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章 生意(改bug)
    ,更新快,,免费读!

    一旁的屋中又有个满脸笑容的年轻男修走出来, 一手搭在了他的肩上:“蓝师弟好福气啊, 能弄到那般厉害的下品灵符。来来来, 与师兄说说,那符是从何处得来的?”

    袁师姐的面容微冷,此时也轻启檀口:“烈火符与小雷符, 威力比寻常下品灵符还胜三分, 才能将那满身是宝的方友宗逼退。”

    蓝齐光心里一个“咯噔”。

    先前他在斗法台上不管不顾打出灵符,便该想到必然会有人来询问,自家师兄师姐离得近,先来一步也是理所当然。

    只不过,因这灵符极好, 他心里刚有了些打算, 如今却是……

    年轻男修笑道:“蓝师弟, 你这般为难,莫非是认得那位炼符师?”

    蓝齐光苦笑。

    他知晓,此事是瞒不住了……也罢, 原本他一个堪堪炼气二层的修士,纵然知晓这独门的消息,也是保不住,不如此时同师兄师姐们说了, 一同来护住这秘密。

    因此,蓝齐光先是点了点头,又微微摇头。

    袁师姐蹙眉。

    蓝齐光连忙说道:“不瞒陆师兄、袁师姐,这下品灵符乃是我在坊市里一个摊位上买来, 当时因与方友宗赌斗,我毫无办法,病急乱投医信了摊主的话,哪里想到竟然是真的?方才我刚去了一趟,孰料囊中羞涩未能将符买来,因此与摊主约定,今晚或明日必筹钱过去买符。”

    陆师兄闻言,挑起眉头:“哦?”

    蓝齐光又道:“不过那摊主只是个炼气一层的小修士,瞧他面貌也才十来岁年纪,我怀疑他是专为那名炼符师卖符,但炼符师既然这般遮掩,我也不敢多问,以免让那炼符师气恼了,不再出符,便不划算了。”

    陆师兄点头:“原来如此,倒也有道理。”

    袁师姐道:“那摊主如何说?”

    蓝齐光道:“摊主说是他自己炼制。”

    陆师兄嗤笑一声:“这如何可能?怪道师弟你这般怀疑。”

    袁师姐却是思忖了片刻:“如若是真……”

    陆师兄说道:“如若是真,那他资质可不寻常,怕是哪个炼符大师的座下弟子,否则便是他从娘胎里学炼符,也未必有如此本事。”

    袁师姐道:“那便更惹不得了。”

    蓝齐光听两人言语,并不插话。

    陆师兄说道:“既如此,你带我二人过去,同他好生商议一番。若是能将这下品灵符的来处拢到手中,可是再好不过了。日后我等的资源,也都再不必担忧。”

    到此时,蓝齐光方才说道:“陆师兄,这下品灵符二十两银一张。”

    陆师兄一怔,旋即哂笑道:“那又如何?下品灵符原本便很珍贵,十二两银一张有价无市。师弟你或者不知,通常真想将下品灵符买到手中,也至少要十五两银以上,十二两银……那不过是说说罢了。在并无防护的情形下,寻常下品灵符能叫炼气三层的修士受伤,即便有防护,多扔几张出去也能叫他受伤,而哪怕面对炼气四层的修士,甩出一大把的下品灵符,至少也能炸出一条通路来逃生。在生死相搏间,那可不就是一条生路么?如今这灵符比寻常更增三分威力,结果可想而知……或许原本只能逃生的时候,就能用它反将对方杀死。如此灵符,莫说是二十两银,就是二十五两、三十两,想必也有那阔气的修士愿意掏钱买下!蓝师弟,你的眼光可还不够长远。”

    蓝齐光果然是吓了一跳。

    他也有意多买些符来倒卖,却只想着每一张符能多个一二两银,长久下来也是一笔小利。不曾想他这师兄开口就是多五两十两的,若是多多卖出,岂不是大有赚头?难怪他说日后的资源也不必太过发愁呢。

    陆师兄说完之后,自己也颇是激动:“若是你蓝齐光一人,这买卖必被人盯上,可是做不得。但加上我和袁琴师妹便不同了,我二人都已积蓄九缕法力,第十缕也差不离,在这外门里,轻易没有哪个弟子敢来撩虎须。之后我二人不管哪个借助此中资源更进一步,进入内门,就更能将生意长久地做下去。”

    蓝齐光听着听着,也死心认同:“那陆师兄的意思,是赚来的银钱如何分配?”

    陆师兄说道:“此人乃是你发现,你可占三成,我与袁琴师妹要护持这生意,一人三成半份子,你看如何?”

    蓝齐光想了想,说道:“这般分配,倒也合理。”

    三人说定后,陆师兄和袁师姐两人就四处去凑了凑钱,待准备妥当了,就马不停蹄地朝着坊市里走去。

    ·

    叶殊瞧一瞧天色,便要回去了。

    然而还未等他卷起摊子,就听得有人唤他了。

    “叶道友!且慢!且慢!”

