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章 一对宝剑(改bug)
    ,更新快,,免费读!

    晏长澜出去卖药时, 还是叶殊给了他一些零散的银子, 待晏长澜离开以后, 叶殊则是快速备了水, 并往里面滴了一滴混沌水。

    自打与晏长澜相交以来, 叶殊知其待自己一片赤诚,加之晏长澜的面容叫他极有亲近之感, 他对晏长澜便更好了些。以至于连这混沌水, 他也肯时不时为他留上一些,叫他道途更顺遂些。

    不多时晏长澜归来, 叶殊将那些药材炮制一番,丢入浴桶之内,又往里头丢了一张烈火符, 刹那间火焰熊熊,由叶殊法力一转, 已是让药性尽数融化在了水里, 而混沌水效用不俗,直将这药浴的药性也增强数分,其中被泡出来的杂质, 则是在烈火烧过的时候, 就已经尽数焚化了。

    叶殊这一手,叫晏长澜看得一惊。

    旋即他便听叶殊说道:“褪了衣衫进去。”

    晏长澜听从惯了,也就脱了个干净,跳进了浴桶里。

    叶殊顿了顿,转身出去:“待药液化为清水时可出。”

    晏长澜泡在浴桶里, 瓮瓮答应:“好。”

    叶殊在外面,继续画符。

    刚刚将四百张符给出去,他手头有了一些积蓄,不过为免之后供不应求,还是多画一些存起来为好。除此以外,晏长澜如今御敌的手段还有些欠缺,亦该给他准备一些。

    叶殊有金丹神识,对符箓之道又是精通,这般简单的符文除却消耗他一些法力外,对他再无任何难处。

    就在晏长澜出来时,在桌面已有厚厚一叠下品灵符,仍是烈火符与小雷符两种——并非无有其他种类,而是既然这两样好卖,为免麻烦,他也不必太过展示自己的渊博。

    晏长澜披着外袍出来,正见到叶殊收笔,他一看那些符,便认出来:“叶兄好生厉害,竟已能制出下品灵符了。”

    叶殊左右各取百张给他:“拿去防身。”

    晏长澜一怔,心情有些复杂:“这……”

    他方才刚以为自己能回报对方些许,而今却被赠这两百张符,略算一算,岂非也要有二三千两银子?他所付出者,又是远远不及了。

    叶殊一眼看出晏长澜心思,便道:“符纸符墨要不了几个银钱,一张符不过数息可成,我之花费,也只百多两银钱罢了。”

    晏长澜苦笑:“这怎能如此算?”

    叶殊道:“你我相交,自不必如寻常人那般计算。”

    晏长澜听得这话,不知为何心中又熨帖起来。

    叶殊又道:“何况如今你尚在进境,以你资质,日后境界必然在我之上,到时出去历练,自能为我带回许多资源。现下我给你多些,来日你给我多些,何必计较?”

    晏长澜一听,正色说道:“既如此,叶兄若有所需,只管说来,我必全力替叶兄拿来。”

    叶殊道:“如今你我修行才刚起头,我所修之法所需各类资源无数,总有你忙碌之时。故而你也不必总想着每一样都拿到,若一时不成的,进境之后再拿不迟,若是你因此陨落,于我而言,方才是少了个帮衬之人。”

    晏长澜闻言,不由露出一个笑容来:“是,必不忘叶兄之言。”

    之后,两人便不在这话上纠结。

    晏长澜将自己进入宗门之后的种种所遇同叶殊都说了一遍。

    叶殊便道:“你可曾与罗庆真人相认?”

    晏长澜摇头道:“不曾。虽说有故交之情,但……”

    叶殊看他一眼,知他心思。

    罗真人当初留下玉佩,或许是为了断恩情,或许是心怀好意,但城主府因此灭门也是实情。晏北城主将此事捂得严实,便是他胞弟也不知晓,玉佩之事,自不会是自他口中传出,那么消息泄露处,必然与罗真人有些关系。

    晏长澜不至于因此记恨,心中却也有些郁结之处。若是晏长澜资质寻常,或许会因此求助这位真人,以图日后复仇,可他既然资质不俗,但凡有其他选择,也不会拜入罗真人门下……甚至,连与罗真人相认交好之事,都被他放弃。

    叶殊点头:“你且将玉佩收好,你有心结倒也无妨,但总归也是一条路子,不必将其彻底抛却。”

    晏长澜一笑:“我亦是这般想。”

    两人对坐又聊了聊修行上的事。

    晏长澜提起自己所选的剑法,说道:“我原本是个武人,对那诸多法术虽有向往,却觉繁琐。故而瞧着有剑法可学,便找了这一门剑法来。”

    说着他略有忐忑,看向叶殊。

    叶殊却不觉他所选有误,而是说道:“修行之事,人人不同。我长于杂学,日后所走之路也非是仅凭法术,你要学剑,只要一心修持,也是一条大道。”

    晏长澜想了想:“叶兄是说,可成为剑修?”

    叶殊道:“同境界中,剑修攻伐最强,以你性情,又有风雷灵根,走那暴烈堂皇的剑道颇为合适。不过这还要你自行选择,心之所向,顺意而为,方可成就大道。”

    晏长澜郑重说道:“我自会好生体悟。”

    叶殊目光一缓,语气也带安抚:“如今你只管顺心而为就是,做不做那剑修,在筑基之前有所领悟即可。即便不做剑修,要用剑法也是无妨,我虽喜好杂学,但对于剑道也并非全不曾了解过,那些剑法,也学过几门。”

    晏长澜听得一喜:“叶兄也会剑法?不如你我切磋一番?”

