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4.见旧友
    晏长澜说道:“总有七十三万两。十三件法器里, 有五件以最低价给了我那几个师弟师妹, 余下的八件拿去拍卖,价格溢出不少, 就分了一成给他们。”

    叶殊点点头:“他们尽心尽力, 正该如此。”

    晏长澜就露出个笑容来:“我看他们几番做事都还得用,若是再有什么吩咐,想来也都能好生去办。他们得了好处,自也会多加小心, 以免损了他们自己的好处。”

    叶殊赞同道:“不错。”

    晏长澜见叶殊处处同意, 心情很好:“今日我来寻叶兄,除却送银票过来以外, 也想着邀叶兄一同前去瞧一瞧罗子尧几人。”

    叶殊一怔,旋即想起当初他们能顺利来到修真界, 颇是借了罗子尧的门路, 如今既然已经安顿下来, 晏长澜的修行也小有所成,的确该去瞧一瞧了。

    当下里, 他便答应下来。

    既然叶殊答应了,晏长澜便同他一起出门。

    晏长澜说道:“我想将叶兄的灵符送他们几张护身,不知叶兄以为如何?”

    叶殊道:“可。”旋即他略思索,“你那处符有定数,我画几张带上再走。”

    晏长澜自无不应, 他此前从不曾见叶殊画符炼器, 如今得见, 也极欢喜。

    叶殊很快就取了符笔符纸符墨过来,在桌上铺开后,手腕已转,一张符便一气呵成,不见有半点为难窒碍之处。

    晏长澜在一旁见了,只觉得他的动作行云流水,玄妙非常。

    叶殊开口讲解:“如今这符纸尚可;符墨用朱砂调配,品质一般;符笔竹管狼毫,也是寻常。这三者合在一处,选取中上符文,故而威力可以比通常所见胜出三分。但若是用上古字融入符文之内,则威能少说能强出三四倍来……”他动作极快,转眼间画了有四五张符了,“先前我不知此间下品灵符由几个符文构成,因此只画一个符文罢了,更莫说用上古字。”

    晏长澜一边听,也一边疑惑:“后来叶兄也去瞧了此间灵符?”

    叶殊道:“自然是去瞧了,果然只一个符文罢了。”

    晏长澜微叹:“原来如此。我若不听叶兄教诲,不知天地之大也。”

    叶殊看向他:“古字乃天地所成,可融入符文,可刻上丹炉,可用于禁制,可化入阵法,都可带来无限威能……”他唇边泛起一点弧度,“如今我问你,可愿随我学习古字?”

    晏长澜的目光落在这一点弧度上,不自觉愣了愣,方才说道:“叶兄愿意教我,我自是求之不得。”

    叶殊道:“既如此,你明日再来,我教你一个古字,待你回去悟通了,再来学第二个。”

    晏长澜点头:“我知道了。”

    说话间,叶殊已经画出了三十张符。

    这些符分为六套,每一套都有小雷符、巨石符、缠丝符、烈火符、疾风符各一张,预备都送予罗子尧。

    三十张符若是卖出,也不过六百两,若是最初自是叫他们捉襟见肘,但现下拿出这些却是并无半点为难之处的。

    晏长澜同罗子尧更为熟悉,就将这三十张符揣好了。

    叶殊将那一包袱银票收入了混元珠内,对晏长澜说道:“待我境界更高些,可为你做个储物袋,到时拿起东西来,就方便许多。”

    晏长澜同他并肩走出去:“储物袋是何物?”

    叶殊说道:“为一个巴掌大的口袋,放在手中轻若无物,却内有乾坤,或数尺见方,或数丈见方,大小不等,能容万物。只是若将活物放进去,须得有灵气供养,否则到了时间,也就憋死在里面了……”

    晏长澜仔细听,用心记下。

    知道得多了,日后总有可用上之处。

    ·

    “罗师弟,今日到你去扫兽棚了!”一名身着黄衫的年轻修士站在一间木屋前,大声叫着屋里的人。

    屋中就有人说道:“知道了,过半刻便去!”

    黄衫修士声调更高:“莫要拖延!吴长老的脾气可不好,若是你去迟了,仔细受罚!”他的声音颇不耐烦,一连声催促。

    之后,屋中就走出一名少年,瞧着十多岁的年纪,生得俊俏,身上还带着几分贵气,也同样是一身的黄衫。

    此处是个院子,内中有四五个木屋,每一间里都有一人入住。

    这时从旁边那间也走出一个人来,瞧着比先前的少年高些,相貌较为斯文,气质也仿佛更沉稳那么两分。

    他此刻说道:“胡师兄,不知我今日可能与罗师弟同去?”

    胡姓修士拧着眉头:“怎么,还想凑在一起?当自己什么身份呢!”

