以为蓝齐光太傻了些,竟答应与方友宗赌斗。

    蓝齐光也是满心绝望。

    他早知自己与方友宗相比逊色了些,却不曾想差了这许多,居然连反抗的机会也无!最后他终是一咬牙,将手里那十张下品灵符取出来,将自个剩下的法力全数灌注进去,猛然掷向了方友宗!

    刹那间,火光大盛,雷声阵阵。

    五张烈火符与五张小雷符一起激发,声势十分浩大。其力量也有所叠加,在方友宗面前炸开时,陡然就带给了他极强的威胁之感。

    方友宗大惊,一手将剑横在胸前,自己更是连忙倒退,又不断地用下品法器宝剑上的灵光劈斩十张符的力量,并且一直退到了斗法台另一侧的边缘……然而灵符炸裂的力量依旧不曾全数削弱,他只得恨恨一哼,纵身跳下了斗法台!

    而蓝齐光那边也比他强不了多少,因着他自己并不很信下品灵符,且法力全数消耗之故,他竟来不及为自己做什么防范,反而也被那力量的冲击弄得连番后退,最终是也跌下了斗法台去。不过,真跌下去摔得疼了以后,蓝齐光反而松了口气。至少下了这斗法台,他的小命是暂且保住了!至少下了台后,那方友宗便不能当众对他如何。

    这一场斗法乃是平手,蓝齐光拍拍屁股站起身,瞧着那斗法台上一片狼藉,想起先前的斗法……也顾不上方友宗那边的怒目相视了,立马一蹿起身,直朝着外面冲去!

    那灵符、那灵符的威力,当真与那个摊主所言一模一样!

    台下众多修士也是万万不曾想到,蓝齐光竟可以拿出那许多威力巨大的下品灵符来,极是吃惊。待反应过来要问蓝齐光时,却发觉蓝齐光已不知何时消失了。

    ·

    蓝齐光冲到坊市,又在那条街上寻找,然而他却不曾找到,打听之后,听说那位摊主是因着今日生意不成,故而早早回去了。

    他心里既担忧,又懊恼。

    若是早知这符是真,他当时便该问清摊主名姓、所在,可那时他浑浑噩噩,竟是不曾细问,也不知……今日摊主不曾卖出符,去,也不知明日是否还会再来?若是不来……蓝齐光缓缓吐出口气。若是不来,他恐怕就错过一桩大机缘了!

    因心中烦闷,蓝齐光今日不曾回去宗门,而是用剩下的银钱在附近找了极客栈住下,待第二日时,就在摊子附近守株待兔,一等就是好几个时辰。

    直至过午后,蓝齐光方才远远见到一个瘦小的身影走来,默默地支开摊子,并摆上了烈火符与小雷符各五张。

    蓝齐光急忙冲到了摊位前,说道:“我全买——”

    话说到此处,他有些尴尬。

    此刻他倏地想起来,先前他因这下品灵符之事太过激动,却是忘了自己如今身上银子已不多,要想将符全数买下,并无可能。

    迟疑下后,蓝齐光方开口。

    ·

    且说叶殊并未因昨日没卖出符便不来摆摊,而他来了,便见到前日买了他符的那个蓝衫修士有些焦躁地立在那处。

    待见到他,蓝衫修士露出几分渴求急切之色,但扑过来刚要买符,不知怎的声音又戛然而止,颇有些赧然的模样。

    叶殊扫他一眼,已知他是囊中羞涩。

    不过他的符若要卖出,价钱自不能低,他万不会因对方瞧着诚恳便降价出售。

    因此,他也只等对方言语罢了。

    而对方开口后,便直接询问了一句:“敢问这符可是道友所制?”

    他语气之中,还有些不确定。

    叶殊知晓这是对方瞧自己境界低微,才是区区炼气一层,且他虽是易容了,却因身量之故暴露出他年岁不大的缘故。而制符之人往往要经验丰富,百般磨练,才有可能绘制出上好的符来,也不怪对方怀疑。

    然而他却说道:“正是。”

    蓝齐光确是如叶殊所想般,心中有些怀疑。

    这不怪他,毕竟叶殊所卖之符乃是下品灵符,通常要制成这等灵符之人,总得有炼气三层以上的境界方可,区区炼气一层……实在是太“天赋异禀”了些。但也只以为叶殊是要隐藏身后有这般一位制符的高手,为免惹恼对方,再买不到符,便不敢多问了。

    于是此时他怔了怔,便取出剩下的四十两银,买了一张烈火符,一张小雷符。

    旋即他便又问:“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叶殊道:“姓叶。”

    蓝齐光就说道:“叶道友这符还有多少,可会常常过来?”

    叶殊回答:“一日十张,两种各半,午后来此。”

    蓝齐光得了这说法,只拜托道:“或者今日晚些,或者明日,蓝某必来,还望道友为蓝某留下几张符……”

    叶殊道:“你是头一个主顾,一样给你留三张,若明日还不来,便不留了。”

    蓝齐光闻言,自是感激不尽。

    他揣着两张符,赶紧回去了宗门。

    在外门,如蓝齐光这般拜了师的弟子,能与其师兄师姐住在同一个小院里。他刚推开院门回去,便见到一名年轻女修已等在那处了。

    蓝齐光面上一窘,讷讷唤道:“袁师姐。”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柠檬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6 02:58:27

    芽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6 04:24:05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6 06:55:32

    秦思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6 08:33:08

    曲言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6 18:49:13

    mao.l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6 22:20:05

    貓尾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6 23:31:32

    月玉缇与墨砚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6 23:40:52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