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88章 巧遇(二更)
    ..,混元修真录[重生]

    叶殊也察觉了此事, 便道:“寻机斩断头颅。”

    晏长澜应一声:“知道了。”

    因着那妖猪诡异,晏长澜也无意在其身上慢慢磨砺自己剑法了, 他干脆将拙雷剑也□□, 双剑合璧, 左右交错,整个人高高跃起, 自上而下旋转双剑!一剑阻碍那妖猪动作,另一剑则将其对准其咽喉处, 用力劈斩!

    刹那间,妖猪的头颅骨碌碌滚出去, 它的身上再度爆发红光,但是那头颅已断, 红光在挣扎着闪动数息时间后,终究是消失了。

    同时, 妖猪也再无法挣扎。

    晏长澜落下地来, 立在妖猪的前方,长剑再斩了几次,将那妖猪头颅切成碎块。之后,他就走过去,将妖猪皮剥下, 挖出它的内丹, 取出妖猪身上可用的妖兽材料。

    叶殊也从树上跳下来,走到了妖猪的身前,将内丹接过来:“只是寻常的内丹, 约莫百余年,理应不当有先前古怪情景。”他这般说着,把澜风剑拿过来,对着妖猪的腹腔拨来拨去。

    晏长澜问道:“阿拙,你在找什么?”

    叶殊说道:“这妖猪只是最寻常妖兽品种,那红光不寻常,想来并非是它天然生成,那就定是有什么其他古怪。它头颅zhong并无显现,在其腹zhong便或能发觉。”

    晏长澜深觉有理,采集完妖兽材料后,用猪皮裹了一大包,就用拙雷剑帮着叶殊寻找起来。

    少顷,叶殊一剑刺到了什么硬邦邦的物事,晏长澜眼zhong一亮,用拙雷剑快速将那处周遭的猪肉切下,就露出了一个赤红色的如同铁块般的东西,嵌在一块猪肉里。

    那东西的表面仿佛流淌着殷红的血,上方还有一些好似筋络般的纹路,瞧着很是诡异。

    但叶殊在看清之后,却是舒了口气:“血煞铁。”

    晏长澜一怔:“血煞铁?”

    叶殊道:“我要炼制本命法宝,须得寻九种带煞之物,这血煞铁正是一种,观此铁品相也是不俗,此前恐怕是这妖猪不慎被这铁所伤,意外在自愈时以血肉将此铁包裹……血煞铁身带血煞,若是长久放在身边,便是修士也易得败血之病,但它在妖猪体内,渐渐与妖猪浑若一体,每逢妖猪受创,它便释放出大量血气,加速妖猪创伤愈合。先前妖猪能几乎断喉而不死,便是因着此物。”

    晏长澜也听叶殊提起过关于九煞之物的事,如今见他巧合遇上了一种,不由为他欢喜:“如此一来,阿拙你的本命法器就可以着手炼制了。”

    叶殊心情也颇不错:“血煞铁zhong的宝煞不俗,用来做第一种珍奇之物很是合适,回去之后,我只消再寻一种,将其与这血煞铁融合起来,就算是器胚初成,此后再融合第二种、第三种就要容易得多。”

    晏长澜笑道:“恭喜阿拙。”

    叶殊摆摆手:“我将这些物事收了,回扎营之处后再放出来。”

    晏长澜自没有什么意见:“一头妖猪的猪肉未必够吃,你我再去多找几头其他妖兽?”

    叶殊道:“也好。”

    之后两人再去猎妖兽时,便不曾遇上什么特殊之事,于是由晏长澜出手,大约杀死了两三头滋味肥美的妖兽之后,也就一同回去了。

    此刻,夏玉晴和阮红衣已捡到了足够的柴,朱尧与葛元烽也搭建了三个帐篷。

    另一边,老魏与魏森同样搭好帐篷,他们的手脚麻利,在搭好帐篷的同时,也架起了篝火。

    见到叶殊与晏长澜归来,众人抬眼朝他们笑了笑。

    叶殊拎起个小布袋倒了倒,地面上就出现了好几头妖兽的尸体,都是将妖兽材料采集后余下的兽肉与骨架,正可以拿来炙烤食用。

    朱尧这边留下三头,给另一边两头。

    老魏与魏森并未客气,谢过一声后,就开始切下上头最细嫩的部分,开始炙烤。

    朱尧这边见状,也都纷纷准备起来,他很快取出几个小瓷瓶,把里头的调料慢慢抹在兽肉上。

    夏玉晴含笑看着。

    阮红衣蹲在旁边,吸溜一声。

    葛元烽瞧着好笑:“四师姐,你还馋啦?”

