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买炭
    话一说完, 已经有个跟班满脸肉疼地奉上一叠银票,数一数正是九百两。

    于是三十张灵符就被包圆儿,王敏几个也迅速和他交易,把灵符递了过去。

    一旁围观之人刚被那缠丝符的威力惊住, 还未等反应呢,就见灵符一下子真给卖没了, 顿时后悔不迭——其他摊位上那三两张不舍得试一试的灵符自然没有这试过了、确定威力的可信,若是现下买一张, 必然不会上当。可惜他们竟是先前观望,现下有个豪富尽数买来, 让他们再不能出手了。

    当下里,就有些带着急迫的失望之声发出:

    “几位同门,可还有符?”

    “不知下回何时来卖符?”

    “这符可还有存货?”

    王敏身为女子,为免被察觉, 不主动出声。

    还是卫奕快声说道:“还有, 下一次小集会再来。”

    听卫奕这样说, 那得了符的锦衣青年也道:“几位师弟下回可多带些过来,有多少我要多少, 都能吃得下。”

    卫奕对这般大主顾自然是喜爱的, 但他倒也记得, 大师兄拿出这符不只是为了赚取银两,也是为让宗门的弟子们对上石门宗更有底气, 故而说道:“还要叫这位师兄知道, 如此灵符很是难得, 我等也是替人跑腿,那后头的人说了,灵符不可供于一人之手,因此我等再带符过来,至多只能卖给师兄一半,还望师兄见谅。”

    卖一半已经是很给面子了,就看那锦衣青年如何想了。

    锦衣青年倒也不是那等心胸狭隘之辈,听卫奕这样说,就爽快道:“一半便一半,可若是卖不完,我总能将余下的包揽?”

    龚建章比卫奕活得长久,从锦衣青年的话语里听出了一些意思,闷声提醒:“可以,但不可威逼。”

    锦衣青年笑道:“大家都是同门,自然是不威逼的。”

    但是,利诱就未必不为了。

    王敏也听出了他们的意思,觉得也无妨。

    威逼不妥,可要是禁不住利益诱惑,那有什么打紧?

    于是说定了几日后的小集会再来,三人就迅速地离开,并一起绕了个七拐八弯以后,脱下了伪装,回到小羽峰。

    算一算,今晚就走那么一圈,他们每个便都得了十两银,这数目看似不多,胜在细水长流,而且还能与一些之前他们没资格接触之人搭上线的——不图对方对自己多么照拂,可一些需要却少见的东西,却有了更多的渠道可以换取了。

    王敏几个分了银子,又一起将近九百两送到晏长澜的石室之内。

    晏长澜看一眼,说道:“银票便放在此处,之后你们三日来送一次即可。”

    王敏等自是连声答应,再退了下去。

    从头到尾,他们都不曾问过这些符从何处来。

    出去后,几人又遇上了肖鸣,还是打过招呼。

    肖鸣察觉他们依旧是从晏长澜的石室之内走出,不由目光微闪。

    这几个同门,似乎与大师兄的关系更亲近了……不知……是为何?

    王敏几个回屋分银子,倒是想起了肖鸣。

    卫奕有些担忧地说道:“碰上肖师兄两次了,他都见着咱们与大师兄在一处,恐怕……”

    龚建章想起什么,心情也有些沉重:“我等也是机缘凑巧得了大师兄的相助,但毕竟其余几人都是同一师门,若是被他们知道了,心里怕是不大痛快。”

    王敏蹙眉,思索片刻后,果断说道:“此事乃是大师兄的照拂,大师兄给了我等好处,我等便受着,大师兄若是不给,我等也不该张口索取。其他几位师弟师妹错过了机会,纵然知道又如何?到时询问过大师兄,听大师兄指示就是。只不过,若是到时候大师兄秉承公平之念,也将这事分与其他几位师弟师妹去做,你们两个也莫要对大师兄心怀怨怼。”

    龚建章道:“自然不会怨怪大师兄。”

    卫奕也急急开口:“本来就是多得的,何况其他几个同门与咱们关系也挺好,若是都能跟着大师兄,也算是拧成一股绳了,到时候再对外时,有大师兄在,咱们也有了主心骨。”

    尽管如今晏长澜的境界最低、年纪也最小,反而其他几个记名弟子都已有炼气三层的修为、都比他年长,可晏长澜种种表现,大气心胸,叫他们齐齐忘了晏长澜的年纪,只觉得心中一定,再无从前那漂浮不定之感。