    叶殊微微摇头:“这剑法我只是略学了学,却不好此道。之后我且将剑谱录一份给你,若是让我舞就,还是罢了。”

    晏长澜略有失望,却不勉强。

    叶殊旋即说起其他:“你那风雷剑法乃是双手分别持剑,自然要有一双同样的长剑最好。你且先在这里学一学这剑法,我看你如何使剑,替你再做出一把剑来。”

    因着在心中又坚定了一回要将这副身躯托付于叶殊的意志,晏长澜再无推拒之意,而是喜悦道:“那便多谢叶兄了。”

    之后,晏长澜果然就在这室内翻阅《风雷剑法》,认真体悟起来,而叶殊则一边看他比划,一边取出了几根他早早存下的粗壮桃木枝,将其劈开,以法力雕刻,要做出与先前那把一般无二的木剑来。

    如今叶殊实力进境,雕琢起来也越发容易,竟然比起做第一把木剑时更快,弄出了这第二把以七支薄木剑合成的宝剑来。

    晏长澜先前还不时瞧一瞧叶殊雕琢,后来沉浸在剑法之内,一时间就忘了其他。

    叶殊转身去泡了一桶混沌水,稍微弄得浓些,将那木剑送入其中浸泡,并以法术催化,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便已然同当初那第一把木剑一般无二了。

    待晏长澜将那本《风雷剑法》领悟大半后,才睁开眼,就见到叶殊的面前,放着一把他眼熟无比的宝剑。

    叶殊将那剑擎起,朝前一递:“喏,拿去。”

    晏长澜登时将剑接过来,正是爱不释手。

    而此刻,天色渐晚。

    叶殊道:“你该回去了。”

    晏长澜有些不舍——他在宗内修行虽是极快,但在叶兄这里,方才最为放松。但他到底极有自制之力,就向叶殊告辞:“叶兄,过些时日我再来看你。”

    叶殊道:“你以自己修行为要。”

    晏长澜郑重答允:“叶兄放心。”

    倏然间,叶殊骤然想起一事:“你回去之后,若能弄到铁精,可多积攒一些。”

    晏长澜立时答应:“要多少?”

    叶殊道:“多多益善,你进境快,这木剑只在你炼气一层时可用,在你进境到炼气二层时,我为你再打一对铁精宝剑。除此以外,我自己也要炼制法器,故而越多越好。”

    晏长澜肃容道:“我必全力搜集。”

    叶殊便一摆手:“去罢。”

    晏长澜又看了叶殊一眼,便有些欢喜地离去了。

    他还能有些用处,极好。

    晏长澜走了以后,叶殊拿了碗冲兑的混沌水过来,把那一瓶三粒凝露丹都放在其中。

    不过几个呼吸时间,碗中就出现了一丝丝灰色细线,正是凝露丹之中的杂质,待这些灰色细线不再溢出之后,将凝露丹取出,便能发觉它们足足小了一圈。

    不同品级的凝露丹并非是其杂质多少不同,而是炼制这些丹药的主药年份不同,因此这些下品凝露丹虽说已然没了杂质,药效却是不变的——只是更容易吸收而已。

    叶殊将这丹药取出一颗服下,而后盘膝打坐,认真积蓄起法力来。

    他资质不成,现下有这丹药,倒可以替他更快推进几分……

    ·

    晏长澜回去之后,不几日将风雷剑法练得入门,之后每日都在小羽峰山腰上一处悬崖边,就着那吹来的狂风舞剑,渐渐得了那风动的精髓,左手之剑逐步有了些□□。

    那几个记名弟子对晏长澜很是敬畏,如今看他进境如此之快,悟性这般高,更是多了不少敬佩之意。后来其中有个性子活泼些的,一次鲁莽问了晏长澜一些关于习剑的法门,正等他发怒,不料晏长澜却未斥骂,反而当真指点几句,这些记名弟子也便明白,晏长澜不过是瞧着有些严肃,但确是脾性不坏的。

    渐渐地,记名弟子们也敢与他说话,彼此略为熟悉起来。

    而这些记名弟子的消息灵通,因晏长澜并不在外行走,许多小道消息,他们都不吝于主动为晏长澜说一说。

    如今,性子活泼的那个就主动找来了:“大师兄!”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大家的支持和篮子不乖的深水,群么么哒!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0:26:22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0:30:48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0:37:27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0:45:53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0:50:39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0:57:00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1:04:11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1:10:15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1:14:07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1:17:29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1:20:43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1:46:37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1:59:05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2:36:50

    兔妃妹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7:28:37

    涵熙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08:11:05

    百羽青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11:04:11

    百羽青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11:04:58

    黎离栽殇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11:34:15

    御梦扔了1个手榴弹投掷时间:2017-05-09 13:16:35

    篮子不乖扔了1个深水鱼雷投掷时间:2017-05-09 17:58:53

    篮子不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17:59:02

    篮子不乖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17:59:09

    狐狸的小轩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19:18:36

    百羽青鸾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5-09 20:07:23

    百羽青鸾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5-09 20:07:57

    百羽青鸾扔了1个火箭炮投掷时间:2017-05-09 20:08:39

    百羽青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0:09:57

    百羽青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0:10:31

    百羽青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0:11:08

    百羽青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0:12:04

    百羽青鸾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0:13:13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1:07:11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1:07:17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1:07:25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1:07:31

    七月霂凉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1:07:58

    剑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1:11:23

    茱萸。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1:26:16

    月玉缇与墨砚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1:54:55

    风月十年期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2:04:55

    月玉缇与墨砚璃扔了1个地雷投掷时间:2017-05-09 23:59:25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