    阮红衣轻哼一声:“有本事你待会儿吃了以后别馋。”

    另一边,叶殊也取了肉,串在木棍上,涂抹他调配的粉末。

    晏长澜在一旁帮着切肉,同样其乐融融……

    在烤肉上头滴下兽油,落在火zhong滋滋地响时,那边的车门开了。

    首先有个头扎双髻的婢女跳下来,伸手扶住正要下车的少女:“小姐,当心。”

    走下来的少女穿着一身碧衫,长相秀丽,瞧着很是娴雅,此时下车以后,就静静地坐在篝火边上,并朝着朱尧这边轻点螓首致意。

    朱尧等人自然也招呼回去。

    阮红衣盯着人家看了好几眼,悄然同葛元烽说道:“这位小姐生得好看。”

    葛元烽笑道:“是挺好看的。”

    阮红衣再悄声说:“气质也好。”

    葛元烽继续笑:“是挺好的。”

    阮红衣又悄悄说:“她脾气好像也好,就是可惜……”

    葛元烽压低声音:“是是,什么都好,但在我看来,没有四师姐好。”

    阮红衣杏眼圆睁,耳珠发红。

    葛元烽轻咳一声:“……也没有二师姐好。”

    阮红衣:“……”

    两人这一番对话虽是声音压得极低,却没能瞒过叶殊。

    不过叶殊对于旁人之事并无兴趣,即便听着这两人的对话zhong似乎带着些难言的意味,却只是再往烤肉上撒了一撮调料粉末,正好烤熟,递给晏长澜。

    晏长澜将烤肉一分为二,给叶殊一半。

    叶殊摇头:“你先吃。”他正在烤下一块。

    晏长澜怎能自己独自享用,就酱烤肉送到叶殊唇边。

    叶殊看他一眼,吃了。

    晏长澜心情很好,就干脆自己吃一口,再给叶殊削一块。

    叶殊也都吃了。

    待第二块烤好后,第一块刚好吃完,晏长澜再接过第二块,同样施为,而叶殊则在烤第三块。

    两人配合默契,彼此之间的气氛也颇是平和。

    朱尧那边该烤好的渐渐也都烤好了,大多吃上,老魏那处同样如此。

    突然间,一道女声倏然响起:“呀,小姐,是他!”

    在场之人皆是微微一怔。

    晏长澜朝那边瞧了瞧,就见老魏等人的目光都朝着这边投来,尤其是那两名少女,看得格外仔细。

    苏家小姐苏碧昕面色微红,但还是站起身来,携婢女一起,慢慢地走到了叶殊的身前行礼:“早先多谢公子相救,那时未及道谢,如今还请公子受我二人一礼。”

    叶殊看两人一眼,摇头:“举手之劳。”

    那婢女的嗓音清脆:“怎能说是举手之劳?那时小姐让小杏我回去叫人求救,我却迷了路,若非是遇见了公子,怕是咱们都凶多吉少了。”她似乎也看出了其他人的疑惑,接着解释道,“我那时与小姐刚刚脱险,本想拜谢公子,但一转眼公子便离开了,竟是连谢也没谢成。现下遇见了,可不是缘分么?”