    这声音熟悉,叶殊转头看去。

    便见到那蓝衫修士快步掠来,在他身侧,还跟着两个同样在炼气二层,气息却更雄厚的年轻男女。

    蓝齐光过来后,见叶殊马上要走,不觉露出个侥幸的神色。

    而陆师兄和袁师姐已上前一步,同叶殊介绍起自己来。

    陆师兄说道:“在下陆鸣,这位是我师妹袁琴,我二人乃是为叶道友手中的下品灵符而来。”他看着面前一脸孤僻的少年修士,已明白该如何同他打交道,于是就直言说道,“如今有一笔生意想要同叶道友谈一谈。”

    叶殊看他一眼:“你要买多少符?”

    陆鸣笑道:“叶道友的心思果然灵敏。”他一顿,反问道,“不知叶道友有多少符?”

    叶殊道:“存了几百张。”

    陆鸣登时倒吸一口凉气——几百张!这可不是个小数目!

    旋即他心里一阵狂喜。

    几百张不到万两银,但若是他能将其拿下,回去转手卖出,少说也能得个大几千两,纵然要分给另两人,总算两千两是少不了的。若是平日里他来积攒,两三年也未必能攒到这个数目!一旦得了这些银钱,他再去购买丹药,便不必那般迟疑,而且必定能在考验前突破,争取一个进入内门的名额……

    越想越是愉悦,陆鸣急忙冷静下来:“叶道友,不论多少张符,只要同是这般品质,我便都要了,不知可否?”

    叶殊点头:“无妨,左右是卖,一人与多人并无差别。”

    陆鸣大喜,却是忍住了小心翼翼询问:“那,何时交易?”

    叶殊道:“三日后坊市之外,一手银两,一手灵符。”

    陆鸣道:“好!就这般说定了!”思索之后,他又小心询问:“待这些卖完,后续不知是否还有……”

    叶殊回答:“我再去要一些过来就是。”

    陆鸣几个听叶殊这样说,终是确定对方当真是身后有一位炼符师,也明了先前这摊主说是他自己所画,实为有隐瞒之意。不过眼下对方既然肯提点,想必也是对他们信了一分,待明日他们只要将银两交齐了,日后的生意也是大有可为。

    这般做了约定,两方便互相告辞了。

    待过了三日,陆鸣果然拿到了四百张符,也将八千两银子给交齐了。而后他们约定下月再见,就迫不及待,回宗去做这生意。

    路上,蓝齐光只觉得心中震惊:“陆师兄,若是只有前几张符有增强三分威力之效,后面几百张皆是没有,该如何是好?”

    陆鸣则是说道:“饿死胆小的,撑死胆大的,我看那摊主很是孤傲,想必作假可能很小。而若真是被骗了,我也认了,只之后几年苦些就是,如若灵符是真,我便能在半月之内进入内门,极是值得!”

    袁琴同样是如此想,才一字不说,只在私底下尽力帮着筹钱。

    蓝齐光见两位师兄师姐如此,心里也生出一丝豪情来。

    也是,至多苦个几年,一旦是真,必然受益匪浅!

    ·

    白霄宗,小羽峰。

    此地乃是筑基真人孙吴辛所居之地,他在山中开了个洞府,里头除却他自身所居的主洞以外,还有些石室,都是他弟子的住处。

    前几日正值宗门招收弟子,原本只是寻常之事,能招到三五三灵根拉入内门,已然是不错的收获。但不曾想此番居然能收下一名变异双灵根的弟子,可是将宗门内七八位筑基真人尽数给惹了出来,都想要将他收下!

    那一场争夺,除却宗主外所有筑基真人都参与其中,可是好一番热闹。

    后来,还是因着这新来的弟子说他要找一位弟子最少的师尊拜入,才让小羽峰的孙真人能将其收下——只因其他真人至少也收了十余位弟子,仅有这孙真人,门下仅七人而已,而且便是这七人,也都是记名弟子。

    孙真人对这名弟子自然是十分看重,故而直接叫自己的几个记名弟子认了他做大师兄,还叫他们要尊敬侍奉,这弟子倒也争气,来了以后刚领到功法,不到一日工夫就已顺利引气入体、存下道基,更是在第三日时,凝聚出了第一缕法力。

    进境如此之快,在整个宗门之内也是极其罕见,比起宗主最看重的幼子——同样双灵根的周方骢都更快几分。

    自然,这也不足为奇,毕竟这新来的弟子乃是变异双灵根,而周方骢却是不曾变异的金土双灵根,变异的自然比不变异的更强。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群么么哒!

    puffin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00:20:11

    九墨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00:25:39

    枯荣大师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05:07:16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05:53:41

    小花~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08:13:33

    九菋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11:09:01

    一衣带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16:27:03

    一衣带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16:27:39

    一衣带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16:34:20

    一衣带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16:34:30

    一衣带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16:36:47

    一衣带水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16:37:53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0:41:52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0:43:07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0:47:55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0:51:43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0:57:47

    醉儿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5-07 20:58:55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02:30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05:40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0:40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0:56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1:00

    篮子不乖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5-07 21:10:58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1:03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1:06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1:10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1:15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1:18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1:23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1:28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1:31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1:35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1:38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1: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5:49

    旧照片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18: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25:19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35:22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1:38:42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2:47:32

    老纸不傻只是萌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3::18

    月玉缇与墨砚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7 23:46:08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