    斯文的半大青年眼里有一丝不悦,却不曾表露出来。

    胡姓修士嗤笑一声,就要将那少年带走。

    恰此时,外面突然传来一阵喧哗声,似乎在说有什么大人物过来了。

    胡姓修士一听,顿时变了神色,暂时也顾不上那少年了,自己先走出去,想要瞧瞧能不能与那大人物套上关系。

    少年见那胡姓修士先出去了,才松了口气,看向那斯文的半大青年:“可算是走了,他再用斜眼看我,我都想揍他了。”

    斯文的半大青年也不太愉快:“他这个月已然将打扫兽棚之事交予你三次了,外门弟子如此之多,每两三月轮到一次都算多了,他这分明是在故意将那事都推到你的身上。”

    少年撇撇嘴:“谁叫他早入门两年,是你我师兄呢?”

    此二人,正是罗子尧与付宣。

    在入门之后,他们乃是最寻常的三灵根,自然是得不到什么特殊的重视,但作为最普通的弟子,尽管不至于同杂役弟子一般以杂务为主,却也有一些任务要做。

    先前那名胡姓修士乃是外门为两人引导的一名师兄,外门弟子数目颇多,这名胡师兄管着好几个新弟子,引导他们入门,也替他们接任务。

    ------------------

    下面的都是重复,我饿死了先去吃个饭,等晚一点过来替换。

    我本来是想跟大家说延迟更新的,但想了下还是先给大家看一部分,最近事儿也多,刚接了个电话,又遇上点其他事……_(:3ゝ∠)_

    吃完饭后我来把后面的小半截补上。

    ------------------

    晏长澜说道:“总有七十三万两。十三件法器里,有五件以最低价给了我那几个师弟师妹,余下的八件拿去拍卖,价格溢出不少,就分了一成给他们。”

    叶殊点点头:“他们尽心尽力,正该如此。”

    晏长澜就露出个笑容来:“我看他们几番做事都还得用,若是再有什么吩咐,想来也都能好生去办。他们得了好处,自也会多加小心,以免损了他们自己的好处。”

    叶殊赞同道:“不错。”

    晏长澜见叶殊处处同意,心情很好:“今日我来寻叶兄,除却送银票过来以外,也想着邀叶兄一同前去瞧一瞧罗子尧几人。”

    叶殊一怔,旋即想起当初他们能顺利来到修真界,颇是借了罗子尧的门路,如今既然已经安顿下来,晏长澜的修行也小有所成,的确该去瞧一瞧了。

    当下里,他便答应下来。

    既然叶殊答应了,晏长澜便同他一起出门。

    晏长澜说道:“我想将叶兄的灵符送他们几张护身,不知叶兄以为如何?”

    叶殊道:“可。”旋即他略思索,“你那处符有定数,我画几张带上再走。”

    晏长澜自无不应,他此前从不曾见叶殊画符炼器,如今得见,也极欢喜。

    叶殊很快就取了符笔符纸符墨过来,在桌上铺开后,手腕已转,一张符便一气呵成,不见有半点为难窒碍之处。

    晏长澜在一旁见了,只觉得他的动作行云流水,玄妙非常。

    叶殊开口讲解:“如今这符纸尚可;符墨用朱砂调配,品质一般;符笔竹管狼毫,也是寻常。这三者合在一处,选取中上符文,故而威力可以比通常所见胜出三分。但若是用上古字融入符文之内,则威能少说能强出三四倍来……”他动作极快,转眼间画了有四五张符了,“先前我不知此间下品灵符由几个符文构成,因此只画一个符文罢了,更莫说用上古字。”

    晏长澜一边听,也一边疑惑:“后来叶兄也去瞧了此间灵符?”

    叶殊道:“自然是去瞧了,果然只一个符文罢了。”

    晏长澜微叹:“原来如此。我若不听叶兄教诲,不知天地之大也。”

    叶殊看向他:“古字乃天地所成,可融入符文,可刻上丹炉,可用于禁制,可化入阵法,都可带来无限威能……”他唇边泛起一点弧度,“如今我问你,可愿随我学习古字?”

    晏长澜的目光落在这一点弧度上,不自觉愣了愣,方才说道:“叶兄愿意教我,我自是求之不得。”

    叶殊道:“既如此,你明日再来,我教你一个古字,待你回去悟通了,再来学第二个。”

    晏长澜点头:“我知道了。”

    叶殊道:“既如此,你明日再来,我教你一个古字,待你回去悟通了,再来学第二个。”

    晏长澜点头:“我知道了。”

    叶殊道:“既如此,你明日再来,我教你一个古字,待你回去悟通了,再来学第二个。”

    再来学第二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