    老魏和魏森自然知道那一次苏碧昕遇险的详情,也知道当时她们是被一少年所救,家主当时还四处寻找这位救命恩人,想要重金酬谢的。没料想那少年就好似从未出现过般,根本寻不到,久而久之家主也就暂且放弃了。没想到,这回请宗门弟子过来撑场面,就遇上了这少年……

    朱尧等人更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缘分,不由多看了叶殊几眼。

    叶殊受了一礼后,便道:“两位姑娘不必多礼了。”

    苏碧昕和婢女小杏就起身,但想了一想后,还是面带晕红地坐在了这一堆篝火前。

    小杏看了看自家小姐。

    苏碧昕则是怔怔地看了会儿叶殊的侧脸,不知怎么的有些羞意。

    也不知为何,虽说二女都知道叶殊年纪不大,却是不自觉地没法子真将其当作十三岁的半大少年看待。大约是叶殊本身带着一种沉淀的气韵,反而使他在她们的印象zhong,好似一名稳重的青年一般。尤其是叶殊周身萦绕的淡淡的清冷感,反而让她们禁不住更多留意了一些……

    晏长澜看见了苏碧昕面上的一抹飞红,心zhong微微地一滞。

    叶殊却是视而不见,并未对苏碧昕与小杏的举动有何反应。

    不多时,苏碧昕忍着羞意开口:“公子救我二人,我二人却还不知公子名姓……”

    叶殊说道:“鄙姓叶。”

    苏碧昕唇边带上一抹动人的浅笑:“叶公子。”

    小杏也挺高兴地唤道:“叶公子。”

    叶殊微微点头,并无一字多言。

    老魏与魏森见到这一幕,皱起了眉头。

    魏森压低声线:“叔父,小姐她是不是……”他声音轻如蚊蚋,“……是不是对那位叶公子有意?”

    老魏的眉头几乎锁死了:“恐怕是,情窦初开啊……”

    魏森很是担忧:“这可怎么办好?小姐的终身家主早有考虑,怕是不能容她生出这样的心思。”

    老魏同样忧虑:“小姐在那样的情形下被人搭救,生出情愫来也不足为奇。若是一直遇不上救命恩人也还罢了,时日长久后,那一丝情愫自会随风散去,可如今这样巧合地遇上了,小姐就反而要更惦记几分了。”

    魏森捏紧手指:“那该如何是好?”

    老魏再看一眼那边,只觉得有些烦乱:“小姐的亲事还未定下,虽说此番前去临城除了避避风头外,也是家主有意促成亲事,但若小姐当真不喜,家主也不会勉强,小姐若是有意zhong人,家主未必不会成全。只是,若是两情相悦也还好说,小姐倾慕的那人,年岁那样小,且对小姐毫无异样,性情瞧着也极冷淡,小姐与他分明并不般配啊……”

    魏森也是苦笑:“原本请宗门弟子来是为了减少些麻烦,如今看来,怎么好似麻烦还更多了些?”

    老魏重重一叹:“只盼小姐赶紧收回心思罢。”

    为了避免事态更严重,老魏干脆让魏森将苏碧昕请了回去,美其名曰是请她用餐,而待苏碧昕用餐之后,又将她送入一个新搭建的帐篷里,叫她无法到另一边去。

    魏森特意观察了一下叶殊的神色,发觉他宛若不见,果然是对自家小姐一丝一毫的情意也无……不,莫说情意,连情谊也是没有的,当初救人之举,恐怕当真就是顺手而为,谁能料想,竟让小姐记挂在心上?

    此事,真是难哪。

    夏玉晴心思细腻,从方才苏碧昕的种种表现之zhong瞧出了一些什么。她看了看还在烤肉的叶殊和晏长澜,柳眉轻挑,却终究是不曾将自己的猜测说出来。

    至于那些男性修士和性情活泼的阮红衣,却是不曾多思的。

    待用完了烤肉,老魏将众多修士分派守夜。

    前半夜由老魏和朱尧来守,故而其余人都各自入了帐篷之内。

    夏玉晴与阮红衣、叶殊与晏长澜分别入了同一个帐篷,因朱尧守夜之故,葛元烽独自占了一个帐篷,而后几人便都调息的调息,休息的休息了。

    晏长澜看着坐在对面的叶殊,笑了笑:“阿拙,我先睡了。”

    叶殊点了点头。

    晏长澜枕着手臂倒下去,心里有些在意。

    他有心想要问一问那苏碧昕之事,可转念之后,到底还是闭口不言。

    叶殊在途zhong救了人的事,在叙别情时原是同他说了的,只是,竟这样巧遇见了……

    还在找”混元修真录[重生]”免费小说?

    : ”” ,,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