    晏长澜倒是不知这几个记名弟子的想法,只觉得他们待他素来恭敬,行事时也有章法,又是同门,就可用上一用。

    如今将卖符之事托给了他们,他也就依照自己对叶殊的承诺,安安稳稳地修行。

    每一日,他必然到悬崖上练剑三个时辰,其余时间就都积蓄法力,想要尽快提升……不知不觉间好几日过去,他的法力再度积蓄,渐渐有了五缕之多。

    他的资质果然不俗,进境也远超当初在凡人地界的叶殊,但晏长澜却并未满足,只因他上一次前去拜访叶殊,却发觉自己隐约瞧不清对方的境界,知晓对方仍旧在自己之上。他曾心中立誓,定要护叶兄安全,可连境界都有所不如,谈何相护?自是由不得他不勤勉,不苦修……

    ·

    叶殊细查丹田,便见其中有三道淡淡的火光,其中一道淡黄色的始晖之火,一道金红色的午烈之火,一道淡红色的余烬之火,三种都聚集了不少火气,渐渐有了些火焰的形态。只是他却也明白,三阳真火并非那般容易修成之物,就凭其中热力,已非是炼气修士所能承受,故而如今也到了极限,若是还想更进一步,就只有筑基之后方可了。

    不过,三阳真火未成时,那火光也颇有用处——至少现下他能尝试着做一些简单的阵盘,以及粗浅的下品法器。

    先前晏长澜前来探望,给他留下来不少妖兽材料,如今正可以挑选一二,做一做试试。

    但无论是做阵盘还是下品法器,都需要有足够炽烈的火焰,于炼器一道上,叶殊所修炼的午烈之火正是合适,只是如今他无法全然借助此火,只能去弄些好炭烧起来,待引燃之后,再将一些火气打入其中,使其带上些许午烈之火的特性。

    于如今这个境界,些许火气也足够用了。

    这般想着,叶殊先将妖兽材料挑了挑,找出了几块蟒皮与其他妖兽皮毛。

    如今还是练手,不如做几件带有禁制的衣袍,也是下品法衣了。至于其他材料,随意练一练就是,依照材料特性镌刻禁制,到时成什么便算什么,总可以想法子卖出去的。

    翻看之后,叶殊心里大约有数,就起身离开小院。

    就先去了一趟他最早找到的杂物铺,寻那女修买了两千张符纸。

    女修见到叶殊,不由露出笑容:“叶道友又来买符纸?”

    如今她的面色比起先前来红润了许多,她手中牵着的孩童也白胖了些,正是因着叶殊时常同她买符纸,让她攒了些银钱,能将两人调养起来。

    叶殊朝她点点头,也不多话,给了银钱拿了符纸便离开了。

    女修见状,心里越发轻松。

    她也不曾怀疑什么,只以为叶殊是初学画符,耗费很大,故而常常来买。而叶殊瞧着年纪小,她亦无压力,就越发喜欢这个大方的客人了。

    女修现下面色红润,身姿也更显得婀娜了些,见叶殊走了,她朝四周瞧一瞧,就悄悄将店门关上,今日不再做生意。

    也只有叶殊来过的日子,她都能赚上一笔,便可以歇个一日,待到第二日时再来开门,等着一天的冷静,或者偶尔的小交易。

    叶殊买完符纸,就去了庞氏分行。

    这分行在整个坊市都算是不小的铺面,里面的东西品种极多,通常都能满足大部分修士。那炼丹炼药的好炭,此间自也是不缺的。

    先前那杂物铺的东西虽也不错,但却不能满足叶殊所需,因此他就来此间寻一寻。

    此番巧合的是,那庞兴庞大少正好也在,正从楼上走下来。

    在见到叶殊后,他连忙迎上来,满脸带笑:“叶道友,今日有什么想要的?”

    叶殊见到他也略有诧异,不过上次打过交道,他能瞧出此人很识时务,眼光也准,如今并无利益冲突,倒不担心庞兴对他有什么不利之处,就直接说道:“我要最好的炭。”

    庞兴听得一愣。

    ——好炭?

    旋即他心情就有些古怪了。

    这位叶道友上一次过来买了几样明目之物,这回来又买炭……这是做什么打算?

    但这疑惑只在他脑子里转了一圈就不再停留,庞兴想到此人出手大方,就直接把他带到了一处柜台前:“这是上好的白云炭,因其纹路类似白云而得名,质地坚硬耐烧,一旦点燃能融化金铁,乃是最好的炭。通常用到这种炭的人不多,但若是能用得上的,都对它极为喜爱。”

    叶殊叫人拿出一块,他掂在手里瞧了瞧,敲定道:“的确好炭,一斤多少银钱?”

    庞兴道:“实价一斤百两银,不过若是叶道友要的数目不少,一斤可作价八十两。”

    叶殊点头:“要一百斤。”

    庞兴露出笑容:“那便八千两银。”

    果然不出他所料,又是大生意。

    叶殊给了银票,拎走了白云炭。

    这回撒出去这些银钱,他之前几次制符得来的银钱便都用得差不离,回去烧炭时,怕是也要画些符存下为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